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贵州省女子劳教所亲身经历和目睹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7月3日】别看贵州省是个不起眼的小省,自99年大法受诽谤诬陷,大法弟子被残酷迫害以来,在迫害大法弟子方面它和那些大的省份相比一样邪恶。这些,本省许多大法弟子已经写了很多文章进行了揭露。现在我也以自身的经历和目睹的事实,对贵州省女子劳教所的罪恶行径作一些补充。

我叫张培英,女,57岁,贵阳航空电机有限公司退休职工,95年10月修炼法轮大法

2001年9月20日我向民众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恶人举报,被兴关路派出所绑架送到小河公安局。恶警陈登亮派人抄了我的家,掠走师父法像,大法书,师父讲法带和真相资料并非法将我拘留10天。

之后我被非法转到烂泥沟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12月1日,小河公安局王××以“扰乱社会治安”的名义让我在“劳动教养决定书”上签字。我拒签,说:“我没犯法,不签。”王××冷笑道:“你不签,我帮你签,你以为你不签字就不送你進劳教所了吗?”就这样我被非法关押到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劳教2年。在这里,我亲身感受和目睹了这群“人民警察”是怎样残害善良无辜的。

二大队是新收队,也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集中关押着100多名大法弟子。恶警顾兴英是新收队队长,曾往马三家和北京学习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经验”。这里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都由她亲自策划、组织恶警搞的,有的还拟成条文,让人人背熟。经常使用的手段有:强迫大法学员反复看诬陷大法的光碟;看“遭殃电视台”栽赃陷害大法的“焦点谎谈”(由恶警焦霞负责);罚长期端坐小凳子;每天在恶劣的环境下干奴工苦活长达17至20小时,经常干到凌晨3、4点,干不完不准睡觉;不定期“安检”,把私人的东西扔的遍地都是;人人都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脱的一丝不挂的被所谓“检查” 进行人格侮辱;如发现有师父的经文,轻的罚站,重的加期或者被送“严管”;每班25人,由三个吸毒者24小时监控大法弟子的言行,将每天说的、做的全记在本子上,向顾兴英及各管班恶警汇报。

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至少每人有2个以上的包夹监控着,吃喝拉撒全在一个屋内。在最炎热的夏季,恶警半个月都不准六盘水的段怀燕洗澡,衣服都发臭了;凯里大法弟子吴东仙被迫害的奄奄一息,顾兴英怕她死在里面,才叫她家人接回家;贵阳医学院詹延安绝食反迫害,被顾兴英折磨的皮包骨,走路都要两人扶,也不让她回家,现生死不明;詹阳公司(原矿山机件厂)申吴银被关在“攻坚组”,恶警几天几夜不让她合眼,轮番折磨她;贵阳大法弟子周学伟白天被关在一平方米的厕所内,晚上再被轮番折磨。

在一次“揭批会”上,恶警顾兴英假惺惺的让詹阳公司刘英发言。可刘英刚开口,即被顾兴英安排好的4、5个五大三粗的吸毒犯用毛巾堵住嘴拖去关进办公室,头被按在地上。恶警扬言要给她加期。恶警们对她折磨够了,便让四个包夹拖着她在院子跑,接着让她面壁站军姿。午饭时恶警焦霞恶狠狠的说:“少给她饭吃,我看她还有气讲没有!”

恶警她们根本没有人性,无论是寒风刺骨还是酷暑炎夏,逼大法弟子在室外一站就是几天。

以上所述只是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她们的罪行可真是罄竹难书,人神共愤。请了解贵州省女子劳教所罪行的同修拿起笔,将她们的罪行全部曝光天下,早日结束这毁灭人类道德良知的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

在此正告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恶人恶警,佛法慈悲与威严同在,善恶有报是天理,回头是岸,立即停止作恶,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大法洪传,万古不遇,请不要为了眼前利益毁了自己与家人的永远和幸福。

贵州女子劳教所新收队电话:851-2549297,邮编:551419
恶警:
顾兴英,女,30多点,原新收队队长,现调所部;
李剑莹,女,40出头;
焦 霞,女,30出头.

贵州省贵阳市小河公安局邮编:550009;
恶警:
邓亮,男,40多岁,原小河公安局科长,现调离;
周劲松,男,30多岁,
副科长:王某某,男,20多岁;
尤某某,男,20多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