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的迫害 从未动摇过我信师信法的这一念


【明慧网2006年7月29日】

一、是大法给我一个无病一身轻的好身体

我今年54岁了,98年7月有缘得大法。得法前,我体弱多病,胃病不能吃引发了多种疾病,心血供给不足、低血糖、鼻炎、头痛、肩周炎、腰痛、周期性咳嗽,还有冷热病,尿痛病。严重时不能吃不能睡,生活都不能自理。

得到《转法轮》,我白天读,晚上看,一口气读完。奇迹出来了。一天中午我在家学法,有点瞌睡,躺下就做了一个梦:去卫生间沐浴,从头往下冲洗。醒来后,心身愉快。我悟到是师父给我清理了身体。从此以后,能吃,能睡,每天早上的白糖鸡蛋水不喝了,什么病也没了,一年四季离不了的化妆品也不用了。我坚持每天早上的集体炼功和晚上的集体学法,白天有时间就自己学法。

修炼中,以前所有的病症都返出来了。哪不舒服,我都当成好事,悟到是在消业,是老师在给自己清理身体,病的状态不治自愈。周期性咳嗽返出三次,直到吐出血丝再没犯过;顽固的头痛病返过二次,头轰轰响,象要裂开似的,站立不住,躺下后爱人硬把药放到我嘴里,端着水叫我喝。我拒绝说:我是炼功人,这不是病,是老师在给我清理身体,往外推病业。不到半小时,我的头不痛了,我起来告诉家人说自己好了。

2002年春天,是我遇到的最大的一次消业,头痛、腰痛、尿痛、冷热病一起上来了。前半夜先是冷的咬牙直哆嗦,冷后开始发烧,浑身发烧象火烤一样难受,烧过之后,浑身出汗,秋衣、秋裤都湿透了,反复几天,饭不想吃,香味不能闻,再加上腰痛的象拧了筋,小便痛的揪心掉泪。

后来爱人发现我精神不好,一摸我的头烧的厉害,拿体温表给我测体温,39度多。非叫我吃药,我不吃,又给别人打电话给我打针,我拒绝了。我说,这不是病,是在消业,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往外推病业,很快就会好的。爱人说:要是三天不好,就去医院。

到了晚上,浑身发烧象火烤一样,真有点受不了了,这时我想到师父讲的法:“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难忍能忍”。(《转法轮》)

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能忍的住,您往外给我推吧。”因为消业太大,来的也猛,不能吃,不能喝,象大病一样,光想躺。爱人和儿子害怕出问题,硬要把我送往医院。我想到师父讲“好坏出自一念”,我对家人说:“我理解你们的心意,我没有事,我现在起来去干活。”

说完,我起来扛起锄头去菜地干活了。当时我妈和大姐都在我家,我爱人那几天下乡,晚上十一点多才回来。我妈修大法,知道我几天不能吃,不能喝,高烧厉害,我出去了一会儿,赶紧叫我大姐去找我,一看我真的在锄地,他们都放心了。

当天中午我做饭,也能吃饭了。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很快就恢复正常了。亲人,邻友都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冬天上班,起早贪黑,风雪无阻,我没有感冒过,天气再热,心不慌。

从得法到现在八年了,现在我走路生风,骑自行车比年轻人都快。亲人、邻友、同事都羡慕我,我就给他们讲我修大法亲身受益,是大法给了我一个无病一身轻的好身体。并告诉他们“唯一要寻找你舒舒服服的没有病,能够达到真正解脱的目地,就唯有修炼”。(《转法轮》)

真正修大法,才能达到无病一身轻。

二、大法救了母亲两次,中共害了母亲的命

我母亲生前患有偏头痛、血脂、肩周炎、气喘、失眠。常年不离药,一天三次,一次一大把。母亲拿起药就不耐烦的说:啥时候不吃药就好了。

1998年我得法受益后,把《转法轮》送到我妈家,妈不识字,我说叫父亲读《转法轮》给她听,当时我也不会炼功,只告诉她认真听,不要抱任何有求之心。

两星期后,我妈还没有学一半,奇迹就出现了:药不吃了,走路也不气喘了。麦收时,我妈独自一人把地里的麦杆堆到地头,并用泥封住,也不觉得累也不气喘。从此,我母亲也走上了修炼的路。

