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邪恶持续在吉林地区办洗脑班问题与吉林同修切磋


【明慧网2006年8月4日】我们吉林地区在2005年春由吉林市“610”船营区“610”在春光乳业办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转化了部份法轮功学员以后,又先后在永吉县、昌邑区、桦甸市、船营区、舒兰市等地持续办了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每一期洗脑班都有大部份,有的是全部被转化而邪悟,邪恶屡屡得手,肆虐横行。对我地区整体在讲清真相、做三退工作、救度世人的具体工作中造成了严重的干扰和损失。使我地区的修炼环境一直是处于被动状态,与当前的正法進程和我们大陆大法弟子所要达到的应有的标准存在着很大的差距与不足,在此就存在的一些问题和能促成洗脑班持续存在的一些因素与吉林地区的同修交流。

首先谈一下怕心的问题:

从99年7.20迫害大法弟子开始到现在,我们吉林地区遭受的迫害在大陆是比较严重的。迫害从来也没有停止过,迫害的手段和方式变的更加隐秘和阴毒。从今年上半年看邪恶是明目张胆、有恃无恐的继续干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为什么正法已到最后阶段,我们地区还有洗脑班的存在?还有大法弟子遭绑架、送劳教所迫害?还有同修被迫害失去了生命?这些迫害的发生与我们当地大法弟子的整体修炼状态有着直接的关系。师父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指出“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几年的正法修炼中我们整体中存在着最大的问题就是这“怕心”。这个怕心体现在我们所做的三件事中。就是这个怕使我们地区集体学法的环境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全面开展起来,虽然有少部份同修组织了学法小组,可是也都带着忐忑不安的心而为之,一有什么风吹草动或什么敏感日就自动的解散了。有的甚至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到学法点上参加集体学法了。更有的同修在家不敢看书、学法,在家不敢放大法的书和《明慧周刊》大法资料。这部份同修长时期学不上法,更看不到明慧文章。已被怕心干扰到严重的脱离了法。说是修炼只是挂名而已。

在我们讲清真相中,也有相当一部份同修是带着怕心和侥幸的心在做着这么神圣伟大的事,像完成任务一样。每一次发完真相就象卸掉一件包袱一样,我们带着这样的心能达到救度世人的目地吗?况且是在大陆被党文化和谎言毒害至深的道德水准急速下滑后的中国人。就是由于怕心,我们已经失去了无数次讲清真相的绝好机缘。以至到现在还有很大一部份同修不敢面对面去讲。如果我们再这样等下去,那么那些已处在极其危险境地的与我们有缘的人就将失去被救度的机会,而且这机会是师父在为我们承受一切痛苦后为众生开创的,也是在等待着我们走出人来,在证实大法的修炼中达到标准。

这个怕心也使我们地区在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这件事上做的远远不够,有多少同修遭受严重迫害到现在也没有把迫害的经过揭露出来。怕报复,怕再次被加重迫害,怕失去自认为是宽松修炼的环境。这个怕中有被邪党精神迫害后被奴化变异的思想心理所支配着,也有维护自我、为个人的旧势力安排的一些因素所起的作用。周而复始就形成了观念左右着我们在正法修炼中所做的一切。严重的干扰和障碍着我们已得了法和修好的那部份。甚至给我们造成了错觉和错误的认识,把我们做的最好的最正的事当成了错事,隐蔽着自己甚至是偷偷摸摸的做着大法的工作。家中有大法的书怕成为迫害的借口,怕举报不敢开口讲真相,揭露邪恶中怕报复而默不作声,甚至把邪恶强加给我们的迫害、给我们造成的无理伤害当成了消业和提高心性。怕心促使我们承认了邪恶的迫害,这种承受导致了滋养邪恶的因素,也促成了邪恶加重迫害的借口(我们没有达到标准),这也是邪恶在我地区持续办洗脑班的因素之一。

