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给我的启悟


【明慧网2006年8月18日】我在做事情,电话响了,5岁的儿子跑去接了。

就听见他跟电话那头说,“我和妈妈都是大法弟子。”

前几天看到同修们的交流文章,颇受启悟,觉得不能再因为自己的怕心耽误这个生命得法了。我于是从前天开始,给他听师父讲法,我们一起背《洪吟(二)》,今天教他炼功。

电话那头一定是说了什么不太好的话,就听他说,“你们都不太明白,法轮大法就是好。”

估计那头问“为什么”,我儿子说,“因为大法救了很多人。”

……

当时想,还好电话那头是他的舅舅,如果是别人……

午睡的时候,我对儿子说,“妈妈跟你郑重的说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你说吧。”

“有些事情呢,你不一定非得说出来。你不用跟别人说你是大法弟子。”这也是我一直担心的,童言无忌,他在幼儿园里会跟别人说,而这幼儿园就在我们小区里。我原来曾经跟他说过修炼的事情,他总是要问,我们的师父是谁,我不得已告诉他了,他就跑到幼儿园跟小朋友说了。所以后来一直想淡化他的关于修炼的感念,后来就不跟他提了。

没想到,他接过来就说,“那告诉了人家,让人家也炼啊。”他的这句话,让我一下子看到了自己的那颗非常不好的心。首先是怕心。怕儿子讲真话别人知道自己修炼大法给自己带来麻烦。“人的执著,干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观念,都是必须去除的。对于走在神路上的修炼者,除去这些人心的执著与观念的改变就那么难吗?如果一个修炼的人连这些都不想去除,那么修炼人的体现是什么呢?”(《越最后越精進》)

我当时就是因为这个怕心,怕儿子说,几乎不让他修炼,耽误了他一年多的修炼时间。现在我是他的母亲,可是来的时候,我们都是宇宙中的觉者,都是因为机缘转生到了一起,我们原来曾经承诺要相互提醒,不要拉下任何一个。当最后的归期到了的时候,我怎么面对这个生命,这个为了正法而来的生命呢?而现在我又因为自己的怕心,不让他跟别人讲,那是不是有可能就使得他们幼儿园的有缘人因此而不能被救啊?为了自保,不惜让别人放弃修炼,不惜放弃别人被救度的机会,这是个怎样自私的人呢?能配做新宇宙的觉者吗?儿子的一句童真的话,让我看到了自己大大的私心。

我们炼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是宇宙中最正最高的。师父已经把全宇宙的荣耀都给了大法弟子,可是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做到堂堂正正呢?为什么不敢承认,还不敢让儿子去说呢?我把这部最珍贵、最伟大、最殊胜的法放到了应该在的位置上了吗?没有。

如果是在迫害前,我会这样做吗?肯定不会的。那说明什么呢?说明我承认了这个被迫害的环境,就是承认了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安排。师父说,“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但是那观念还是不甘,借我的嘴狡猾的跟儿子解释说,“其实,并不一定要让他们知道你是大法弟子,也能救他们的啊。”我儿子说,“你忘了?以前你在天桥上,跟一个卖报纸的人说‘记住法轮大法好,对你们生命是有好处的。’我还记得呢。”这么久以来,他从来没有跟我提过他看我讲真相的事情,我也从来没觉得他会知道我在做什么。看来还不是那么回事。

但是我还是跟他说,“我们可以暂时先不告诉他们。”

他马上接道,“那到什么时候?到那个人死的时候才明白?”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说,到死的时候才看到真相,那就晚了。他还解释了一句,“就象红眼石狮子的故事。”给他看过新唐人的新年晚会,所以他知道那个故事。我突然觉的这些话都不是他说的,是师父利用了他的天真无邪的嘴巴,点出了我的执著心。我望向天花板,说,“师父,我可能真的错了!”

在全城的人都怕被人认为愚蠢,而为一丝不挂的皇帝喝彩的时候,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道出了真话,使得全国人幡然醒悟。今天,幼小的孩子也在无畏的说着真话,那就是他见证大法、讲真相的方式,我自己做不到那样纯真,却还在用自己的观念阻碍他去做。

孩子是天真无邪的。天真,不就是天生的纯真吗?这才是更符合宇宙特性的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