没想到,母亲得法不到两个月我父亲就去世了。当时母亲又累、又急、加上生气,水米不進,医院确诊为食道癌后期,送往市医院肿瘤科。当时医院无法治疗,不接收。托亲戚朋友,向医院说明家里还躺着一个病故的老人,5天后才办完事,家里环境对病人刺激太大,医院才同意暂停几日。每天输液维持现状,我就给母亲读《转法轮》,劝她听老师的,把这个治病的心放下,放下这个心。我妈明白了,不把这种症状当成病,所以也不用吃药治“病”。

一星期后,奇迹出现了,我妈水能喝了,慢慢小米稀饭能吃了。我回家又请了一套老师的讲法带,有时间我就读《转法轮》给妈妈听,没时间就放老师的讲法录音,我妈做动功站不住,坚持炼静功。半个月后,我妈说她做了个梦,说有人拿着多长的银针给她通喉咙。随后便开始吃馒头了,菜也能吃了,精神一天比一天好。主治医生都感到吃惊,这真是奇迹呀!亲戚邻友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一个多月后我妈出院了,出院后,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很快恢复了健康。1999年过年后,我母亲又重新参加集体炼功了。是大法救了我母亲的命。

2001年春天,我妈的业力又返出来了,她摸到脖子下面有一个肿瘤,由于中共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妈学法不精進,认为是病。吃药、贴膏药都没有效果,又到市医院,电疗五天,不但没好转,肿瘤外皮又出现了一个绿豆大小的白泡,又电疗一次,白泡皮破,不能再疗。我妈精神不振,少气无力。又到县医院叫专家诊断,开了两瓶药,医嘱外用、内服都行。结果,内服肚痛、拉肚,外用越用越严重,药用完了,外皮腐烂一大片。

我悟到,妈妈只有学法修心,提高心性,才能过了这一关,我就劝母亲学法,母亲学法后心性提高了,没几天,外皮一大片的腐烂很快就好了。这是大法在我妈身上出现的又一次奇迹。是大法又一次救了我妈的命。

2002春天,妈妈原肿瘤处又出现鼓泡、出脓,由于中共一直升级造谣,迫害法轮功,我妈由于怕心,不敢大胆讲真相,证实法,也不坚持学法、炼功,病情越来越严重,肿瘤不时出脓,后来出血,一只胳膊肿的不会动。可是她没感到疼痛,要不是她得大法,疼痛是难忍的。是师父一直在呵护着她,等着她提高心性,可是最后,她法也听不進了,病重二十天去世了。如果不是江××一伙迫害法轮功,我妈也不会去世。

是大法救了我母亲两次命,是中共夺走了我母亲的生命。江××一伙杀人不见血,现在杀人不见尸,真是邪恶无极。

三、得法后所看到的,更增强了炼功的信心

我得法后,我坚持每天到炼功点炼功,晚饭后跑几里地去学法点学法。没几天,我看到炼功场上红光罩着一片红,一闭眼就看见很多大小不同的圆点,变换着形状,有的还放着光在旋转。后来睁着眼也可以看见许许多多的五光十色的大小不同的法轮在旋着,有时无数法轮连成带状五光十色变换着图形,在眼前,在远处都可以看到,这更增强了我炼功的信心。

2000年春天,由于邪恶的迫害,我们失去了集体炼功和学法的环境,却动摇不了我信师信法的心。我坚持在家学法炼功,出去送资料,面对面讲真相、证实法。

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清清楚楚看到天上有两个梯子,上面对着、下面离开一段距离保持稳定,一边有一人在上梯,另一边有一头牛,梯子上空还飘着一条标语,上写:自己上此梯。

醒来后,我悟到:修炼如登梯,能修多高全靠自己,谁也代替不了。任凭中共再邪恶,我们信仰“真、善、忍”没有错,谁也动摇不了我修炼大法的信心。

四、有师父法身保护,有惊无险

1999春天,一天午饭后,我爱人骑摩托车回老家,回来的路上,上班赶点,骑的特别快。遇一人骑自行车突然左拐横穿马路,我爱人急刹车,双腿跪在地上,摩托车前轮顶住他的自行车后轮,停住了,那个人和车都没倒,依然站着。

由于车速太快,急刹车后,那个惯性很大,把我摔滚到路边。我也不知道怎么起来了,什么感觉也没有,也不害怕,心里想到师父讲的法“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我是修大法的,没有事。我赶紧走到那人跟前看怎么样,那个人连声说:“我们都没事,我们三人真是行好了!”

