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相促進 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2006年7月12日】首先要感谢伟大的师尊一直以来对我的慈悲苦度,对师尊的感恩之意无以言表。修炼近十年从未写过心得体会的我最想说的就是这句话。从开始修炼至今,一路上都是靠师尊的点化,自己东碰墙西撞壁深一脚浅一脚的才走过来。自己都觉得自己不争气,达不到“有的人悟性好,一点就透。”(《转法轮》) 像我这个样子能不让师尊多费心吗?我很想达到“一点就透”,但还做不到,怎么办?只有静下心多学法吧。

1. 正念正行、信师信法才能走好最后的路

看到《明慧周刊》中学员背经文《除恶》起到很好的效果,我也带到单位利用空闲时间读出声音清场。一日,有一个男同事来到我的办公室。这个人以前曾练过一下法轮功,后来的情况我不知道了,只知道最后沉迷于宗教,老唱一些和尚办丧事念的经,常人都很反感。当时办公室人很多,他一坐下就讲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又宣扬宗教的东西。我一下警惕起来,猛然想起师父的话:“我是在救度一切众生,不想有未来的也不能叫其毁掉众生得度的机会。”(《除恶》)对方即刻停嘴,不一会就溜走了。

我在单位利用空闲时间给退居二线的老领导讲真相,正在紧要关头手机响了,同事说现在领导来了,要找我。我悟这是干扰,就跟同事说你招呼一下就行了。再一想我没离岗串岗,按时上下班,现在又没什么事。我马上求师父帮我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接着讲真相,直至把情况讲清楚,帮她退出邪党组织。

2. 互相促進,共同提高,做好三件事

一次遇到一位七、八年未见的同修,交流中谈到修出一颗慈悲心的问题,和要求自己的一思一念以及每一颗心都必须同化法等。我一愣,回过头来觉的自己还真没仔细想过自己的一思一念和所动的心后面隐藏的执著。从那时起,如同修说的,要记住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说:“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就这样我发现自己的心和思想还没做到师父的要求。平时一碰到触及自己的利益问题时就炸;知道错了连“对不起”都说不出口,执著于爱面子;跟同修失约连承认自己执著的勇气都没有……,怕这顾那,无形中给自己背上重重的包袱。

师父在《2006年加拿大讲法》中说:“带着满身业力上天了,拉着一大堆包袱上天了,这怎么能行啊?我得给你设一些关,让你放下那些心、放下那些包袱。”是这样。我得从日常生活中做到,做每一件事、动每一念、每一颗心都要用大法严格对照。前几年我是“以人为师”,老追着认为心性高、悟性好的同修,现在认识到了,不追了,因为我心里有一面镜子照着,那就是大法。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想做什么,我都要用大法衡量,走好走正每一步。

我有为大法做事的热心。一次睡梦中梦见一群男女老幼被坏人看管起来,我去看望他们,走时对他们说:“希望你们早点出来。”他们齐声说好。我醒来悟到有许多同修误在常人中,还没走出来;要听到看到谁修炼不精進,我一定得去找他,让他快点学法实修,真正实修改变人的状态走向神。果然,一位与我仅一面之缘的同修找到我,与我联络,我马上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和她见面。听完她说的情况,我叫她根据自己的条件多学法,做好三件事,真正实修。这位同修又说周边还有同修带修不修的,也不注重发正念。我一听挺着急,我想被我听见也不是偶然的。我让她约个时间大家见见面。去的时候,我在路上想:我得叫大家以法为师,每一思一念都照大法去做,千万不能用自己的认识局限了大家。大家见面后一起学法一起切磋,有人说我讲的好,我说你们一定要以法为师,注意修自己的心和每一念,每个人都有自己放不下的执著,都是修炼人。

从此,有同修需要资料,我找到送上门;有过病业关需要帮助的,我会上门一起学法切磋,尽心尽力去做;自己弄不懂的,就和其他同修一起商量着做。有一个同修是刚被迫害释放回来的同修,有些同修不愿接触她。我就想:她坚修大法,师父都不会丟下她,我有什么资格不管她。我就坚持送师父的新讲法和每期《明慧周刊》给她。因为她受迫害牵连了我,倒不是她指认我,是其它因素,领导打电话到我家。有时会害怕,我就边走边发正念。通过互相鼓励,静心学法,这位同修跟上来了。她又去帮她认识的不够精進的同修,劝说带修不修的人,还带好她家里的两个小弟子。

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不分你我,应该不断加强正的因素,熔化一切不正的,整体协调,就能圆容不破。这时邪恶別说钻空子,它一下子就被解体了。

以上是几点体会,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最后,请允许我用师父的一段讲法与大家互勉,让我们共同在修炼路上不断精進。“师:这样的老弟子中也有,而且一个最突出的表现是:他们总是和人比,和他们自己的过去比,而却不能跟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来衡量自己。”(《精進要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