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报之后 诚心改过获新生


【明慧网2006年7月5日】我在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遇到过这么一件事。有一个刑事犯人叫大山(化名),对佛教很信,但对大法的态度始终受共党谎言及邪说之影响,不是那么太好。有一天中午,我正在做针线活,听到他们几个人在那谈话,好象说了句“×教”,而且他们正在谈我。过后,我问大山:“你们刚才谈话,是不是谈大法不好的话?”他说:“没有啊。”我说:“我好象听到你说了句难听话,你可千万别对大法有坏的想法,电视台对我们都是诬陷。”他当时也没说什么。

第二天中午,大山突然找到我,指着鼻子大叫:“啊!你别诬陷我。我可没说你们坏话。”我说,那更好,没说更好啊。他暴跳如雷,大声喊:“你什么意思!你们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们师父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向他解释,他也不听,还骂起了大法。我说,有火你可以对我发,你不能骂大法,骂我们师父。他一听更生气了,骂得更难听了,而且指着师父名字骂。

又过一天,也是中午,大山突然躺在床上不会动了,连手指都不会动了,但能说话,也没有人理他。后来他要上厕所,也没人帮他,急得他直哀求大家,在恶党监狱那种人吃人的环境,谁帮谁呀!还是没人理他。于是我过去背他上厕所,他很尴尬,也很激动,连声道谢。我说:“你骂我们大法弟子不好,到关键时刻还得大法弟子救你。”他只顾道谢,好象装没听见我说的话。我把他放在便池上,他表示很不好意思。

回来后,我又给他讲真相,这次他认真听了。后来,家里给他送来了针药,可是一点也不管用,还是不能动。后来就停药了。干挺了一个多月,监狱也不管他。

有一天我和同修谈话间突然意识到,是不是他骂大法遭恶报了。于是我和同修就劝他说:“你是不是做什么错事了?”他苦笑说:“干什么坏事了,我也不知道啊。”我说:“你那天骂完大法,你就倒下了,你向我们师父道歉如何?”他说:“能好使吗?”同修说:“你试一试,要诚心点。”

第二天早晨刚起床,他就把我喊过去,高兴的对我说:“你看我能动了!”说着便伸手伸脚给我看。他说:“我昨晚上心里向李老师道歉。道完歉我就觉得渐渐好转,大法真灵啊。”

到中午开饭时,他自己就能坐起来了。他又把我叫过去说:“我要炼法轮功。”我说那好,你不怕呀。他骂道:“我什么都不怕,我怕他们那些混蛋玩意,愿咋地就咋地,现在就炼。你给我背法。”

于是,我给他背写了一本《洪吟》。他就天天拿着看。没几天他就自己能扶着墙上厕所了。他信心更足了。

有一天他又把我叫到床前说:“这书真奇怪,有一股香味!”我接过来一闻,是有一股很大的檀香味。他激动地对我说:“我一定好好炼,如果能出去,让我们家人也炼。”

在监狱里,象他这样瘫痪的人太多了,没钱没人,根本就不可能保外就医。监狱里有一个犯人姓张,拥资上亿。在监狱里象“大爷”一样,没有病,想保外,办了两年多才办成。可是要释放的时候,又有新说法,因为张某太有钱,谁都知道,如果只办他自己保外,会明显被看出问题。正巧这时大山被犯人用车推去接见,一下子就把大山挑选上了。就这样,大山没花一分钱,保外回家了。所有犯人连狱警都议论,大山太幸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