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求安逸的心


【明慧网2006年6月25日】第一次、第二次书面心得交流会没有参加深感惭愧,深知自己修的不好。我1996年就得法了,由于不精進,带学不学的,1999年7.20的时候怕心又重,只是呆在家里炼炼动作。转眼过了大半年。

2000年夏的一天,遇到一位同修,同修问我,“还看书吗?”回答:“不怎么看了。”同修又说:“拿出来看吧!多好啊!”回家后就拿出《转法轮》看起来,从那时起我就和同修们经常在一起学法。师尊的慈悲召唤,同修的帮助,我又回到了大法中,在大法中修炼,感到无比的幸福。

每当我做的不好的时候、不精進的时候,都有同修阿姨或者其他的同修来找我。有一次,有个同修来找我时,当时我心里特别不高兴。碍于面子,就让同修進来了。可是同修给我送来的是《明慧周刊》和师尊的新经文啊!同修走后我看了师尊的新经文,从内心感谢这位同修。

还有一次,我上班很长时间不在家,回来后都一个月了,也没有主动找同修学法炼功,自己在家又不怎么精進。有一天,全家人想出去溜达,一出门就碰到了一位同修阿姨。阿姨告诉我她们在一起学法,你来吧!我很感动,第二天我就去了学法小组学法。通过学法交流,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和差距。

学法小组的同修中有几位年岁大的阿姨,有两个年轻一点的上班的同修。当他们上班的时候,就没有人给阿姨们读法,我就承担了这个任务。后来又联系了几个同修,有阿姨,也有姐姐,在一起学法、交流提高的很快。这是师尊给我们留下的学习提高的形式。希望同修们都到学法小组来,这里很纯净,是师尊给我们指明的修炼的路。

我没有象许多同修那样做了很多轰轰烈烈的大事,我们这的小册子也不多,有时候我就自己用手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做成不干胶,自己或者领孩子一起去贴。

苏家屯事件曝光后,我们学习小组的同修都哭了,过后都认为是动了人的情,没有在法上看问题。我们是应该先找自己,自己做好了吗?我回去后就用手写出来劳教所、监狱、医院合谋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事,告诉人们中共恶党丧尽天良的法西斯暴行已经曝光海外媒体,天灭中共在即,退出中共恶党保平安。

近一段时间自己真的做的不好,求安逸心又来了。发正念心不静,杂乱的思想太多,特别是晚上12点发正念起不来,有时候醒了也不愿看点。有时11点多醒了,看不到点,再眯一会吧,结果就睡过点了。感到这种状态不对,很久也没有改变。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了,我还是这个状态,怎能形成一个整体呢?邪魔、烂鬼想拖住象我这个状态的学员,不让我们跟随师尊回家,我们不能承认它呀!国外的同修做的多好啊!他们做很多项目,还参加各种正法的活动,还要学法炼功,听说每天只睡一、二个小时的觉,相比之下我做了什么?……

现在我也能突破网络封锁看明慧网的内容了。在突破网络封锁的过程中,也是自己提高心性的过程:

头一次上明慧网怕心很重,担心被邪恶破坏,匆匆忙忙,心态很不稳。打开后看了几个内容,就马上下班关上。没想到再过几天再上网就上不了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同修又给我拷了一个上网软件,我又开始上明慧网,看了一些内容后又匆忙关上,第二天又被破坏,路由器也不好使了。爱人回来后一看电脑上网不好使了,非常生气。

这时我才开始发正念,清除爱人背后的邪恶干扰。但我还没有悟到是自己错了,没有站在法上看问题。后来想到应当向内找自己,找到了自己还是有怕心,做事情浮躁,稳不下心来。

找到了自己执著的地方了,去掉它,再上网的时候,还发正念清除干扰网络系统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请师尊加持我的正念,果然上网很顺利,下载了明慧周刊、每日明慧。信师信法就能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