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丑窜至泰安 当地大法弟子周庆贵被非法抓捕


【明慧网2006年7月5日】江××到哪里,那里的百姓就遭殃。今年五月初,江××花费民脂民膏去了泰山,泰安平民百姓周庆贵被恶警非法抓捕。

周庆贵,老家在世界闻名的泰山三官庙后,本人原为泰山饭店职工。2003年10月,因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非法抓捕,被关押在淄博王村劳教所两年。为此他还被工作单位开除。2005年回到家时,周庆贵身体虚弱,生活不能自理。后转至泰前煎杆峪村居住,并因坚修大法,健康得以恢复,获得新生。

2006年5月1日上午,周庆贵走在街上,又被610便衣恶警抓住,原因是那个迫害大法的江××要上泰山。恶警要抓捕周庆贵时被街坊看见,没让恶警带走他。下午2点来钟,我发现家里的屋顶上有人,就急忙出去锁上大门,跑到大街上喊人,我一边喊一边跑,恶警在后边嚷,你不能锁门,你喊什么!它们追上我,拽住我的胳膊把我拉倒在地,戴上手铐,从我裤兜里掏出钥匙,返回去把周庆贵反铐强行带走,还把我拉上车。

因当场有邻居说,“他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折腾人家!”恶警心虚就把我放下车。我刚到家不长时间,很多男女恶警又从我家屋顶非法跳墙進我家院子,又把我拽住强行从裤兜掏出钥匙搜家。4个恶警硬抬着我,把我偷偷放入停在我家后边的警车上,把我拉到了红门派出所。他们让我给周庆贵作证,说如作伪证,就把我驱逐出所在地。我说没有给人戴上手铐强迫人作证的。我被红门派出所拘留24小时;周庆贵被送到别的拘留所。

5月10号红门派出所通知泰前村委书记李海燕让家里人给周庆贵送衣服。我到村委会问周庆贵被关在什么地方,派出所的一个女恶警说,他已经判刑一年零三个月,现在淄博王村。以前关他的那个孙大队长接的他。她还说,判刑不是我们的事,是市里的事。因照顾你家困难,才判一年零三个月,要不就是三年。明天你到派出所拿判决书去。我说:他没有罪我不去。你们把他迫害得什么都没有了,我还给他拿判决书有什么用!

第二天我找书记李海燕给我出一个证明,证明我是给周庆贵送衣服。我说,要我在家被他们抓走了,咱村还能给我做个证;我出了门,不知道他们还会对我干出什么事来。她说你先回家准备衣服,我下午上班到村委商量一下再说。当天下午书记李海燕到我家说,村里派人明天早晨和派出所的人去给周庆贵送衣服,你就别去了。这样他们帮我把衣服带到村委,12号送去。14号村委和派出所让刘丰山送信说衣服和100元钱都送到了,就是没见周庆贵。你要去看他得再听信,劳教所最近搬家。

这段时间我到处求援,因周庆贵的身体是炼功才好的,劳教所的非人生活不知会把他的身体搞成啥样。好心的人们给他赞助了1500元钱让我带给他保养身体。6月6号我带了1500元钱,还有村委给的劳教所办公室的电话号码就去看他。到劳教所登记后,接待员给八大队打电话,告诉他们有人见周庆贵。结果光出来一个管教。他说他知道我也炼功,他问我对这功有什么想法?我说这功挺好的,学真、善、忍。周庆贵7个姐姐,就他一个男的。以前他全家和街坊都对他很娇,惯了一身毛病,学法轮功后学好了。管教说那不行,你不能见他。我说我这么远来一趟不易,你就让我看看他吧。他说不行,我又说你让我远处看看不说话行吧?他还说不行,你有什么话要对他说,我给你带给他就行了。我看实在没有办法了,就对他说,他那些姐姐们年岁大了,不能来,就让我给他拿来1500元钱。这钱是让他吃饭的。管教说用不了这么多钱,用不了再让他带回去。我就对管教说:这钱是让他吃好,喝好,别再和上一次一样,把身体弄成那个样子了。如果这次他身体再不行了,对他对你都不好。

这就是周庆贵再次被抓劳教的过程。江××去泰山,老百姓就不能出门了?出门就得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