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我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6年8月1日】前几天我看《明慧周刊》有篇文章写到,(不是原话,大概意思):大法弟子都要写出自己的修炼体会,有条件的向明慧网投稿,共同支持明慧网越办越好。我就想,要写,在写的过程中去掉自己的显示心、欢喜心、担心不被发表的心等等很多执著心。下面我就把自己的修炼过程简要写下来,不足之处还请同修指正。

我得法的过程很简单,记得1995年5月的一天,我下班回家看到缝纫机上放着一本书就拿起来看,是《转法轮》。因为我的爱好就是看书。当我看到师父照片时第一个感觉就是:慈善祥和。只看了几行“论语”,我就决定要看这本书。从此这本书就象磁铁一样紧紧的吸引着我的心,当时我一连看了三遍。以前我看书有个习惯,把好的话摘下来,可是《转法轮》我认为哪句话都是至理名言,都好。于是就想抄书,《转法轮》我抄了三遍,《精進要旨》抄了三遍,《洪吟》抄了两遍,师父98年讲法后出的5本书各抄了一遍,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道路,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很多人生解不开的问题,比如:面对浮华世间,即使自己受到伤害也学不会那种“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阴谋诡计”等等所谓自我保护的手段,也看过古人写的“明哲保身”、“智谋”之类的书籍,可一到现实中就会发现自己是那样单纯,缺乏心计。很多和我一起工作过的同事都说我:“你没啥心眼。”我总感觉在我的内心深处好象有一种约束,阻止我与这个世界同流合污。每当我受到伤害也想学着别人的办法制裁对方时,怎么也想不出好的办法来。如果硬做,就会受到周围人的指责,那时我的心里比受到别人伤害时还难受。我不想让自己在别人面前成为很不好的人,就再也不想学制裁人的那些手段了。我也习惯了我的这种单纯和缺乏心计。学法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我是来得法的,我的生命生生世世都是师父给安排的,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怎么能让我去学那种伤害人的手段呢!

从此我每天利用业余时间学法、炼功,从不间断。我是最后一批国家包分配的大学毕业生,我的工作对我来说很容易,这样我在不耽误工作的同时在班上也学法、抄书,向同事介绍大法,这样一直到99年7月20日,中共恶党开始了铺天盖地的疯狂镇压。

从那时起,各地辅导站负责人被非法抓捕,大法书籍被焚毁,那种邪恶程度令人不可思议。在后来的日子里,从中央到地方各级电视台没有别的内容,都是江氏邪恶集团操控国家宣传机器轮番播放诬蔑、诽谤、攻击大法和师父的欺世谎言,大有天塌之势。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动,我认为电视上说的都是站不住脚的,我学大法是任何力量也改变不了的。同时对这个政府很失望,怎么能抓那些要求自己做好人的人呢?到了2001年,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播出了“自焚事件”,栽赃陷害大法,说是大法学员自焚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炼功人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杀生。那些人绝不是炼法轮功的,这是中共为了打压法轮功搞出来的人间悲剧,那些人都是为了政治的需要而被利用的。我在心里对着天空说:我要利用我学的常人知识证实大法,请师父给我智慧,让我写出法轮功的真相。一天晚上,我一会就写出了几篇证实大法的文章,告诉人们学法轮功的都是好人,镇压法轮功是不对的,自焚事件是假的,是中共为了打压法轮功导演的戏。过了几天我把自己写的证实大法的文章和明慧真相资料发放到各处,希望看到的人能够对法轮功有个正确的认识,别被电视虚假宣传所蒙蔽。后来由于不明真相的人把资料送到派出所,我被非法关押了。其实这只是表面一层的表现,真正的原因是我当时用人心来看待这一切,没能从法上看问题,正念不足,无形中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认为被抓也是修炼的一部份。当时我想:被抓了,那就到里边看看那些同修都怎么样了。就这一念我被非法判劳教两年。而我当时被他们拿到的所谓证据也不过是那几篇我写的文章和几张明慧资料而已,就是由于自己当时的念不正同时还掺杂着怕心才造成了被抓的结果。

刚到劳教所时也面对对我的“转化”。由于自己心里有执著,有怕心,被人心带动,接受了邪悟,写了所谓的“三书”,还给自己找了很多借口,其实那都是邪悟的借口,信师信法不坚定,关键时候让那些怕心、人的执著起了主导作用,主意识不清,没按师父要求的去做,这是我修炼的很大污点。慈悲的师父没有扔下我,在不长的时间里,我就发现这种“转化”是不对的,那些警察要的是这种“转化”,作为她们的成绩,获得奖金和升职的资本,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说打就打说骂就骂,恶毒诽谤大法和师父。我就反思自己:如果听了她们的话被她们“转化”了,就等于把自己混同于和他们一样了,那是我决不能接受的。因为我学法轮功就是要首先做一个好人,怎么能和她们这些反对大法满脑子名利情私欲满身的人为伍呢?!我开始否定这种“转化”,当时虽然没有公开声明“三书”作废,因为还是有执著、有怕心,但我已经不配合她们的任何要求了,从心里抵制,当时认为“转化”不对的还有很多学员,我们有机会就切磋,在法上认识法,谁做的不对就给指出来,互相促進,渐渐的形成了很正的场。在后来的日子里,每当我心在法上,面对恶警的无理刁难和对我人格的侮辱,我都会心里很坦然,师父讲的法就会在脑中返出来,遇到问题也知道怎么去做,清醒理智,心态很正。