我悟到,要不是修大法,要没有师父法身保护,后果不堪设想,我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当晚学法,大家都悟到是我过了一大关。真是有师在,有法在,有惊无险。

五、以法为师,坚定正念

99年7月20日江××一伙开始象二次文革一样的阵势迫害法轮功。那天午饭后,我正在休息,爱人从外面拿着收音机过来,叫我听迫害法轮功的新闻,我对他说:我不听,赶快拿一边。这完全是造谣,颠倒是非。我们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人,有个好身体,这是事实,你也承认,我们没有错。

当晚我依然去学法点学法。第二天早上我照常参加集体炼功。到了广场,只有几个人在炼,不少人在一边看,我毫不犹豫的和他们几个站在一起炼功。炼完后,一个人过来说:“你们没听电视广播不叫炼法轮功了?你们咋还敢来这儿炼?”我们说:“我们炼功锻炼身体,为啥不让炼?”

我们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邪恶对老师,对大法的诽谤,我心里无法比喻的难受,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每天在家学法炼功。

后来,有缘看到了老师的新经文《心自明》,我认真的抄了下来,读了一遍又遍,背了一遍又一遍,更加增强了我坚修大法的信心,“坚修大法紧随师”,遇到有缘人就给讲真相,以亲身经历证实大法。

江××为达到邪恶目地,导演了天安门自焚假案、伪案,栽赃陷害法轮功,毒害不明真相的民众。我一看到就给家人说,这是栽赃,真正的炼功人是不会去干这事的,他们想升天,在自家烧死,为啥要到天安门去污染首都空气,他们几个是心不正被人利用。后来我看到资料对天安门自焚伪案提出好多疑点,给人面对面讲真相更有力了。

2000年秋天,我外甥订婚,订婚宴席上,我利用吃饭时间讲真相,二姐由于怕心,阻止我不让我讲。我说:我不怕,不会有事连累你,我们炼功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个好身体,没有错。他们中有人知道我以前身体不好,我给他们讲了我得法受益的事实,证实大法,又讲到天安门自焚伪案是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全国一亿人炼法轮功,北京那么多人炼法轮功,都不去自焚。为什么河南开封那几个人要跑到北京天安门自焚?天安门值班警察就允许他们几个進去自焚?他们认真听着。不管他们听信多少,我只想着要维护法、证实性,只想着要揭穿邪恶谎言、救度世人。

2000年7月,老师发表了一篇经文《排除干扰》,我读了几遍,更加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我就开始背《转法轮》。

有真相资料我就起早贪黑的送出去,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证实法,一有时间坚持背《转法轮》,一有老师新经文、新讲法,我抓紧反复学几遍。以法为师,紧随师。

2001年,师父发表了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悟到了学法,讲真相,发正念的重要性,我背完《转法轮》,背《精進要旨》、《洪吟》、《洪吟(二)》,同时学习老师的新经文,新讲法,来指导自己做好“三件事”。坚持四个整点发正念,其余整点按具体情况去做。走出去讲真相由近到远。

2002年春天,到处都在修路,多条路都不通,自行车都骑不成。我就走便道,不能骑时就步行,到几十里远我原来工作过的地方洪法讲真相。到了一位老教师家,他不在家,家人原来都很熟悉,他们都说我比前几年精神多了。我就开始给他们讲我炼法轮功受益的事实。

一会儿那个老教师回来了,见了我高兴的说:几年不见了好稀罕呀!我就给他讲前几年体弱多病,坐车远了都受不了,一修大法一炼法轮功,今天骑车,很多路不能骑车时步行,来到这儿都不累。他们都被我的身体变化所感动,对大法,对法轮功感到神奇。可他们由于看到过电视上的邪恶宣传,提到天安门自焚、杀人等问题,我都给他们讲了真相,讲了天安门自焚的许多疑点,那是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不要听信邪恶宣传。我们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决不干不好的事,《转法轮》上写“炼功人不能杀生”更不会去杀人。

一边吃饭一边讲,吃过饭我又给他们讲了大法在我亲人身上发生的奇迹,他们都感到大法太神奇了,他们出于善意劝我,可不要随便给别人讲,他街里有个人原来炼法轮功,现在不敢炼了。老教师笑着说:“你给我说,不怕告你?”我说:“我敢给你说,就不怕。按“真、善、忍”做好人,炼功有个好身体,没有错。”

最后老教师决定要看《转法轮》。停了两天,他亲自骑老年三轮绕路,不远几十里到我家请走了《转法轮》。

2002年7月,母亲病故。单位要求上班,我91年病休,98年得大法无病一身轻,要求上班没岗位。这次上班让我管理男住校生。因为男生太乱,别人不愿管,特别是初三男生,進住室张口骂娘、打架、骂人不断、当面骂老师、吸烟、喝酒什么坏事都有,按学校制度扣分不解决根本问题。

