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浩荡 永世难忘


【明慧网2006年8月17日】1993年5月,我们得知师父在贵阳市传授法轮功的消息,我当时住在广西百色地区隆林县,知道消息后有两位气功爱好者就先行了。一个班下来,给我们来信告知此功非常的神奇,接着就要办第二期传授班,我们听了都非常兴奋。

我们单位是很难请假的,刚好每年十五天的公休假期排到了我,好象一切都安排好了的,真是天时、地利、人和,我有缘能前往贵阳市参加法轮大法贵阳第二期学习班。从广西隆林到兴义,又从兴义坐夜车直达贵阳市,一路上我很明显的感到自己的头部、小腹、手脚都有轮子在转,而且转得很激烈,整个人都要跟着转动一样,非常舒服。

早上6点钟,我们一行人终于到达了贵阳。我们得知师父就住在煤矿招待所,可招待所已住满,我和一位学员只好住在另一个招待所。天刚亮,我们就前往煤矿招待所等别人退房,很幸运我们终于住進了煤矿招待所。在上楼时我看到了师父,师父身材高大,脸色白里透红,象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师父亲切、慈祥的对着我笑,我仿佛觉得与师父很面熟,可又想不起曾经在哪见过师父。

晚上第一堂课下来,我整个人的世界观都改变了,象换了一个人一样,师父的讲法深深的打动了我,我真的不愿意下课,真是越听越觉得句句是真理,我知道死神为什么不要我了,知道了生命的可贵,我也知道自己将来为什么活着。

第二天我马上写信告诉父亲,我和父亲原定7月份要去四川学气功,我叫父亲别去四川了,告诉了父亲法轮大法好,叫他等到7月贵阳第三期法轮大法学习班来学法轮功,后来父亲也幸运的参加了第三期法轮大法学习班。

我在参加学习班之前,已经来例假半个多月一直没停,参加班后的第二天就好了。第三天晚上的课师父讲开天目,我在台下看见台上有三层的师父在讲课,我感到很惊奇,怎么会变成三层呢?我眨了一下眼,仔细看时还是有三层老师在讲课。看到一团团白白的东西落在每个学员的身上,每个学员的身旁、身后都有老师在给学员调整身体,我又看到在讲台的左边墙上有九条龙,有一个九岁的小孩穿着红肚兜,象电视里面的哪吒一样,手里举着一个闪闪发着金色光焰的轮子,把整个传法场上照射得金碧辉煌,我感到是那么的庄严神圣。

讲完课后开始教第二套功法,师尊亲自到台下给学员纠正动作,我闭着眼睛在学抱轮,突然感到谁动了我的手,睁开眼睛一看是老师给我纠正动作。

第四天我和另一个学员在招待所里打坐时,看见自己头顶着天,脚踏着地很高大。这时从远处飘来一片乌云,遮住了整个天空黑压压的。突然一道金光射入,天空立即变得一片光明。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弟子呀!下午我开始拉肚子,一次次的跑厕所,我担心晚上顶不住会影响听课,但到了晚上去医学院礼堂听课时,再也不找厕所了。

在参加学习班期间,我和一位学员拿着刚买到的《中国法轮功》书,想请师父给签名,我们敲了师父住的房间,师父开了门,慈祥的笑着问我们有什么事,我们说请师父给签个名作纪念,师父笑着说:“这书里不是有我的名字吗?”我们俩不好意思起来,但师父还是接过了我们的书,签上“中国法轮功”和师尊的名字,我们对师父说了声“谢谢”,心里非常感恩。

一天,有一个40多岁的妇女在跟工作人员说要找师父,工作人员问她有什么事,师父很忙。看那人的面色灰暗,自述自己有附体,恳求师父给予清除。工作人员告诉了师父,师父没有亲自动手,就叫一位工作人员去给那位妇女抓附体,我们几个隆林的学员在旁边好奇的看着,只见那位工作人员顺着那妇女的身体抓来抓去的,说太滑了抓不着,然后就跑去问师父。只见师父跟她说了几句话,这位工作人员走过来一下子就从那人的头顶上将附体抓了出来,放到啤酒瓶里盖好,问我们看到瓶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当时谁也不吱声。我一看瓶子里是空的,什么也没有,我心里很纳闷;当我回过头来再看一眼瓶子的时候,却看见是一条蛇盘在瓶底,头对着瓶口伸着,颜色是青黄色相间的花纹呈棱形。

学习班结束回来后,一直感觉天目有东西,我自己看到是一个法轮在转,法轮转动时各种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变化着,很漂亮。虽然各种原因,我只能跟老师一期学习班,但我很幸运,亲受师尊救度。从自己亲身经历的实实在在的事实中,我深深的感到师父的伟大与慈悲救度,更加坚定对师、对法的信念。

师父没有在广西办过学习班,但在贵阳办的三期法轮大法学习班中,广西隆林县就有60多个人到过贵阳亲受师父的教诲,百色市有三个。随后师父在大连、济南、广州、等地办学习班,都有隆林的大法弟子参加。

百色地区的同修们,不要辜负师父的教诲,我们应该珍惜以后不会再有的机会,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走好修炼路上最后的每一步,圆满随师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