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州市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6年8月19日】我是四川省崇州市大法弟子。修炼前曾患肾炎,坐骨神经痛、风湿关节痛、痔疮大出血,头昏眼花,全身痛苦无法说清,四处求医无效,家里因我治病花了很多钱,弄的很贫困却不见好转,多年不能干一点活。

1998年我有幸得了大法,几个月后,一身病痛不治全好,一身轻松,整天干活也不累,还能挑能担,至今未吃过一片药,身体非常健康。

可是99年7.20后,中共操纵610、公安派出所,指使乡村干部上门强迫我放弃修炼,交出大法书籍,被我拒绝。

2002年12月29日,我进京上访,在天安门高呼“法轮大法好”,被前门派出所抓去关押在那里(当时有很多人被抓),晚上被转至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恶人连夜打骂,骂师父、骂大法,就这样去了几个地方都关不下,第二天又把我们关到一个不知名的看守所,非法强行脱光我们的衣服搜身,抢去身上现金48元,还骂我钱少,不让睡觉,还强行勒索所谓伙食费每天45元,我因无钱有三天多没吃上饭。那些恶警还辱骂大法、辱骂师父,强灌栽赃诬陷大法的谎言。五天后我被押到驻京办并被非法搜身,下午转到成都戒毒所又被非法搜身,后又被崇州市公安局胡某押回当地看守所非法搜身、关押,看守所人员强迫我们背监规,穿犯人制服,我们坚决拒绝,恶警就对我们打骂,泼淋冷水,我们被强灌栽赃陷害大法、师父的谎言、录相,被非法照相。因抗议迫害,我绝食10多天未进滴水。被关押40天后,他们强迫我儿子签字并交现金3998元,强迫我丈夫交出身份证、户口簿,并非法抄家后才放我回家。

我回家后,公安局、610、当地派出所、村干部、治安人员长期监控我,不准我走亲访友,强迫我每天到派出所报到、签字,还经常深更半夜上门骚扰。

但我仍然时时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堂堂正正做人。我的家人、邻居都知道大法好,强烈指责那些骚扰我的人,现在他们才不敢来了。我一定信师信法,紧跟师修炼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