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启迪善念来救人

【明慧网2006年8月2日】我得法比较晚。得法之初,觉的我周围的很多人都被谎言所蒙蔽,不明白真相,将来就面临着被淘汰的危险,我心里就很着急。由于对大法理解不深,我经常陷入一种常人式的急躁情绪之中;由于着急,在讲真相、劝三退方面就急于求成,执著于结果,尤其对亲人体现的更明显,所以效果并不是很好。

学法中我认识到,我们不是象旧势力那样在挑选着哪些人应该留下来,哪些人应该被救度,例如他是我的亲人或者同学或者朋友就必须得同意声明三退,不同意我就一直不停的劝,用个人的影响力“死磨硬泡”,直到他同意为止。后来我发现,那并不是真正的救人。有的人虽然碍于面子或其他什么原因同意了声明,但他心里并没有真正的深入的明白真相,激发出那份善念和良知。有的人经过我讲真相,大概的明白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是被迫害的,但出于怕心,他就是不愿意声明,他那个同意是我一遍一遍的劝而“磨”出来的。一个生命将来留与不留,是有法作为衡定标准的,那该在什么位置就在什么位置。我们之所以能救的了他是因为我们通过深入的讲真相之后激发出他的那份善心,而不是因为他跟我关系好我就给他点好处和恩惠一样。大法的事是神圣的,不是常人中的事。

由于方法走偏了,我在劝退过程中有时就会慢慢讲高了。比如一开始我跟他讲大法好,希望他声明三退帮助我们停止这场迫害,他可能出于怕心或现实利益的考虑不干;我就会告诉他善恶有报,和历史上的预言、报应和瘟疫,他还是不同意。于是我就想告诉他人类存在的意义和目地,对大法的这场迫害中就是在衡定人心,人类的历史是按照安排好的剧本在上演的。因为他不同意,也就是定了自己的未来了;但我想人来到这个世间,没有人告诉他生命的意义就太不值了,所以我还是希望告诉他来到世间的意义,让他自己真正的权衡一下得失。但是往往结果就是他更不相信。现在回想起来也是觉的自己太急躁,就讲高了,给以后跟他進一步讲真相人为的造成了障碍。

以前在劝退中,我经常会提到预言中怎么说,如果不退出邪党组织就会怎么样,声明三退才能保平安,没有更加重视深入的讲清真相。所以我周围的很多人并不以为然。

师尊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说:“有些预言、瘟疫,只能作为讲真象的辅助,点到为止。不要把它作为讲真象必讲的或者是主要的东西,这样呢会偏离你们要做的事情与目地,那样也太依赖于那些预言了。它只能给你们做辅助的作用,不要讲太多,点到为止。就是智慧的去讲真象你才能把人救了。”

回想起走过的路,我才更深刻的认识到,更加深入细致的讲清真相才是真正救人的方法。采用一些人的办法,为劝退而劝退,那不是我们的目地。只有当我们真正把真相讲到位以后,启迪了众生善良的本性,劝退救人那才是真正的功到自然成。不执著于结果,我们讲真相也就不会感觉到那么难那么累了。也许这就是“无求而自得”的一种体现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