我接管后,先是善意教育,对个别特别捣乱、行为不好的,進行多次谈心,给他们讲为什么不让打人、骂人、吸烟、喝酒的道理,结果不好管理的这几个人很听话,也很尊重我,我就侧面给他们讲做好人的道理标准。

开始刚到校,我在教育处给几个老师讲过真相,面对面给个别老师讲过,后来给男住室的大部份人讲过,给个别学生看过真相资料,到女住室给部份人也讲过。中国新年要放假前,我给个别学生讲,拜年要给你们的亲人朋友讲真相,要他们知道法轮功就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就会有一个好身体。

我在工作中尽职尽责,对学生善心相待,学生半夜未归我就去找,学生有病我即时陪他们去看,衣服破了我给缝。校长满意,师生敬重,有学生直问我:你炼法轮功?我说:我炼一年了,有人却反对不叫炼,我也没杀人,也没去自焚,没骂过你一句,也没打过你们一下。有的学生明白真相后,回家问家长后,跟我说:烧伤就是不能包扎,我相信你说的。原来几个常违纪的学生变好了,因为他们明白了做人的道理。

2003年中国新年过后,正月初八我去值班,自行车在校院里放了一会,车胎被划破了半尺多长,我只好推回家,没有追究。正月十四,元宵节放假前,我正在扫校院,有人通知让我一会儿到校长室,原来是学区有人传令停止我上班,说是有人告我到教育局,说我在学生中间宣传法轮功,还传小册子资料,并且要通知我家人。我随即就说:谁说了,谁见了。我的事我承担,家人与这事无关,不要通知家人。到了校长室,我跟学区两个人、校长、主任说:我就是跟学生说了句真话,我工作中是不负责任了,还是做啥错事了?这时学区那个人拿起电话请示怎么办?回答是元宵节后叫我去学区再说。

回家后,我没有告知家人,我加强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解体一切障碍,清除一切邪恶因素,我要上班继续讲真相,坚持学法,学《精進要旨》,整点时一有时间就发正念,我侧面给家人说:如果有人告我炼法轮功不叫我上班咋办?爱人说:不叫上班也要过哩。我感激爱人对我的理解。

元宵节过后,我去学区找校长,心平气和的说了一下情况,他说了很多,主要是怕连累他,他让我写一下情况。我回家随即写了一个《自述》:我是如何管理住校生,学生误打我、骂我、划破自行车,我都忍了,没有给领导说过。学生吸烟、喝酒、张口骂娘,我只是善意教育,叫学生如何做人,重德做好事。到学校,到师生中间去调查,我对工作怎样,我对学生怎样。学生断章取义理解我说的话,随便说了,他们决不会有意去伤害我,什么我都可以理解。

我交给他看过后,叫我回去等通知。开学了,我托别人去问情况,回来给我说:我看你写的了,人家说一看就知道是炼法轮功人写的。因为里面充满了“真、善、忍”,如何重德。他也给校长说我以前身体不好,每天早上喝鸡蛋茶水,一炼法轮功身体好了,鸡蛋茶水不喝了。

我又亲自找学区校长要求上班,他说各学校都不需要人,叫我休息。我说:前几年身体不好不能干,现在脏活,累活都能干,在家歇着不自在,我坚持上班。最后决定叫我到小学上班,我悟到这是我该到小学去讲真相、去救度众生了。

到了小学没什么具体事。校长室、教导处、校院我打扫,校园有纸我就捡,有什么活我都干,给教师办公室送开水,以法为师,时时处处都体现是个好人,来证实大法,校长老师承认我勤快、能干。

我在教导处给几个老师讲真相,在不同场合单独给老师讲,使他们知道我们炼法轮功的人就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有个好身体。校长也是个女人,比我大三岁,和我很说的来,我给她讲我得法受益,身体的超常变化,她说她听说我炼法轮功,我就又给她讲了天安门自焚案真相。她好意交待我不要给别人讲。我说,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我3月份到小学,4月份非典开始,5月份非典盛行,各地区地震不断,学生停课放假,人心惶惶,出门怕非典,在家怕地震。我悟到这是天在警示人,可是江××一伙为达到其邪恶目地,还唯恐不乱。

