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圆容好了家庭关系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七月四日】“常人这个理,一般的大觉者是不轻易动的,越高的觉者越不破坏常人的理,一点不动。”(《转法轮》)师父让我们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去修炼。可是由于自己学法少,在实修中没有严格按照法的要求去做,遇到问题总是用人心去对待,在修炼过程中经常走极端,给大法带来了不好的影响。

那时觉得自己虽然不够精進,但是经过几年修炼也去掉了很多常人心,确实感到和常人思想、行为、境界、处事态度等方面有了相当大的差距,以至于感到家里常人说的话听着难受,做的事情可笑,他们执著的东西我觉得太没意思了。所以平时和弟弟妹妹接触很少,更少交谈。而且偶然见面张嘴就讲大法中的事。常人的事总是回避。这样一来,家里人抱怨说我们修炼修的没人情味了,见面就说你们的事,我们怎么样好象和你没有关系。弟弟妹妹在生活中的苦恼向我们诉说也不愿意听。以至于我们越想让他们明白真相,越想让他们感到大法的美好,他们就越抵触。我还觉得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我是为你们好啊,你们怎么就那么固执,真是迷的太深了,有时甚至产生怨气。

我和姐姐、妈妈都修炼,姐姐被非法关押两次,都是很快闯了出来。我2002年被非法劳教三年。在被迫害期间,我的家庭,一个经济宽裕、很多人都羡慕的家庭被迫离婚。父亲因我的非法关押及家庭破碎承受巨大打击,身染重病,出现脑血栓症状,生活很难自理。在2000年11月份准备二次進京时妈妈也想去,弟弟知道后用匕首威胁不让妈妈去。我说:“咱妈是自己愿意去,我们做的是正事,你凭什么管我们?”当时完全混同于常人,谁也不服谁。后来弟弟烧毁了妈妈的几本大法书,造了很大业。

弟弟是司机,但是找工作时不是这个不想干,就是那个不合适,两年没工作,全家三口人以食杂店收入为生,造成了经济危机。由于食杂店很难脱身,父亲身体不好,干着急帮不上忙。弟弟从来不愿意帮妈妈卖货,有时功友来弟弟马上沉下脸,很凶的,很少和功友交谈。我法理悟的慢,以至于身体出现了不适的状态。一人炼功应该是全家受益,这一段时间我很着急,为什么我家三个修炼人,弟弟会这样干扰?

通过学法向内找终于明白了,是我们自己没有按照法的要求去做,看到弟弟不争气的样子就生气,总是用人的理去衡量,总是看他不好的那一面,这不就是旧宇宙生命的表现吗?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同时我也看到了自己有很强的争斗心、怨心。这不正是通过弟弟的表现让我看自己的心吗?“在你的场范围之内的人可能无意中你就给他调了身体,因为这种场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转法轮》120页)。

由于几年的迫害,使我的经济状况比较紧张,每个月三、四百元的工资用来租房和生活非常紧张。但这天,我还是买了一些水果,蔬菜回到了父母家,一来看望生病的父亲,同时也想换个方式再向弟弟讲真相。那天晚上吃饭时,我对弟弟说:“以前自己脾气很不好,争斗心太强了,没有站在你的角度去理解你。其实你不发脾气的时候也很善良,只是这场迫害让家里人都跟着承受。”我还肯定了弟弟做的好的几件事,为人豪爽,不计较别人的过失,同时我又检讨了自己的不足。弟弟很感动,而且很懊恼、悔恨自己过去的所为,并且说:“我经常对咱妈咱爸发脾气,怎么就控制不住呢!”通过这一次交流,我和弟弟拉近了距离。以后每次回家我都要买上一些水果或肉食。这样,我和弟弟的间隔渐渐消除。一天回到妈妈家的第二天早上,我忽然发现今天是弟弟的生日,我身上只剩下了十元钱,我马上到菜市场买了他爱吃的菜,对他说:“小力,今天是你的生日,天气真好,我买了你爱吃的菜,可是我得上班去了,没时间陪你,就先走了。”弟弟望着我说:“二姐,你走啊?”声音低沉,我感受到他的心很酸楚,因为这可能是几个姐姐唯一记得他生日的一次。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学法和向内找的修炼过程,感到自己的争斗心在减少,善心在渐渐的增加。最近每次回妈妈家时总是选择一些真相资料给弟弟,弟弟说一定看。我感到他的态度逐渐变得祥和多了,我很随意的讲起大法真相及大法的法理,他也能渐渐的接受了。一天我写了一份“觉醒声明”让他看,他看完后,我又告诉他毁坏大法书的严重性和写觉醒声明的必要,最后他在觉醒声明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一天晚上我刚到妈妈家那不久,弟弟就慌慌张张的跑过来说:“二姐,还有没有护身符了?”我说:“干什么?”弟弟说:“我朋友最近两次大白天看到了一个没有头,只有身子的鬼。没过几天我朋友跟人家没有理智的干起仗来,把人家眼眉处用刀划了一个大口子,现在不敢回家了,在我这躲着呢,你快给他一个护身符吧。”我带了一个护身符见到弟弟的朋友,先讲了真相,劝三退,然后给他带上护身符。告诉他多念法轮大法好,烂鬼决不敢靠近你。弟弟的朋友连连答应着。再次到父母家时,我问弟弟他的朋友咋样了,弟弟说:“他一直带着护身符,也念大法好。他惹了那么大一个麻烦,最后只给了人家一百五十元钱就平了这件事。”我为一个生命关键时能认同大法,并从中受益而高兴。

