与新加坡同修谈消除隔阂


【明慧网2006年7月25日】我是马来西亚大法弟子,一直很关心新加坡的情况。这一阵子也和我们这里的同修交流,看马来西亚的同修如何能够和新加坡同修交流、配合,以在正法進程中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最近因为一些居留新加坡的中国学员要被新国政府遣返,马来西亚也配合营救,因此两地学员的接触和交流渐渐多起来。前几天610头子李岚清访问新加坡,我们这里也有同修过去配合進行抗议活动震慑邪恶。通过逐渐频密的接触,我比较了解新加坡的一些情况,因此想说说自己的体会,同时和新加坡同修交流。

目前面对新加坡政府所作出的一些干扰和协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事情,新加坡学员普遍有两种认识,其一,新加坡主动迫害法轮功,因此讲真相中针对“新加坡政府迫害法轮功”去讲。其二,认为新加坡政府没有迫害法轮功,因此认为前者走极端,在“破坏法”。再加上当地法律比较严格,很多公开讲真相的活动碍于法律限制无法進行,因此在公开讲真相活动方面做的比较少。

两种不同的认识渐渐造成矛盾,而且矛盾越来越大。在新加坡我们可以感觉到很大的怨气:学员之间互相埋怨“太极端破坏法”或“怕心重走不出来讲真相”。学员也怨警察和政府“主动参与迫害法轮功”,和常人形成对立。

在讲真相方面也渐渐形成一种局面,认为“新加坡主动迫害法轮功”的学员,只针对这一点去讲,在派发传单时只大量派发给李光耀的告诫信,而没有针对中共迫害法轮功这一点去讲,甚至和警察讲真相时也没有以善心去讲。由于没有和善对待警察,和警察的气氛搞的相当紧张,也因为这样,学员和警察之间隔着一堵墙。

马来西亚同修和新加坡同修(仅三个女学员)要在李岚清去的大学進行抗议活动,警方一发现学员,马上就有十几个警察和大学保安人员紧紧跟着,连進洗手间都跟着。整个过程我们觉的两方互不信任,形成一种对立关系。

我和另一位马来西亚同修在新加坡面对警察和大学保安人员时,发现他们对大法弟子戒备很强,有部份学员对警察也形成一种“对立”,觉的他们在“干扰”我们。我和同修尝试对他们表达善意,有部份警员和保安人员就轻松下来了,而且很乐意跟我们谈。后来我们也跟他们说,他们这么多人紧密的跟着我们回家,会惊动邻居,造成困扰。他们了解我们的难题后,警员马上明白了,也就不跟了。整个过程,我觉的大法弟子和警方之间缺乏沟通,才会把关系闹僵。

而碍于新加坡法律控管太严的部份学员则渐渐因为学员和政府之间关系太紧张,结果越无法走出来讲真相,只在局部范围内讲真相,例如挨家挨户派传单、以及传真或寄真相到中国,等等。心态上不够纯净,做讲真相活动也被局限住了,揭露邪恶的力度也被削弱了,慢慢也形成对政府有一种怕心。

在一篇新加坡弟子写的题为“破除观念,在新加坡堂堂正正的证实法”体会中,最后有一段编注:1)讲清真相非常重要。2)政府部门的人员包括警察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中共的要挟和欺骗,也都受到另外空间邪恶因素的干扰,我们对他们应该慈悲对待,使他们也摆放好自己的位置。3)我们要熟悉当地的具体法规,在任何活动中都谨慎理智,不要给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和不怀好意的人以可乘之机。

有些弟子说,我们已经跟他们讲过真相了,他们已经明白真相了,他们是“主动参与迫害”云云。但是正如编注第一点所提到的,讲清真相非常重要,而且一定要慈悲对待政府人员和警察。我觉的我们都应该问问自己,我们真的做到了吗?

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说:“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中共开十六大的结果是这样,最近发生的台湾蓝绿之争是这样,新加坡政府今天对大法的态度也是这样。因为大法弟子的那一念是有能量的,当我们思想里对某件事执著的时候,无论是认为“新加坡主动迫害法轮功”,或是因为对当地严密的法律产生怕心而在讲真相事情上有太多顾虑,都是加大了那个不正的场。

我们必须清楚认识到,今天就只有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其他的世人都是被毒害的,无论是谁,大法弟子一定要慈悲救度。即使是恶党党员,我们不也是让他们退党,抹去兽印,让他们走入未来吗?新加坡学员两种极端的认识都加强了那个不正的场。可能新加坡政府中真的存在着少部份被邪恶毒害而对大法作出不好的行为的人,但是只要大法弟子不要加强它,在矛盾中修炼自己,在困难的环境中仍然善待新加坡政府,坚持讲清真相,我想新加坡可以做得更好。

此外,我看到新加坡学员之间好象有很多矛盾,认识不一样的在分“派别”,无法在一起交流,有的甚至沟通上都产生隔阂。师父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说:“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矛盾,出现什么样的情况,那肯定是我们自身有漏。那这一点是肯定的。如果没有漏,谁也钻不了这个空子。”“一旦圆满回去之后啊,你们要再想见都是几乎不可能的了,所以你们要珍惜你们的这段缘份。而且你们这些缘份都是互相交叉式的、每生每世结过不同的缘,很不容易呀。”“每个人都不要因为小小的一点事情就互相产生很大的隔阂,这都不行,要珍惜。而且在做大法的事上要配合,要配合得好一些。”

由于矛盾存在太久了,所以我觉得新加坡学员间的矛盾已经很激化了。学员之间矛盾太大,肯定是在钻空子的魔最高兴。我们各种心都不可以带到天上去和佛争强,那就赶快趁着还有修炼机会的时候把它修掉吧!

马来西亚的生活环境和法律制度和新加坡非常相似(当然个别的具体情况会稍微有差别),以致两地人民,乃至修炼人的普遍性格和思维都有相似的地方。修炼人只看和修炼有关的方面,我看到两地修炼人普遍存在的矛盾和证实法所面临的难度都很相似。在新加坡和同修交流,就发现目前有很多新加坡同修在面对的矛盾和难,马来西亚的同修都曾经面对过。修炼人虽没有榜样,但我把我的体会说出来,希望大家都能在交流中提高。

作为一个在新加坡以外的弟子,可能还有很多具体情况我不了解,说得不对的地方请多包涵。我这里没有批评新加坡学员做的不好的意思,只是想提出问题大家交流如何做的更好。不足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