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助我劝三退


【明慧网2006年7月26日】一次,几个朋友在一起吃饭,我带了几本《九评》准备给大家。这几个朋友中一位已经听过真相并退了团、队,她丈夫是党员还没退。一位是党员,谈过几次,一直没退成。一位回避这个问题,不说退也不说不退。

席间话题渐渐引到三退的话题上。我向那个还是党员的朋友说到邪党的残暴,连国家主席都杀,不要认为是它的一员它就会对你网开一面;谈到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它不是一个正常人类的组织,是没有人性的;谈到这不是政治问题,是天天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其实就是中国人现在正在生活在其中的危险的生存环境;谈到善恶必报的天理;谈话中,我注意把对方与那些邪恶之徒区别对待,把陷在这个邪教组织中的有缘人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

最后谈到那个还是党员的朋友已经没有什么问题可问。不知拿什么托词回避了。但就是不松口说退党。

已经三退的那个朋友开口和她讲了:“人家为了咱们,还请咱吃饭,还说了这么一堆话,人家不是为了自己,还不是怕咱们危险。那个玩意有啥可留恋的,退了得啦!”

一直回避三退问题的朋友突然说:“是,我最近总能收到资料,说的是挺有道理的,挺好的,快点儿退吧,起个小名,就叫某某吧!”那个党员朋友回说:“那也得叫个好听点儿的!”就这样她也三退了。

这时我突然明白:那个回避这个问题的朋友可能已经退了。

这次我讲真相、劝三退的经历与以往不同。以往都是我自己说,这次是众人助我劝三退。这可能是在正法洪势的推动下,是国内、外全民反迫害这个大势下的局部反映,法正人间在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