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树市恶警恶行


【明慧网2006年7月7日】1999年7.20开始恶党迫害法轮功,榆树警察分片到户查修炼法轮功的人。问“还炼不炼?”说“炼”就抓走,非法拘留、非法劳教。

2000年2、3月份先后非法抓捕大法弟子至榆树市拘留所1百多人,有的是因为炼功,有的是去北京证实大法的,只为说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就被非法绑架,遣返回榆树市拘留所,勒索每人至少1千元钱。我是其中一个。

炼功人在哪都坚持炼功,是理所当然的,宪法明文规定信仰自由,我们信仰“真、善、忍”大法,按要求修自己,对自己、对家庭、对社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可是拘留所警察就是不让炼功,每天起早看到我们炼功就叫来高勇、孙某某等几个警察手持小白龙(塑料管子)挨个打。因为我们一起都炼,他们几个累的气喘吁吁,这个被打倒了,那个起来又炼了。他们累的够呛,就又想出个毒招,集中打7号拘室的同修。强行扒去外衣、裤,从臀部到脚脖子一下挨一下打,打了一个多小时,肉都肿得老高,变成了紫黑色。这还不算,还逼迫几个同修在冰天雪地的2月凌晨穿内衣裤到外边冻她们,有的同修几分钟就昏倒了,有的双手冻漂白,之后脱了一层皮,要不是修炼人都不知是啥后果呢。

大法书是修大法人的性命,因一名同修的《转法轮》被管教搜走,我们集体绝食抗议,绝食到第四天,拘留所就又想出了个邪恶主意,让我们背一天雪。非法拘留十五天到两个月,多数学员被陆续放回家。有的被送去非法劳教。

2003年3月,我被非法绑架到榆树市公安局,审到半夜无所获,来一个恶警手拿竹棍,一句话没说进屋就打,从腿打到头,把竹棍打劈了,我的头被打破,鲜血直流,由于流血多,我处于昏迷状态,即使这样还是被两个警察抬上警车送至榆树市看守所。几天时间,先后抓去十几个同修。大伙绝食抗议,其中几个人被强行灌食。因我们不配合邪恶,副所长龚铁领一帮打手(警察和刑事犯)进女号挨个劈头盖脸一顿毒打。非法拘留20多天,强行把我们送进黑嘴子劳教所劳教一年。

2006年3月23日,我到农村讲真相,被大队书记孙龙风举报,榆树市闵家派出所三人把我拽上警车拉到派出所,审一上午,我只是给他们讲真相,让他们看资料。十一点把我送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张德青等人审我一下午,一直让我站着,下班前把我送去拘留,家人和亲属怕我被送去劳教,托人找国保大队,没想到说不通,后来亲属托人找到一位副局长,他给说句话起了作用,他一分钱没要,可是因为办此事请别人吃饭、烟、酒、车费、拘留费用等花5千元左右,往法治科交2千元钱,共经济损失7千元左右。

善恶到头终有报,这是天理,我希望这位局长对待其他炼功人也象对我这样,希望所有做错事的警察和世人都能归正自己的言行,别做恶事,支持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将来能有个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