在教育界从上到下说是传真过来的,县级通知学区,学区召开各学校长会议,说法轮功为了圆满要杀300小学生,有的地方杀几个了,专杀穿红衣服的。不叫广播,叫老师到各片有学生的地方通知。很快传遍县城,传到乡村。校长召开全体教师会一传达,老师们说什么的都有,我当时就说了一句,这是造谣。校长接着强调说:如有这方面的言论,立即送到东大院(县东边监狱)。

我等散会后,随即到校长室给她讲:这纯属谣言,大法书上写都不叫杀生。蚊子苍蝇都不会无故打死,花草树木都不叫损伤怎么会杀人呢?我会去杀人吗?她说上边说是传真过来的。我说,要是真的,新闻怎么不报导,报纸上怎么没登出来哪个炼功人叫什么名?杀那里的学生叫什么名?她还是说不叫我给别人说那么多,又停几天开教师会又有人谈到法轮功杀人,什么地方杀了多少个,我当时就说:是造谣,是借刀杀人。有个老师还作解释说:借刀杀人就是借着法轮功的名干的,说是法轮功人干的。

我在不同场合给老师讲这完全是谣言,是陷害。我坚持多学法、多发正念,解体邪恶谣言。我走到哪讲到哪,现在小孩是家中之宝,造这个谣言最容易激起更多人恨法轮功,毁掉更多的众生。邪恶为达到其目的真是比毒药还毒,时不多久,谣言过去了,非典、地震也不那么厉害了,学生又到校上课了。我悟到这都不是偶然的,如果学生在校直接听到这个谣言,会毒害更多学生。

五一、十一假期,我又两次骑自行车到原来工作过的同学、同事、老师居住的地方讲真相,揭破邪恶谣言,见到人就讲,见不到人就给留一份真相资料,来回八十多里,骑自行车象人推一样一点都不觉的累。

2004年,通知改字,我把家里所有的大法书,老师的经文,所知的别人请的现在不学的人的大法书都做了改字,同时我又通学了一遍,又背了一遍《转法轮》。以法为师,坚持发正念,讲真相,发资料都比较顺利。

冬天,学校按上级布置印发“崇尚科学、反对×教”的问答题,在校师生一人一份,并有现成的答案。我一看有两个小题是诬陷法轮功,便加强发正念,解体所有空间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

我抓紧时间再次向校长向老师们讲真相,在住室给住校生讲真相,完全是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校长叫照答案答卷我不写,明知是好的说成坏的,没有杀人,要说杀人了。我还是不写。她说不写到学区查出来不好说,我说学区查出来我去学区说。最后校长只是好说,你不写不要给别人说。

正如师所说:“念一正 恶就垮”(《怕啥》)。我负责管理小学住校生。有的学生明白真相后给家长一说,有的家长受邪恶宣传,中毒深,反而打电话反映给校长说学校有老师给学生讲法轮功。校长把我叫到校长室批评我不该给学生讲,我说我教学生说真话、善心待人,如何做个好人,学生做了坏事,我一不打、二不骂,善意批评教育。校长说这样教育很好,以后有些话不要随便给学生说。她的心情我理解,我给她说我知道怎么做。

2006年3月份,五年级上“思品”课,老师们讲到诬陷法轮功的资料,在课堂上当时就有学生说我给他们讲法轮功是好的。很多老师我也给她们讲过真相,她在课堂上对学生说书这么写的就这么说。课下一个学生告诉了我,我加强发正念。

当天我在住室里站在五年级住校生当中,对着所有住校生又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让学生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第二天我又单独找教五年级“思品”的那个老师又给她讲真相。江××之流连小学生都不放过,让小学生仇恨法轮功,使小学生都中毒受害,真是太邪恶了。可有的学生不理解我的善意,反而把我在住宅给他讲的写给了校长。这一下校长要通知我爱人来配合她来说服我,她打电话叫我爱人和我一块来学校,爱人不知何事,到校后,我见了校长,她正在做操,打个招呼,让我先等一下。

一会儿学生跌伤她忙去包扎,等她回来已很晚了,我叫爱人走了。

邪恶的中共不停的干着邪恶之事,不停的毒害众生、毒害学生。今年3月份曝光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4月份610办公室给各学校下发通知,里面有一句:挽救法轮功演炼者。真是表面装善迷惑老百姓,背地杀人不见尸,邪恶至极。