最近姐姐悟到弟弟长期上不了班都是邪恶利用我们没有修去的执著心,包括妈妈对弟弟的埋怨的心为借口从而在经济方面、家庭关系方面干扰妈妈做三件事,也就是针对师父的正法来的,利用众生(弟弟)因干扰正法再毁掉众生。我和姐姐一同发正念,让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全部解体,叫它们的阴谋破产。一周后,弟弟找到了一份开车送冷饮的工作,每月八百元。父母家里的环境发生了改变。

从今年四月开始,由于住所和工作比较稳定,能够达到静心学法、背法,悟到更要做到。每周到父母家给父亲洗一次头,洗脚、胳膊,而且每周都把他们的衣服拿回来洗。前些天我正在班上,接近下班时,有人说今天是“母亲节”,下班后,我买了水果,送到了父母家。尽管母亲也是修炼人不注重这些,可是家里有常人也是要圆容的。这几年自己修炼了,而且有许多证实法的事要做,从心里觉得其它什么都不重要了,一般的节日从不重视,更不会去做什么。这些自己看来是小事,可是常人却不能理解。妈妈说:“你妹妹上午就想来,正巧家里有事离不开,急得够呛,下午还打来了电话呢。”我马上给妹妹打电话说:“你不要着急,我到咱妈家了,东西都买了,我来也代表你,你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吧。”

妹妹的家庭虽然经济宽裕但生活并不幸福。妹妹心地善良,可是她丈夫却心胸狭窄,年幼时精神上受过刺激,总是疑神疑鬼,所以十几年来精神上压抑很大,曾经因家庭矛盾出现病状,而且我在这几年的被迫害中都是妹妹找人疏通、看望,还得照顾父母家庭,担子很重,我现在才觉得妹妹好苦、好孤单。

不管我们曾经受到什么迫害,可是我们修的是宇宙大法,我们有伟大的师尊,还有师尊为了我们的回归所付出的伟大的一切,我们的前程是光明的。可是他们却在人世间的酸甜苦辣中挣扎,只能享受人生过程中得与失的那点感受而已。悟到法理后,我就常常和妹妹交流。妹妹向我诉说生活中的一切,我静静的听着,没有了以前那种不愿意听,听着难受的感觉了,而且能更加体谅她的苦衷,并用大法的法理给她解释所有这一切都是因缘促成的,善缘,恶缘皆是过去世造成的,都是业力轮报;告诉她学会宽容和看得开。我看到妹妹好象觉得找到了从前的姐姐,心情有很大的变化。常人苦啊!他们需要关心和安慰。

以前给妹妹讲“三退”时,她总是不愿意接受,最后才勉强同意了,但有时在妹妹面前给别人讲“三退”时,她并不配合我,相反还非常反感。现在变化很大,我同妹妹一同去亲属家探望重病人,我劝病人“三退”,妹妹在旁边说:“退了吧,你赶快同意了吧。”话不多,可是我的心里感到非常欣慰。

修炼以后,觉得很多事情看淡了,与常人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了,亲朋好友接触渐少,似乎还产生了一种隔阂。是啊,常人怎么能理解修炼的内涵呢?难道我们还想让常人来理解我们吗?其实这恰恰反映出了自己学法不深,对法理解不透。虽然常人社会不好,可常人社会是大法在宇宙中开创的最低层次,是大法从上到下贯穿下来的一个必须有的层次,我们做好这一切,也是在圆容法在这一层次的标准。虽然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常人周旋,可是适当的接近他们,听听他们的心声,在交谈中启迪人的善念,引导他们自己去归正做人的行为规范,这不就是我们应该走的路吗!我们修的是无私无我,只有用大法来修正自己才能善待众生,并用我们的实际行动更好的证实法,救度众生。

层次有限,希望我的教训能对有同样问题的同修有所启发和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