从去年到今年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地区在不同县市区办的洗脑班共有一百多人被洗脑而邪悟,有的竟是大家认为比较坚定的学员也被洗脑后邪悟了。这是有各种原因促成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信师信法不够,学法不深,学人不学法。在正法修炼的7年当中,每当出现一种新的形式的时候,就有一部份人站出来反对,也有一部份人徘徊观望,能站在法上坚定实修的说真话真是不多。多半是后来听师父的讲法解法、看明慧文章后明白了该怎么做。自从九评出世后就有很大一部份人由于受邪党文化教育的毒害和影响对政治很敏感,认为我们参与了政治,很长一段时间思想转不过弯来。有的就此放弃修炼。这种现象对我们之后做的三退工作以及揭露苏家屯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讲清真相都直接起到了很大的影响和负面作用。直接影响着我们地区的整体正法進程,也影响着众生的得度。也就是在这一阶段,这一过程中邪恶开始办洗脑班(7年来在迫害大法中几乎是一到关键时期就办洗脑班)。邪恶旧势力与共产邪灵看到了自己将被淘汰的可耻下场,但又不甘心失败,总是在关键时期加重迫害大法弟子,它们用酷刑、活摘器官、劳教、判刑等卑鄙流氓的手段,妄图摧毁大法徒修炼的意志,达不到自己目地时就采用了让那些背叛大法的恶徒用歪理邪说在洗脑班蒙骗大法弟子。致使那些学法不深的、正信不强的、怕心严重的、学人不学法的学员轻信了它们的毒言,被转化签保证后而邪悟。

那些被转化后邪悟者大部份是没有实修自己不学法或学法不深、常人心很重、根本的执著心没去掉。几年来一直是混在学员之中的,有的做了点正法的事就以为自己是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也有的同修在显示心理的作用下加以宣扬,致使部份学法不深的同修误认为是坚定的大法弟子,一旦这样的人被转化邪悟后就会带动一些人跟着邪悟。影响很大,破坏力也很严重。更为严重的是那些邪悟后完全已走到正法对立面的恶徒,在乱鬼邪灵的操控下给“610”的恶徒出主意抓谁用什么方法转化谁,谁是重点,当它们的阴谋得逞时,在“610”恶徒面前邀功请赏、摇头摆尾、丑态百出、自鸣得意。它们已完全成为与邪恶为伍的人中败类,被邪恶利用的工具。与它们接近的大法弟子几乎都成了它们首先迫害的对象,甚至连它们的亲人(大法弟子)都不放过,这些恶徒狂妄已极,在洗脑班上起到了严重的破坏作用。这也是吉林地区“610”持续办洗脑班的又一主要原因。邪恶利用这些邪悟的恶徒,达到了用任何体罚与酷刑迫害都无法达到的目地,瓦解我们这个正法修炼的整体,摧毁了修炼者的意志和信心,也就是邪党一直讲的“政治目地”。

我们要向内找到自己存在的问题,跟上正法進程,用正念正行彻底解体洗脑班的存在。加大力度劝掉队的同修赶上来。师父在《路》这篇经文中指出,“目前大法弟子正处在正法时期,旧势力的表现构成了对大法弟子最根本最严厉的考验,行与不行,是对大法与每个大法弟子能否对自己负责的实践,能不能在破除邪恶中走出来证实大法成了生与死的见证,成了能否圆满正法弟子的验证,也成了人与神的区别。”在我们的周围出现了这么多的邪悟者和被转化后放弃了修炼的同修,这与我们这个修炼整体和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关系,也与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啊!这是我们向内找的根本原因,这与我们的慈悲心容量和对大法对同修负责的心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那些被转化或邪悟者他们是我们这个整体中的一部份,是正法时期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他们出现的问题我们不能把它看成是个人问题,或者是与我无关,或者是没有经受住邪恶的考验。我们更不能把问题推出去或不闻不问,那样的话就等于帮了邪恶的忙,或是承认了邪恶的迫害是对的。我们要在关键时刻,在正法结束已迫在眉睫的情况下抓紧帮助那些没过好关难的同修。让他(她)们尽快醒悟过来,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和影响。尽一切能力不让他(她)们掉队成为邪恶迫害的牺牲品,这是我们修炼的一部份,也是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尽的责任。在我们的思想中要清除那些变异的思想观念和为私的思想因素。只有我们这个整体提高了那才是真正的提高。从我们的思想中清除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洗脑班)。我们决不承认这场对大法弟子强加的破坏性的迫害。更不允许有这么多的同修身陷不能自拔,成为邪恶旧势力的所谓考验中的不合格的大法弟子,无论怎么难,怎么不好做,我们必须要去帮助同修跟上来,当我们做的正的时候,同修就会改变的,只要我们用心去做,那些掉队的同修很快就会跟上来。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也存在着由于正法意识法理不清,在被迫害中不能从法理上根本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从而被加重迫害或持续遭受迫害,这也是洗脑班能够持续存在迫害当地大法弟子的主要原因之一。我们总是在迫害发生之后才认识到去如何发正念,如何营救同修,如何在迫害中怎么能做好,而不是以坚定的正念正行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到的标准,彻底从根本上就不允许它旧势力的存在,它所安排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的存在,那么洗脑班、劳教所、监狱、看守所等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就会解体,就会永远不复存在,更迫害不了走在正法路上的大法徒。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认识,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提出宝贵意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