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与新加坡同修交流


【明慧网2006年7月28日】很久就有这个愿望与新加坡同修交流了,但我在明慧网上很少看到新加坡同修的心得交流文章(可能是我自己没看到),只是更多看到一些具体的迫害形势,因为不了解同修的具体情况,所以也不敢随便下笔,心里曾有一个期望:要是有一篇新加坡同修情况的交流文章就好了。

昨天,看了7月25日每日明慧中马来西亚同修写的《与新加坡同修谈消除隔阂》,我觉的自己也可以交流一下。

马来西亚的同修从他的角度谈得很好,都是希望新加坡的同修做得更好,希望我们的整体更圆容更有力,能减少损失、更多的救度众生。我今天写这篇文章也是这个目地,希望能对同修有所启发,不对不足之处敬请慈悲谅解。

其实不管我们身处这个地球的任何一个地方,我们是没有区别的,我们都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的弟子,我们都学的是一部大法,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称号:“大法弟子”,我们都得在正法修炼的实践中不断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都得在不同时期放下生死和自我,在走向神的路上都是“差一点都不行”。只不过当初因为我们的愿望或安排不同所以在这最后时刻转生在这小小地球的不同地方。

但是,我们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邪恶也是这样对待我们的,由于新加坡出现的迫害形势,被邪恶加以利用,在中国大陆这儿给我们讲清真相增加了压力和难度,也使一些众生因此被毒害……。

据我目前所知,在海外非共产国家中,新加坡所表现出的迫害形势是比较严重的,在这众生自我选择去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新加坡政府中一些人做出的严重不理智的行为使他们真正的生命面临绝境。但这绝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他们被背后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操纵利用后所为,他们只不过是可怜的众生。

但是他们为什么能被利用来时不时的造成这样一种迫害形势呢?

修炼的人在整个修炼过程中所遇到的任何事都不会是偶然的,表现在我们面前的麻烦、矛盾、困难,其实是在提醒我们:有什么人心该去了!有什么执著该放了!我们都应该按师尊的苦口婆心的教诲真正的去找一找自己了。

从人口和面积来看,新加坡相当于中国大陆的一个大中城市。在目前中国大陆对大法的迫害中,我们看到这样一种情况,就算是相邻的几个城市迫害情况都可能大不相同。有的城市(后称A市)资料点不断出事,同修一批又一批的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重刑,几年来几乎没有停过,每一次的损失都让人痛心疾首,邪恶至今非常嚣张,当地证实法的工作开展的非常难……。而在离这个城市不远的另一个城市(后称B市),几年来证实法的工作一直稳健的進行着,资料点象雨后春笋一样真正的“遍地开花”,各项工作扎扎实实开展,越来越多的人明白真相,当地的恶警真的是象有位同修说的:见着大法弟子都低着头走。有个别同修讲真相被非法抓捕,在全体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加持中,在大量的揭露邪恶中与讲清真相中,邪恶判不了、关不下去不得不放人。

这两个城市笔者都非常了解,其实B市的同修数量还远远不如A市,A市的同修有能力的也非常多,所以这几年也是邪恶非法抓捕一批,又出来一批。但是为什么A市的迫害形势这么严峻呢?为什么邪恶能一次又一次的钻得了空子?邪恶能钻得了神的空子吗?邪恶只能钻得了修炼人长期不放的太强的人心的空子啊!

我看到的A市的情况是这样的:有能力的同修不少,但很多都自我太强,同修之间因为不同的认识经常产生矛盾,而且越来越激化。协调人和负责人经常不在修炼状态,同修之间相互猜疑,在遇到困难和麻烦时不是找自己,而是把自己的认识和感受放到了超过整体的位置,同修之间相互的不善让邪恶钻了最大的一个空子。

其实只要我们是在修炼中都肯定有不同的认识,未去掉的人心也会相互摩擦,但最为关键的是我们在矛盾面前能不能把自己视为修炼人,以法为师无条件的向内找自己,真正的以法为大。如果能这样,那么矛盾就会很快化解,彼此之间就容易宽容,整体协调一致法力就会大,邪恶就不容易钻得了空子。

