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的一些神奇事

【明慧网2006年7月27日】我是一个农村大法弟子,于1998年有缘得法。得法前我一身是病;修大法八年来一粒药没吃过,胃病、风湿、头痛等等,全都不治而好。

修炼前我曾经遇到过多次危险,几次船险,几次车险。1974年我参加修筑国防公路,和村里几个青年到大队集合出发。一个妒忌心很强的女青年说:祝你们翻车。当天三辆车一起开,我坐中间那辆,当车开到半路山坡上时,我坐的车差点滑下坡去,后面车里的人都吓坏了。我们全车的人都晕车,并不知差点出事。又有一次我去赶街,坐村里的车,车开到拐弯处,两辆车把我们夹在中间,眼看就要碰上了,瞬间车就停住了没出事。还有一次,八十年代我去走亲戚,我弟弟家父子三人,我家是母子三人,乘渡船过江。船开到中间,江面突然刮起大风,眼看船就要翻了,船主吓的脸发青,如果船沉,我们这姐弟两家六口人就没命了。现在我才知道,在我还没得大法前已经有神佛在看管我了。是恩师慈悲的呵护,把我从地狱里捞出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感谢师尊为我承担了许许多多的罪、替我消业,我用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我的感激之情。

修大法之前我也曾经信过别的教,村里有个吃素修佛的,初一,十五以及每月旦日我都和她们到庙里去烧香、拜佛、读经书,很虔诚,为的是求佛保佑我家大小出入平安、消灾、解难、生儿子。每次一去就是一整天,回来还是一身病。丈夫对我说,你不要去拜那么多了,拜来拜去还是一身病。那时我也不知道佛还有真假之分,就对他说,不要乱谤佛,会有罪啊!现在我才真正明白了,那不是修,是求。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皈依是常人中的形式,你皈依了就是佛家的人了?佛就管你了?没有那个事。你天天磕头把头磕破了,一把一把的烧香,也没有用,你得真正实修你那颗心才行。”

我从小失去了父亲,一直吃苦到现在没有一天好日子过,社会上、工作中的压力重重,家庭生活上又缺钱,种种的事压在我头上,搞的我团团转,不知怎么办才好。一天我问女儿你知道有哪个寺院收尼姑吗?我想去当尼姑,在那里清清净净的修炼。女儿说:你想去当尼姑,现在人家尼姑收大学生,你又没文化谁要你。我就灰心了。1998年8月,村里一个亲戚给我们介绍说,现在有一个叫李洪志老师的,他写了一本《转法轮》很好,比你们学的那些都好,是教人做好人的,如果你们想学就来找我。一个月后,我和村里的两个人去找她,她就带我们去公园炼功。那时我们村里已经有十几个人炼“法轮功”了,可书很缺,只有一本《转法轮》。我丈夫先看,学功回来我问丈夫:你想炼吗?如果想学,以后就不要抽烟喝酒。丈夫本来是烟酒大王,他说这几天看书都想不起来抽烟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劝大家,真想修炼的从现在开始你把烟戒了,保证你能戒的了。在这个学习班的场上没有人想到抽烟,你要想忌,保证你能忌,你再拿起烟抽就不是滋味。你看书看这一讲,也会起这个作用。”丈夫也是一身病,学功以后不但病好了,和家里的兄弟也和好了。刚开始时我也不知道能治病,在书中师父说的给学员调整身体、消业,我还不知是什么意思,只管学炼不求而自得。我对师父的大法佩服得五体投地,爱不释手的看。

一天下午六点钟左右,我坐在门外看书,看着、看着,不知不觉下起雨来,雨下的很大,雨水从屋檐上噼噼啪啪落下来声很响,丈夫大声叫我:“下那么大的雨,你还在外面看书?”真神奇,以我为中心二米内一个雨点也没有。

还有一天晚上,我家三口一起打坐时,一只约二寸长的蜈蚣爬到我身上咬了一口,当时疼的惊了,不过我还是坚持坐了40分钟。当晚痛了一夜不得合眼,第二天却又没事了。我知道这是还业债,是慈悲的师父替我承担这一切,如果是常人被那么大一只蜈蚣咬,不吃药、不打针是受不了的。

还有一件事,九九年春天我丈夫到外地打工,我独自在家,屋里有6盏灯,5盏亮,只有中间那盏,也就是我们晚上炼功用的那盏不亮。我以为是灯泡的钨丝烧断了,换上新灯泡也不亮,检查线路又没问题,黑了一个多月。直到丈夫回来,我就问他:你看这盏灯为什么不亮?他查来查去也没问题,怎么那么怪?后来我悟到了,这盏灯是不过电表的,我们是修炼人,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我们不能再那么自私,只想着占小便宜。丈夫把线头接上电表,马上就亮了。

同修们啊,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我们得扎扎实实的修,放下一切执著,做好三件事,才对得起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