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证实法过程中的点滴经历


【明慧网2006年8月11日】我这是第一次拿笔写这篇文章,以前有两次也想写,老认为自己写的不好,也不会写。今天我悟道,再不能这样去认识了,我们通过《明慧周刊》,互相之间能起到比学比修,整体提高的作用。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最后时刻,我们能坚持在法上修的同修,一定要把自己这些年的证实法的好经验写出来,通过《明慧网》我们可以互相切磋交流,能够真正的走好最后的每一步。

我是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于1998年经同修介绍大法好,我走進大法中修炼。在刚开始学法时,我丈夫就千方百计的阻拦,不让我学。当我看完一遍《转法轮》时,我就觉得这不是一般的书,好象我这一生就是为他而来的。所以我想,在我认准要走向修炼这条道路上,不管我丈夫怎样对我,我都不在意。我不能错过这千年不遇的万年不遇的机缘。

在1999年春天的一个晚上,我与同修们在一起看师父讲法录像。也正是在那天,我丈夫很远的一个亲戚来了,说晚上要见我,叫我回去,别看了。我告诉丈夫看完师父讲法就回去,丈夫看我这么说,脸色就变了,他拳打脚踢的把我打倒在地上,我也没有还手,也不说话;他就气势汹汹的拿一把镢头抡起来,朝我身体两侧使劲来回打,他见我还没还手,就举起镢头朝我头顶猛打下来。当时我没有害怕,因为我心中有法。第二天我身体被打的地方都是黑色的,可是一点也不痛。这是丈夫比较大的一次动手打我。

我修炼不到一年的时间,迫害就开始了。当时,我们顶着压力向世人讲清大法的真相。由于家人不让我出去讲,我就避开家人,白天去做这件事。那是一天下午,我带上150份真相资料,去很远的两个没有大法弟子的村子。

到那以后,我挨家挨户的给发放真相资料。看到有人的时候,我就当面给他们讲大法真相,送他们资料看。还有的人一下子跟我要了好几份,说他家住的地方有好几户人家,拿回去给他们看看。有的好心人看到我说:“你要注意安全,现在电视里说的很吓人。”我说“谢谢你”,还有的人语气就不同,说“你这个人,胆子也太大了,大白天的,就敢做这种事,就不怕警察抓你?”真是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

那个地方住的人家不集中,这个地方做完了,我就去另一个地方。中间的路程都是跑步去的,要不然一下午的时间根本不够用,当我做完两个村子之后,太阳也要落山了。我心想,这么远的路,怎么走呢?这时发现前边有一辆摩托车停在那,旁边有人在说话。我就走上前问车主能不能雇他送我一程,车主答应后,就这样很快到了离家附近很近一个地方。我下了车,那时还有两分资料,我就送给了车主,告诉他,大法被迫害的真相。

第二天,那个车主带着真相资料到派出所告我,派出所的人就准备来抓我,当车走到半路就不想来了,他们又回去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保护我,化险为夷。后来听说告我的那个人,还被罚款2000元钱,真是现世现报。

还有一天晚上,我带了一些真相资料和标语,一瓶浆糊,上路了。路途中还要经过一个大岭,步行真是太远了。于是我心中反反复复出现常人心了,就近做吧,不去那么老远了。又一想,身边这个地方做了很多次了,远地方又没有人去做,那里的众生看不到大法的真相资料。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讲清大法真相,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做最神圣的事情,得发自内心去做,于是加快了脚步,心里想,有师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心里发着正念,觉得不一会儿就到了。

那里的农民不少是种烟的,晚上要烤烟,灯几乎是亮的,人也很少睡觉。我在做真相资料时,有两个人跟我走,其中一个跟我走了很远,我回头问他为什么跟着我?他说看我可疑:你那口袋里装的是什么?我说是罐头,他听我这么说,转身走了。我还继续做我该做的事,把真相资料做完之后,天也亮了,又步行走回家,那一晚上我走了15个小时。脚也走疼了,好几天不敢走路,但心里却很踏实,为了使更多的众生能得救度,再累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这些年来,我真正的体会到了,只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好三件事,那才是最安全的。因为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呵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师父为了我们能够真正的提高,在讲清真相中,再三的告诉我们别忘修好自己。师父为我们费尽了一切苦心,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做好呢?同修们,我们赶快放下后天形成的不好的观念,共同精進,跟随师父返回我们美好的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