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大法弟子:师父救了我的命


【明慧网2006年7月8日】我是第一次和同修交流,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识字不多,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有了与同修交流的这一念。

2005年6月的一天,我和丈夫从田地里干完活回到家,吃完中午饭,我丈夫突然跟我说起炼功之类的事情,语气很重,话也不好听。我知道这是在找话说,他越说越来气,于是我找找自己是不是哪个地方错了,没找到,我就一边发着正念一边给他讲真相,他根本听不進去,说过多少遍的话,这时又冒出来了:“你炼功,我早晚废了你。”意思因为我学法。他说着说着就来到我身边,拿着顺手的东西向我身上、头上打。他越是这样,我学法的正念就越坚定。只有一个念头:“有法在,我什么都不怕”

我集中精力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就这样想着,他打在我头上,听到有回音声,也不疼,菜刀被砍在我身上也不怎么疼,他看我也不跟他说话,没有随从他的意思,更生气。看他的样子真的想打死我。我闭着眼睛发正念,也不去看他怎么打。只听我的脖子左面“哧”的一声,随着热乎乎的东西在前身往下流。我一看,他在我身边手提着菜刀在发愣。当他看到我脖子的刀口向外冒血,一下傻了,说声“坏了”,抱头大哭。

我看他有了善念,赶快善言相劝对他说:“你不要怕,我是修大法的,我一点也不疼。”他不怕了,我在对他讲真相,这次他听進去了,让我赶快到医院缝伤口。到这时我才看到我的上衣前襟都被血湿透了,流的血还结了血块,脖子的刀口还在不停的流着,又深又长,我换了一件衣服又湿透了。流了这么多血我丝毫没感到疼痛。不但不疼,精神丝毫没弱,就象没有这个刀口一样轻松。

好长时间我才去了医院,医生一看就说:“这么长的大口子,肌肉都被割断,差一点就割断了大脉和中脉,刀口还带着弯,对付着割的?差一点命就没了,你们全家真有福。”医生缝的时候又自言自语说:“真有福,真有福。”这个福我知道是怎么来的,是大法的威力,是慈悲的师父对我的呵护。

从那以后,我丈夫认识到了大法是正法。我炼功他也不像以前那样了,变的善良多了。他还写了声明,声明以前说过、做过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并退了邪党的一切组织(我全家都退了邪党的一切组织)。

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只能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直至圆满。我修炼的一点体会,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同修整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