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盘锦地区的绑架迫害与同修切磋

【明慧网2006年8月11日】7月22日邪恶绑架双台子区13名大法弟子的恶性事件。其实这样的事件在2005年也同样发生过,甚至每年都有发生,成了一种固定的规律。作为当地同修我们应该深刻的反思一下;为什么在正法走到最后,另外空间的邪恶被淘汰的越来越少,恶党邪灵也被急速的清理销毁之中的今天,邪恶在我地区还仍然这么疯狂,周期性在我地区发生着,而我们却如此无可奈何的对待着这一切。

师父在法中讲过:“人类的历史不是为了当人为最终目地的,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致2005年欧洲法会》)

我们整体应该找一找在法中的差距和不足,不给邪恶生存的空间。邪恶采取跟踪、盯梢等流氓手段進行大范围的迫害,而且持续时间这么长。去年邪恶绑架同修造成的恐怖气氛刚刚平息,有些同修刚要走出来救度众生,就又发生新一轮的抓捕,而且被绑架的同修在当地都是些能走出来做三件事的,造成的假相好象只要走出来就危险。给我们盘锦地区正法形势带来很大损失,严重影响当前的救度众生。

就当前情况,同修们曾多次交流,去年兴隆台发生的同修被绑架,其中一名同修曾和我们经常一起交流,被绑架的前一天她还和我们通了电话,感到她有些问题,但我们没有及时发正念铲除,无意滋养了邪恶,给同修空间场加了些不好的物质,没有及时否定旧势力。由于我在外地工作,只能用电话、发信息联系,我曾想让她到我处来学法交流,把执著的心结打开,但最终没有促成这件事情。到今天成了深深的遗憾。

在今天的严峻形势下,写出此文供同修参考,让我们整体从教训中成熟起来。通过和当地同修接触我发现一个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在做三件事的过程中人的观念多,主要体现:

一、整体没形成集体学法的环境,不能做到互相圆容补充。有同修认为互相频繁走动不安全,在家一个人学法一样,这种认识是不符合法的。我们身在常人社会中,与大法弟子的接触只能带来好处,清洗自己、互相促進、共同提高。1999年7.20之前,中国大陆到处都是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那时大家在一起都比学比修,事事对照,而且集体学法是师父给我们唯一留的形式。7.20之后,邪恶怕我们在一起,把我们分割开,并针对此制定了什么到一起就是聚会等等。在这一点上我们应该有个清醒的认识。其实相邻的几个市他们当地同修在几年前就建立了集体学法小组,成立之后环境逐渐变好又引导了很多常人得法。

二、互相之间发现问题没有及时指出,没有为对方负责任。没有认识到为别人负责也是为自己负责,为大法负责。我们是一个整体,每一个个体都是整体的一部份,个体反映出来的问题,哪怕一句话、一件事,如果不符合法,我们看到应该及时指出、纠正,不能让旧因素牵制、钻空子。这也是从每一个个体的空间净化。在对此事情的认识上有不同的看法应该说出来,争论中拿出更好的办法来,这也是共同提高的机会。往往同修怕说出来对方接受不了,用人维护人的观念滋养了变异的观念。这样的事体现在方方面面,有的体现在家庭还没突破;有的体现在男女关系的不检点。有的体现在对同修长期形成的观念排斥。

三、当有同修被抓时表现的麻木和无可奈何。在这个问题上直接反映出我们地区整体的修炼状态。

在去年也就是2005年盘锦兴隆台地区同修被抓捕后,当时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正好外地有同修来盘锦监狱营救正在里边绝食的一名大法弟子。不论他们的结果怎样,但他们到盘锦监狱里边却不下十次,而且他们当地同修配合默契,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有车的出车,能近距离发正念的就近距离发正念,不直接参与的同修不管多忙都挤时间把精力用在这件事上了,在这个问题上他们当地做的很有特点,有同修被抓進去,马上组织营救,把它当成向当地民众讲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的机会,同修很快就被营救出来,很少有被送到外地去的。其中参与的同修中有的顾不上自己的企业,而把营救同修的事放在首位,企业却丝毫没受影响。这里边体现出一个用心的问题,师父要的是什么,要的就是我们达到标准的心性。我们能做什么?什么也做不了,因为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只有我们符合了法的标准做正了,大法的威力才能展现出来,师父才能为我们作主。

在我们这发生的事中,到现在甚至盘锦市第三看守所有些警察的名字、家庭背景、社会关系都不知道,三所据说有几个大法弟子在那里被迫害死。发生这么大的事参与的警察哪能只有这几个人,双台子区都谁参与了也不知道,只是把几个派出所的警察上了网。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文章网上也没有几篇,甚至连具体针对某个恶人、恶警或看守所、国保、法院的揭露材料一篇都没有。

我们个人有多大的能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用心去做。现实中工作、家庭、社会好象时间很紧,脱不开身,在大法面前这一切是可变的,因为法是超常的。同修们我们决不能麻木的接受、纵容邪恶肆无忌惮的逞凶、行恶。邪恶不应该存在。我们应尽我们所有的能力去消灭它。

做三件事时用人的观念自我保护,忽视了在法中的正念正行,在这方面我们地区同修自我保护做的有些太过了。主要表现在电话怎么打、用什么语言,互相见面有时就象电影中特务接头的场面。同修有时提醒,搪塞的很严密,没修到那个境界,得按自己的标准做。(常人安全应该注意,但不要失去了正念)

我们是按照大法的要求标准从旧宇宙中脱胎出来,成就无私无我的正觉。我们在人中证实着大法,不是用人的手段方式保护自己不愿意同化大法的那部份,或者固守着人的观念不在法中突破。

最后与同修重温师父评语文章《去除魔性》。师父评语:“认识得非常好。在对于思想业力的反映上和邪恶势力给我们所制造的破坏,我们向人讲清真象,都是在采取主动清除魔而不是纵容和消极承受,但思想和行为一定要用善的。”

请盘锦同修一定多看几遍《去除魔性》的评语文章。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