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清除邪恶漫画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2006年7月8日】目前,另外空间破坏大法的邪恶生命已经清除的越来越少了,但在个别场所仍在垂死挣扎。近两月,在石家庄市个别生活小区内发现了诽谤、诬蔑大法的漫画,有印制的(派发下来的),也有自行制作的。有同修针对此事在明慧网上发了消息,经过努力,有的已经被彻底销毁了,有的还没有完全清理干净。

今年5月份,我居住的生活区里出现了邪恶的漫画,漫画贴在玻璃橱窗内,立在马路边。院里的同修和我一样,心里难过极了。但是,光是难受不解决问题,如何尽快清除掉才是当务之急。遗憾的是我行动迟缓,以种种借口拖延着,一定成度上默许了邪恶漫画的存在。过了大约一周时间,我搜集了生活小区内相关责任人的电话,发给明慧网,想让国外的同修打电话讲真相。几天后,明慧网上没有登出来。当时我意识到自己能做的事应当自己去做,不能依赖国外的同修。

晚上11点左右,我把含有“中共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焚尸灭迹”的真相传单贴在挂有漫画的橱窗外面。第二天过去一看,那传单仅撕掉一个角。因我用了一种AB胶,贴上去特别牢,撕不掉的。我想,如果有人看那个漫画,一定会看到这份传单。

过了几天,市里两位同修知道我们大院内有邪恶的漫画,晚上专程赶来找到我,让我带她们去现场,准备用改锥将橱窗四周的铝合金框卸掉,再将画摘走,她们在其它地方曾经这样做过。我那颗麻痹的心顿时被惊醒了,立刻找到了自己修炼上的差距。当时,我还闪出不纯的一念:这院里这么多同修都干什么去了?其实,维护大法、救度世人不同于常人做事,责怪院内的同修也是一种变相的依赖心。我和同修到现场一看,发现橱窗里已经更换了别的内容。

之后,我对维护大法、救度众生的意识增强了许多。上个月,得知一个居委会的门口有邪恶的漫画,我去一看,正碰上有一个人在那观看,说明这画一天不清除,世人就会受到毒害。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救度世人,清除这些东西是义不容辞的,我觉的在时间上也不能等待。我把这事给同修一讲,同修二话没说,当晚就行动了,那画清除的非常彻底。这次我没有亲自参加,心里总觉的不是滋味,感觉上好象是让同修往前冲,自己“躲”在了后面似的。我向内找,原来自己认为做这事“危险”,这一念是人心,也不正。

上周,在一个管理比较严密的小区内发现了两个用广告纸制作的邪恶漫画,放在玻璃橱窗里,后面有锁但都锈蚀了。该小区比较大,居民多,漫画毒害着那么多世人。前半夜,外面乘凉的人较多,不便动作。我们三个人准备了改锥、笔纸刀等工具,提前潜伏在小区内,决定在后半夜行动。玻璃橱窗后面是木板,一撬就掉下来了,声音在夜间显的格外响。突然一个人出现在我们面前,可能是夜间巡逻人员,手持着手电不停的从玻璃橱窗前照来照去。两同修只好撤离现场,我在一边放哨观察的比较清楚,只见两同修从容不迫的缓缓朝左侧的楼群走去,我也赶紧朝另一个方向走开。当时大院内寂静极了,到一个楼前,我静下心来发正念,加持同修脱险,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我们才碰上面。这次清理的不太彻底,只去掉一个橱窗,另一个没有去掉。没有清除干净是有原因的,除了我们自身的状态之外,与向小区内讲真相的工作做的不够等因素有关。

通过这件事,我有太多的体会,找到了自己修炼中的差距,为众生负责的意识加强了,对师父讲的法理解的更深了。我们每个人的感受或许是不一样的,但都在提高当中。希望同修积极行动起来,发现了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邪恶的标语或漫画,除了发正念之外,一定要设法尽快的清除掉,这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

对于一些封闭的生活区,小区内的同修做起来比较方便些,自己感觉确有困难,找附近的同修想想办法,总是可以解决的。另外,发正念是必要的,但不能只发正念,不动手。邪恶的宣传品也不可能长期挂在那里,到时也会更换的,我们不能被动的等其被更换,因为它时刻毒害着众生。有个同修讲,他发了半年的正念终于清理了一块标语牌,我佩服这位同修的毅力,也可能是他的正念起了作用,但半年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