恶警抓不到任何借口,她们也认为我的表现很好。其实是自己的心顺应宇宙特性“真、善、忍”了,谁看了都会说好。可是如果哪天我人心很重的话,就会是人的争斗状态,看到恶警的表现就从心底憎恨,每当这样的时候,就不会想到师父的讲法了。其实此时是自己的心和宇宙特性“真、善、忍”拧劲了,和谁都别扭。即使这样我也能时时感受到师父在保护我帮助我过关。在劳教所期间,我面对了一个很大的问题,以前我是不能接受别人当面指责我的,因为我很要强,上学的时候在学习方面我几乎没挨过老师和家长的批评;参加工作了我也没受到过领导的指责。为了保持住这一点我就极力的做到各方面都达到要求,如果有什么差错就会心里不痛快。我也想摆脱这种状态,可是很难。这是我很大的一个根本执著心,每天带着这种执著心是很累的。学大法后让我一下子放下了很多,内心感到真轻松了,但是这种不能被别人说的毛病还没有改变。在劳教所里可不能再逃避这个问题了,也逃避不了了,动不动就让你在众人面前挨顿训斥,要不就是那些充当“监护”的犯人对你的大声呵斥,刚开始的时候真让我内心受不了,也和她们争辩过,和警察顶过,和“监护”吵过,虽然我是和她们讲道理,但语气是带着气恨的,根本没有善,更没有忍。我知道自己在这方面的不足,就告诉自己一定要把这颗心修掉,做到坦然面对一切。

我在心里默念师父的讲法,慢慢的有了一点好转,面对别人的有意无意指责时心里不那么难受了,同时善待身边的每个人,告诉她们大法的美好,那些“监护”真的被我们的诚意打动了,有的掉泪了,说:“你们炼法轮功的真好。”还有的说自己出去后也炼法轮功,有的在里边就学法,背《洪吟》,还给法轮功学员放哨,警察一来就通知。她们真的被感化了,不再对我们横眉立目、大声呵斥了。同时她们的思想也得到了净化,不再出口就是脏话了。这就是我们心在法上修的结果,这些人都知道了法轮功好。在劳教所里的每一天我都渴望着师父的讲法和新经文,每次送来各地被抓進来的学员我就会找机会问她们师父最近的讲法,只要有我就想办法写下来,然后很快背会,再告诉其他学员。一次我听说某某某知道师父的新经文“法正人间预”,我就去找她让她背给我听,我很快就背下来了。还有个学员因身体的原因回家一段时间,回来后带来了新经文“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她是背下来的,就背给我听,我先写下来,然后就背会了。后来又背会了师父在2001年底和2002年初写的几首诗:“大舞台”、“戏一台”、“淘”、“劫”、“预”、“扫除”,还学了“佛罗里达讲法”。还背会了多篇《精進要旨》中的经文。因为自己的心调整过来了,有一天我突然觉的我不该在这里了,我要出去,才能学到更多师父讲法,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我就对警察说:“我要出去了。”她们说“你是要走了,不过在农历新年之前。”我说“不是农历新年之前,是元旦之前。”结果我真的在那一年的元旦之前回家了,提前了8个月。这一次让我又体会到了师父无时不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只要我们的心时时在法上就会出现奇迹。回家后我很快就让同修在明慧网上声明所写的“转化”保证之类的“三书”作废,并且很快就上班了。表面上是单位领导的决定,实际是师父的慈悲安排。

再后来的一切也都是师父的有序安排,不但能够很顺利的得到师父的最新讲法,还能够直接看到明慧网,看到外国的大法弟子此时的助师正法经历和过程,更加促進了我精進的意志。尤其是在看了师父的《洛杉矶市讲法》后,我对自己要坦然接受别人批评这一点个更加严格要求了,不断去掉执著心,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学好法,炼好功,讲清真相,清除邪恶,肃清恶党毒素,劝人三退,首先劝亲人三退,只要心在法上亲人也都能接受,并同意三退,如果急于求成,效果就不会好。只要时时处处以法为师,遇到问题就能够稳下心来,用法来衡量很快就会找到解决办法,不再象过去那样心急如焚了。只有“修的执著无一漏”,才能“圆满随师把家还”。在此我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对我的救度之恩,我一定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期望!

以上只是我的一点修炼体会,很不成熟,不足之处,恳请国内外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