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也纳公园里炼功洪法的故事(图)


【明慧网2006年7月27日】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有一个特别的地方——维也纳城市公园。不论寒冬炎夏,阴晴雨雪,这个位于美丽的旧城区中心地带的公园都吸引着众多外地游客和当地居民。维也纳人喜欢坐在这里的咖啡厅里悠闲聊天,或坐在公园的板凳上享受阳光。而游客则主要被古老而富丽堂皇的建筑群环抱下绿意融融的园林景致所吸引。在这秀丽的风景里,在盛开的鲜花丛中,流连着大批的旅游团,人们在约翰•施特劳斯的纪念雕像前拍照留念。这里也是维也纳的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的地方,周日到周四,几乎从不间断。这里有什么特别之处呢?因为每天都有来自中国的旅游团参观这公园,所以这里成了学员们炼功同时大量讲述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真相的地方。

维也纳城市公园里的炼功点


很多游客从这个法轮功炼功点得知法轮功

新学员学功


“按照个人看法,我更喜欢另一个地方。”

来自维也纳的梅兰妮 (Melanie)从周日到周四每天在公园里炼功两小时,无论寒暑雨雪,她和一些学员都在坚持着。“以前我们是在另一个地方的草坪上,但那儿几乎没人能看见我们。一个中国同修建议换个地方,在弗兰兹•约瑟夫(Franz Joseph)纪念雕像附近有很多中国旅游团经过。”开始时梅兰妮不太能接受这个建议,后来还是放下了个人喜好。这样他们炼功的地方从草坪换成了一片砂石地。“我们这样做是为了中国人。”她强调说。她真正了解到法轮功在中国的真实处境,是在她儿子从中国归来之后。她的儿子亚历山大(Alexander)是从2001年开始成为法轮功学员的,比母亲早了一年半。他在2002年独自一人去了长春,并在那儿派发有关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的真相传单。很快他便遭到警察逮捕及关押。几天后遭中方遣返之前,他都不敢自己想象能活着回到维也纳。

“是啊,我知道他会在那儿做一些事,但具体做什么我并不清楚。他告诉我要飞去中国,但没说到那儿派传单。”梅兰妮说。当在机场见到儿子时,梅兰妮才真正关注起法轮功所遭受的迫害来。“他的西装上衣的背后从上至下整个都被撕破了,他的手臂到处都是紫青的。他还没完全从惊吓中恢复过来。” 梅兰妮首先想到的就是儿子是不是疯了。那时她的生活和中国没有什么联系,一直不知道那里还是共产极权在统治。

其实她以前就已经见到过法轮功了,只是那时她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我那时在欧博拉(Oberlaa)参加一个课程。当我从窗口望出去,我看见一组人在公园的草坪上炼功,真好看。”她现在讲起来还充满向往。“整个都在绿色包围下,那草坪,那些树,然后是那么和谐的功法。我简直入了迷。我只是想,‘我也要学。’”当她来到下面时,那些人已经走了。后来她才知道,她看到的就是法轮功功法。就这样,梅兰妮也开始修炼起法轮功并参与了同修们的反迫害和讲清真相的活动。


梅兰妮在做法轮功中一个常见结束动作──叠扣小腹

坚持在公园里炼功对梅兰妮来说有时也不轻松。工作日的时候很多学员因工作无法调整不能前来,有一次只有她一个人在那里炼功。公园里冬天的气温总比其它地方低几度,而夏天又遭受蚊子的困扰。但无论如何她仍坚守着,因为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讲真相的机会。“有时会同时开来几辆满载着中国人的大客车,几百人像潮水一样向我们涌来,当然他们都走到离我们很近的地方,就象看珍稀动物一样把我们围在中间。”梅兰妮略带激动的说。每当有中国旅游团经过时,就有学员停下炼功,派发传单、《九评共产党》,并和他们交谈。中国人对此的反应大相径庭,有的人很大胆,迎着资料而来,拿到后迫不及待的就阅读,有的甚至在人群中欢快的大喊“法轮功,法轮功”。有的人不敢当着别人的面接受传单,怕招来麻烦。而有少数人听到是关于法轮功的就非常恼火。他们被中共国家宣传机器的恶意诽谤深深毒害了,既不能平和的交谈一下,也不接受真相资料,即使接了,也撕毁扔掉。

梅兰妮的恒心受到方方面面的考验。“一次一个男人褪了裤子站在我面前。”她不为所动继续炼功,终于他提上裤子溜走了。还有一次一个男人拿了“小蜜蜂”(炼功用的小录音机)就跑。一位同修赶上去,那人扔下“小蜜蜂”跑了。对梅兰妮来讲在这个热闹的地方保持炼功入静很不容易。夏天这里举办各类沙龙,一座豪华的建筑就在不远处,那儿举行音乐会,很多人来观看。流行音乐、古典音乐有时在场地上轰鸣。“过去的一年里他们挂起好多大灯或者把沙子洒在办沙龙的平台上,周围就很嘈杂。”她解释说。现在她在炼功时能够很好的入静了。“当然会听到其它音乐声,但我把精力集中在炼功音乐上就没问题。慢慢的状态就越来越好。”

通过梅兰妮和其他维也纳法轮功学员的坚持,这个炼功点多年来一直保持下来了,无数的来自中国和世界各地的人在这里了解认识了法轮功。而且城市公园的法轮功炼功点也在维也纳人的口中在传播。一个学员在理发店里听到了人们在谈论法轮功,其中有人提到,“啊,是啊,法轮功,他们一直在城市公园里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