B市就是这样,平时也会有这样那样的矛盾,但同修之间不管再不同的认识,只要一做大法的事,自己的东西都会立即放下,无条件的相互配合,即使心里暂时想不通,整体的事也一定要做到的。而且一般都能相互听得進意见,没有太多的隔阂和障碍,所以证实法的工作才能稳步的走正。在大法弟子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中,在正念中,一切在不知不觉中改变。

但B市也并不是一下就走到这一步的,当初也有很大的矛盾,整体上也走过弯路,也有过大的损失,但协调人和资料点同修都能重视学法,愿意向内找,愿意精進,愿意吸取教训,一个字,就是都会最后要去“修”!而且能带动整体在实践中提高。这样,每个修炼人和整体就越来越成熟,在助师正法的修炼道路上就少走了弯路,避免了很多损失。

通过太多的教训我们认识到,某地的迫害形势是和当地大法弟子的修炼状态有关系的,我们发现:迫害严重的地区,邪恶经常能钻空子的地区,当地同修整体上修炼状态是不太扎实的。师父说:“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就是没在修炼过程中修去应该去掉的人心。师父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中给我们的安排一定是有序的,以前出现的种种迫害形势、麻烦和干扰一定是邪恶冲着我们的人心来的。而师父将计就计要让我们在矛盾面前去掉人心,转变观念,提高上来,这时候我们能不能向内找就极其关键,如果我们忘了修、不能无条件找自己,总是向外求、找客观原因,人心一直没去拖得太久,邪恶就会以此为借口没完没了的来干扰。

其实人能干得了什么呢?人敢对神或修炼人干什么呢?而且来到这世间的每一个生命都是为法而来的,每一个生命的真我是绝对不敢也不愿破坏大法的。那都是邪恶以大法弟子的人心为借口让世人失去理智并操纵他们干的。

因此,我们怎么能把人当成敌人呢?不管他们阶层高低,身份如何,他们真的只不过是等待我们去救度的可怜的众生啊!说不定,他们为此已苦苦等待了千万年了啊!大法弟子慈悲为怀,我们就是应该以这样的角度去看待我们面对的世人。

但是,对操纵世人行恶的另外空间的邪恶我们一定要坚决严肃的用正念清除掉,这也是慈悲众生的另一面。我认为,虽然新加坡表面不是恶党国家,但其政府高层某些人长期以来为利益左右的不理智言行,其后一定有共产邪灵的因素,千变万化的表现后面就一个实质的原因。我们高密度的发正念时就应该比较明确的解体他们身后的邪灵和黑手、烂鬼。

其实恶党的根在中国大陆,这里是邪灵的老窝。在7年严酷的迫害中,无数大陆大法弟子紧跟师尊,在放下生死和自我中走了过来,目前迫害暂未结束,但很多地方的大法弟子已经用正念打出了一片天地。

我想,新加坡的邪恶表现不管一时如何猖獗,大法弟子表面再感到怎么难,也没有中国大陆难,因为这里天天都面临生死的考验,因为恶党的统治没有任何法律、公理、良知和天理可言。但我们不是普通的常人啊!有师在,有法在,放下了生死,生死也就远离了我们。其实在海外较宽松的环境中大法弟子也应该时时以放下生死之心来面对一切的啊。

放弃一切对常人的幻想和对其表面民主的依赖吧!要它表现成为一个独立、理智的主权国家,而不是中共在海外的派出所,决定权在新加坡大法弟子手中啊。

各种人心、矛盾、隔阂长期不能去,表面原因很多,但走过这么多年我们认识到,说一千道一万就一个原因:法没学好。学法不入心,那心就是人心。只有踏踏实实真正学好了法,我们才能修出慈悲,我们才能时时用神的正念解体周围一切不正的。神是无所不能的,慈悲宽容的,理智清醒的,不走极端的,发出强大正念瞬间就可以解体一切操纵小小新加坡政府的邪灵、黑手、烂鬼、以及在我们同修之间制造隔阂的所有邪恶。

让我们读法、背法、学好法吧,用正念救度世人,改变新加坡的历史,让其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