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旧势力安排 勇猛精進


【明慧网2006年8月2日】近年来经常看到《明慧周刊》上报导一些同修没突破旧势力安排,受生生世世债主折磨成“病态”百出而无可奈何,有的甚至失去生命。后一类可能是超过“天定”(阳寿),在修炼中不够精進,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而去世的。我是开着修的,想就此谈谈自己的亲身体会,愿对类似同修有所启迪。

2005年4月23日上午,一位从远道而归的同修来了。就在她進门后,从其身后一股冷风直击我右肩背,当即就疼。我没理它,继续打坐。

因我从2004年10月至今每天打坐3.5小时,感受神仙世界音乐,同修指出,我不应该花这么多时间打坐,要走出去救人,做好三件事。尽管我明白,同修的批评也暗示着师父在点化,但我还是依恋于炼静功时那种美妙感觉。回答说:“我安排每天下午、晚上学法、走出去讲真相。”此后仍我行我素。而我的肩背疼痛也越来越频,越来越厉害了。到第四天晚上,集体学法时,已是几分钟一次“杀疼”感,我才醒悟。对同修们说:“每天三个半小时打坐,应该早消业了,怎么反而加剧了呢?看来做三件事的比例有偏差,从明天起就改为两小时炼静功,多出去救人要紧。”当晚就减轻了许多。

尽管在时间和精力上作了调整,但是几天后我的肩背仍偶尔疼痛,向内找也找不出问题在哪。约十天后的早上七点,发正念时,天目中见一年轻貌正、白皙面容,头上、身上饰古代装束修长身材知识型女子迎面而来,她说:“你把钱卷走了,把我丢在这里(象是妓院),就不管了,呜呜呜……”说到“不管了”三字时声调十分凄惨,边说边哭,哭得好伤心,我似乎也要陪她哭(那生我是男性),但我马上明白,这是被我欺负太重的债主来了。当即,我想起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上有关善解那段话,赶急回应她:“对不起,我向你赔礼道歉,但今生不知那世事,我想我们应该善解,请你离我稍远一点,不要干扰我炼功、发正念。我修炼上去了,把你带進我的天国世界里去,会给你福报的。”瞬间,她就不见了。我的肩背疼痛感消失了。后来这块疼痛处,经常感到法轮的旋转,特别是外出洪法归来时,更是明显。真是无以用任何语言表达对师尊的感激之情。

由此我更明白了师尊的教导:“你们修炼的目地不只是为了个人的圆满,你们要救度众生,你们也在帮助未来众生开创未来。”(《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真正体会到师尊在《转法轮》中指出:“不用拜佛,不用烧香,真正的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修炼,他看着你都特别高兴。”所以在5月13日师尊生日那天,我带着强烈的救度世人的愿望,粘贴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罪行,一路進行得非常顺心顺利。其实,师尊就在我身边,众神与我同行。

师尊给予我新的生命。那是在2003年正月初七、八的早上六点,为了不影响刚远道而归不几天的丈夫能睡好觉,我不合要求的在床上发了个正念后,就计划怎么给他说过了十五我必须六点前起床、分睡的问题。在朦朦胧胧中我听到一严肃的声音:“你延续来的生命是给你修炼的,不是给你过常人生活的。”

我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一切顾虑烟消云散,又想起师尊在《转法轮》中那段话:“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我还带着这重的“情”怎么修啊?师父还指出:“你得对自己要严格要求,佛法修炼你要勇猛精進的。”所以,类似我这样的同修们,我们的路越走越窄,可不能“慢慢来”,要紧跟师尊,助师正法,勇猛精進。

以上只是如实写出,层次所定,请指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