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了大法弟子的责任

【明慧网2006年8月19日】我曾被绑架到看守所半年,长期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更主要是学法不扎实,出来后,没有和同修及时切磋、学法提高上来,所以一段时间内整个人都比较消沉。

我在学校工作。我出事时接触的那批学生都毕业了,接手的新生不知道我炼法轮功,他们明白的一面都在盼得救吧。我没有主动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就常常在我面前骂QQ上遇到的给他们发真相或聊真相的人精神有问题,每每这时我心里都万分难受,由于怕心不敢堂堂正正的讲,有时轻描淡写说几句,也没有讲清楚。

有一件事情对我的触动特别大。班上有一个男生,常常在课间、午休时找我聊天,说东说西的,赶也不走,我知道他想听真相,可我出于怕不知道怎么说。

一天早晨,我独自一个人在办公室,他一手拿着早点,一手提着包兴冲冲的进来,边走边说:“给你讲讲我昨晚的奇遇!”我点点头,他接着说:“昨晚我吃过饭,去网吧的路上,走着走着,脚下踩到了一个硬东西,钱包大小,硬硬的,第一个感觉是谁的钱包丢了?这么硬,说不定有许多钱,这回我可要发了!我生怕别人看见,慢慢弯下腰,捡起来,一看,是一个信封,哇!一定是谁刚开了工资!”

他边说边极尽夸张的表演,他看看我的表情接着说:“我也不去网吧了,飞快跑回家,躲进我的小屋,打开一看,您猜猜是什么?不是钱,是一本书――《九评共产党》。”

他做出极失望的样子,边说边从包中掏出书来,说:“我翻了一下,是骂共产党的,挺刺激,我想您一定喜欢看,所以特拿来给你。”

那一刻我的心在翻腾,是我的观念障碍着我,我不能再躲了,我下定决心把真相讲给他,便说:“你真是捡了个宝,听网友说过这是一本奇书,被列为第一大禁书,很难找到的。我看看,看完你也看看,然后咱们讨论讨论。”他同意了。

两天后我把书还给他。又过几天,因为一件事情,需要找一个学生配合,我就找了他,忙了一个上午,快中午了,我说:“辛苦你了,我请你吃饭吧。”他挺高兴的说他知道附近一个地方东西又好吃又便宜。

吃饭时,我就问他看没看《九评》?他说看了,不过他无法相信文革时的那些惨事是真的。我就说了我身边的因为文革受迫害的事情。他又问了问自焚的事情,我告诉他中央台报道中的几个诸如烧伤病人不能包扎的疑点。他马上表现出对正义的支持,对恶党的痛恨,我又说三退可以脱离这个恶党,他就说帮我用小名退团队吧。

整个过程非常平静。

这件事让我明白大法弟子的责任,众生都在盼得救,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怕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