教师会上,副校长念过通知后,紧接着布置其它工作。因为我早已给正、副校长,老师们讲过真相,劝他们三退。他们谁也不吱声。

当时我还没看到摘取器官的集中营被曝光的资料。第二天我发现校院板报上写“崇尚科学,反对X教”的标语,我随即到校长室给校长说:这标语会招来邪气,对学生安全不利。什么是正?横平竖直,顶天立地;什么是邪?一只脚也站不稳,再加上这几年的邪恶宣传,学生会误认为是法轮功。校长说:这是标语,师生不会那样理解。我天天发正念加上解体这条标语。没停几天,一张“学生伤害事故赔偿规定”把它完全盖住了。

我现在背第三遍《转法轮》,前面背过后再写一遍加深记忆。同时反复通读老师的新讲法,背新经文,读“九评”。加强发正念,讲真相,劝三退,以法为师,坚定正念,走好走正最后的路。

六、坚定正念,抓紧劝三退

我一看过“九评”和有关资料后,悟到了三退的重要。我虽然没正式宣誓入队、入团,可我曾系过红领巾,写过入团申请书。为了彻底清除身体周围和所有空间场的共产邪灵的一切邪恶因素和干扰,我随即写了“严正声明”退出邪党一切附属组织,随即反复做亲人、朋友的工作,给他讲真相,劝三退。

去年我爱人退了党,儿子退了团,女儿退了队。女儿在校全班集体入团,她智慧地躲过,(全班只有她一人没入团)师生都没注意到。我的亲人大部份听了三退真相后都即时退了,有一部份没退的,今年过中国新年时我再一次给他们讲后,又有很多人退了。现在只剩没几个了,我要坚持再劝、尽力去劝。

在学校我给两个校长(党员)、原教导主任(党员)、工会代表(党员)、年轻老师(团员)、老教师(不党、不团)都讲过真相,劝他们三退,有的叫他们看过资料,有的还叫他看过“九评”,可至今他们没有行动。小学生周一都举行升旗仪式,各班要求一人不戴红领巾,一次罚五毛钱。我只是给有的讲真相,还没悟到如何劝退队的适宜办法。六年级住校生在毕业前,我给他们单独讲真相,劝退队,十五个住校生都退了队。

我要坚持多学法,以法为师,坚定正念,抓紧劝三退,救众生。

七、摩托车为大法做事,前轮胎跑了四万公里没一点事

2002年8月份,我家花了3千7百元钱买了一辆摩托车。在磨合期间,一天晚上我爱人带我跑了几十公里张贴小标语“法轮大法好”,顺大路在马路两边树上,电线杆上隔一段贴一张,路边学校门口贴,回来绕小路,经过几个村,村头,村十字路口贴,隔几家放一份真相资料,一路发正念,贴完顺利回家。

四年来,摩托车为大法弟子做了不少事,大法也在呵护着它。如今跑了4万多里,车前轮胎没有出过一点麻烦,从外观看和新的差不多少,谁也不相信它是已跑了4万多公里的摩托车。我想他现在是不是变成了法器了呢?真是奇迹!

八、一人修炼,全家受益

自从我修大法,无病一身轻,八年没吃过药,全家人都知道大法好,他们都做好事,都支持我学法、炼功、发正念,有时也讲真相,证实法。善行得善报,他们也很少有病,什么流行感冒,传染病我家从来没有过。

我爱人前几年患有肩周炎、腿关节炎、眩晕症,后来骑车带我出去贴标语、送真相资料,还多次一人送资料,不知什么时候肩周炎好了,腿也不痛了,眩晕症这几年也没有再犯过了。我给他说你为大法做事得福报了。谁哪不舒服,我就叫他诚心敬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很快就好了。

前二年我婆母腿痛,吃消炎药,外用药,都不见效,最后拄拐杖也走不成了。到医院一拍片子,诊断是骨质增生。八十多岁的人了,医院也没法治,她自己也认为难好了。

一天,我给她讲了我得大法,炼功受益,以前一身病她也知道,现在无病一身轻,八年没吃过药,她也承认。我说我们炼法轮功,修的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您要信的话,把什么心都放下,诚心敬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我教她好几遍,她记住了,我又给她一张“护身符”,上面写有“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她天天念,没几天拄着拐杖会走了,到家没多久,出门上街拐杖也不用了。真是一人修炼,全家受益。

以上是我八年来坚定的在法上修的修炼经历。以前总觉的自己修的不精進,没有什么惊人的事可写。最近看到明慧周刊上一篇文章,悟到以前那种想法,是党文化的邪恶干扰,是后天形成的观念,应立刻破除这个观念,清除一切干扰,把自己在法上修的修炼经历写出来,和同修交流。由于层次有限,有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