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明慧网2006年7月30日】我从小就胆小怕事,在学校时做什么都谨小慎微,生怕惹是生非。在大学里又学的是政治专业,有点谈政治色变,生怕说错话、做错事被扣帽子,对恶党心有余悸:今天用你是朋友,明天甚至今晚不用你时又是敌人。但在恶党文化的毒害下,又总是对恶党抱有一线希望,认为恶党明天会良心发现,会变好。

修炼后,感到怕心是我最大的障碍,又是最难去的一颗心。94年12月,我正上大学二年级,鼓足勇气向系书记请假,要去参加师父的广州讲法班。系书记一听,先给了我当头一棒:“你这是参加封建迷信,你还是学政治的,回头组织学生就这个事讨论。”我没动,只有一个想法:你今天就是开除我,我也要去。后来,他看我坚定的要去,只好批了假条。过后想想,有点后怕:虽然我没有经历过文革,但我知道政治帽子的可怕,特别“六四”风波让人心有余悸。

大学毕业后,我总也突破不了怕被扣上“封建迷信”的帽子,总局限于自己的小圈子中洪扬法。99年4.25之后的一天晚上,一个同事对我说:“你们的人都到中南海了,去了好多人。”我听了这事,首先的一念:这不是搞政治吗?我马上否定:“这不可能,谣传。”看了师父的经文《位置》后,才明白自己没有跳出人的观念、人的理,被人心束缚着,还为自己走不出来找借口。99年7.20江氏集团利用恶党开始迫害大法时,我悟到应该上天安门证实法,但因为怕万一失去工作怎么办?想去又不敢去,一直矛盾着。

2001年,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后,我一点也不相信这个事,因为年前领导已经通知我,叫我哪儿也别去,说公安内部说有人到天安门广场去自焚。当晚我一看到这个电视,首先就想到这个通知:不是他们安排好的,为什么不阻止,这不是见死不救吗?是恶党的阴谋。

为了怕掉队,怕圆满不了,我和一同修商量散发传单,当时有点不顾一切,认为快要结束了,不做就圆满不了,并不是发自于救人如救火的心在做事,很快被绑架了。因为怕心,写了保证出来了。从此又是一块石头又压在了心上:我背叛了大法,师父不会要我了。但又觉的大法好,离不开大法。

到了2003年,单位组织电脑培训,我学会了一些电脑的基本知识,很快登陆了明慧网,下载资料,因为基点没摆对,忙于做事,忽视学法,带着怕心,实际上是有求于怕,每天提心吊胆,怕被绑架,实际上是在求绑架,没多久,真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

2005年,我从劳教所回来后,还是在怕中度过,走路总觉的有人跟踪;在屋里学法,担心警察闯入;向人讲真相怕被举报,在怕心中过的很不是滋味,学法又不能静心去学,达不到学法的要求。

2005年7月,认识外地一女同修,同修在法上的交流,让我一下子看到了自己的不足:虽然是老学员,法学的一点也不好,真该在学法上下一番功夫。此后,我认真学法,把99年7.20以来师父的新经文通读一遍,我感到一种脱胎换骨的变化,在法理上一下子清晰许多,这么多年走弯路的根本原因是自己没有学好法,没有在法上修,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又仔细的把《九评共产党》认真的读了一遍,才找到自己最根本的怕是怕恶党,是变异的怕,旧势力利用共产邪灵在操控,利用和放大着自己的怕心,让我不能静心,学不好法,从而不断的走弯路,目地是毁掉我。

现在我虽然还有怕心,但我知道这不是我,我重视学法,不断的排斥它,随着我的越来越理智,怕心也越来越弱。今年,我建了个家庭资料点,因为摆正了基点,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所以成熟的也非常快,特别是怕心在做资料的过程中,被彻底去掉了。

没有了怕心,回头看看走过来的路,才明白修大法之福:如果不学大法,没有我的今天;如果不是用心学法,我会毁到怕心中,怕心真的是人神之分的见证。

以师父的法与同修共勉:“其实那些走不出来的,无论是这样的借口还是那样的借口,都是在掩盖怕心。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