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讲真相的方式和经历


【明慧网2006年7月5日】邪党经常以保什么节日或开什么大会的安全为由,大肆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这是自99年“7•20”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来邪党惯用的伎俩。前一阵子,上海邪恶势力就借“上海国际峰会”,肆意抓捕了几十位大法弟子。

从《明慧网》上我们也看到一些同修是在超市发传单、讲真相时被恶人告发而被邪恶抓捕的。对此,我心情很沉重。在此,我想谈谈自己发传单、讲真相的经历,共同探讨安全有效的洪传大法,讲清真相,促“三退”的好方法。

做证实大法的事时关键正念要强。2004年夏天一个晚上,我与老伴带着真相传单(用一种带封口塑料袋包着)顺市场上市郊一路发放传单。出发前,我俩发一遍正念,然后作分工:老伴帮我查看四周情况,我挨家发放;若发现情况,老伴发信号,我就暂停,等情况消失后再继续发。这样相互配合我们可以顺利发完传单。

这天,由于自己性子急,嫌走路太慢,就对老伴说了声“先走了”,骑自行车去发传单。当我向一市场露天摊位刚伸手放传单时,突然发现有人蹲在摊位夹板中看着我,我心略一惊,心想这人真怪,不纳凉呆在那干嘛?难道是蹲坑恶人?我抽回手离开一段距离后,在其视线以外继续发我的传单。到了一家塑料厂大门前,我见门卫在屋里看电视,就准备往大门边一排自行车的车筐里放传单,突然又想等返回来再放吧。手在空中一划之际,我扭头发现在五米开外的暗处蹲着两个人,正盯着我的举动。我若无其事的又骑上车向郊区去了。到郊区,我又挨家发传单,突然,我的小灵通响了,原来是我的女儿给我来电话。我下车与女儿通话时,一个人从后面冒了出来。心想,刚刚没见有路人呀!那人见我镇定自若的在讲话,就慢慢从我身边走过去了。待我骑车回返时,那两处蹲坑的人都不在了。我马上和徒步的老伴分析情况:是否恶人发现了我们发传单的习惯路线想守株待兔?下次应该改另外方式方法发了。今天有性急之漏,差点被恶人钻空子;正念让我机智应对,也是师父的法身在关键时刻用各种方法提醒了我,才使我避免危险。

我第一次发真相资料是在2000年初夏。有个同修告诉我,有人怕心重,想将同修从远道送来的一包真相资料烧掉或扔到垃圾箱保命。我听后说:这是同修们冒着被抓、被判刑的危险制作出并送来的真相资料,这也是大伙从牙缝里省出的钱印刷刻录的资料,哪能想毁就毁了呢!?然后,我将其中六张光碟放進衣袋,沿着回家的路将光碟放在朋友家窗台上,放在老干部活动场所的水泥凳上,放在IC卡电话亭里,放在住宅楼下的自行车车筐里。第一次发放真相资料,让我又紧张又兴奋。只后我利用下班到同修家玩的机会,分次分批的将一包数百份资料安全发了出去。

我讲真相很注重方式方法。因知底细,对亲朋好友讲真相常常是单刀直入的讲。我将从各处网站上看到的故事、消息背下来向他们讲,一般效果较好。对不认识的人,我基本上采取一对一的讲,利用自己懂一点中医药的专长,抓住人们求生求平安心理讲真相。例如我说:“你肩痛的厉害吧?”“你咋知道?真神了!我花了几千元,吃药按摩都不见好。咋整呀?”“有一种既不花钱,又好使,还保你平安的方法。某人得绝症,用用就好了;某人得……。”对方急不可耐了,我掏出护身符与讲真相传单给他,对方十分感激。

今年年初三,我从北方到上海去朋友家贺年,就用这方法向朋友的邻居、四川打工者单独讲真相。他们听后,领来一家亲友十几人听我讲真相。其中一位讲:“我们四川老家有亲友也炼法轮功,但她不会讲这些,再加上我们害怕有人举报,也就不闻不问。所以我们对法轮功不了解,还对法轮功有误会。听你讲这么多故事,原来法轮功那么好呀!”于是,我就把护身符与退党传单给了这一家亲友。他们象接压岁钱那么高兴。其中一位讲:“我打电话告诉小儿子……哦,不可以,有恶人会监听,对!我马上回四川老家,让我小儿子也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2004年春末,那时我女儿早已大学毕业并上班两年了,我手头一宽松,马上买了台电脑,学习《明慧网》上同修们发表的发传单、讲真相方法和破封锁安全上网的经验及教训,从中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洪传大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我先试着将自己的雅虎电邮网址打在动态网的“电子邮件订阅”订阅破网IP方法,过几天海外大法弟子给我电邮箱发来了一套破封锁上网方法,心里十分高兴!随后,我将亲友的电邮网址打入订阅栏中;我女儿从单位搜集了不少同事和朋友的电邮网址,我都一一将这些电邮网址打入订阅栏中。电邮网址收集多了,我嫌订阅栏只能一个个订阅,太慢,心想:若能群发就好了。我在多日上网后发现了新大陆,原来《明慧网》上有“网页投稿”栏目,我马上将一堆电邮址汇总给咱们的网站,这样,可让海外的大法弟子用这些网址,向大陆网民发送讲真相、传大法、促三退的电邮了。后来,我又嫌女儿搜集的电邮网址太少了,就利用休班时间,上网搜集电邮网址、电话号码,传真号码、QQ号等等。这样,一天搜集并汇总给《明慧网》约百多条电邮网址,最多的一天汇总近一万条。

我还把这些经验带到上海市同修那儿。我认为,上海人生活条件优于其它城市,1300万人口约有100万台电脑,利用电邮网址传真相不需花什么钱,这可以节约许多资金与人力;上海大、中院校不下2000所,每个院校都有通讯录,而且网上历届校友录的人数更为可观。每校平均1000人的话,2000院校就有2百万个电邮网址。我对上海同修说,上海的大法弟子利用各种关系想办法把各院校“通讯录”的信息拿到,那这两百万网民也许就有希望了。

当然,面对面讲真相、发放真相资料、挂横幅等各种方式也是必不可少的,都能起到不同的作用。一位上海同修讲,有的同修生活很困难,但为省出钱来印讲真相传单,为了救度更多的世人,宁可就着腌萝卜干下饭吃,也要把钱从牙缝里省出来。同修们真的很了不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