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走好修炼的路


【明慧网2006年8月21日】我2001年得法。2004年一年之内,我经历了两次生死大关,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脱险了。总结自己的修炼过程,知道是由于自己得法后长期没有静心学法,修炼的不够精進。我把这段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希望大家以我为戒。

2004年的一天,我突然出现感冒症状,头晕、发烧,全身不舒服。当时没想到用修炼人的正念去否定,心想躺一下就好了。但接下来的几天越来越严重,吃不了东西,连续发烧,这才想到是邪恶迫害,并开始发正念。但此时我心有余力不足,感觉邪恶的力量和身体难受的感觉已压过了我的正念,勉强坐着发正念,症状不见减轻。但我想到:我是炼功人,不能让家人知道我不舒服,每天硬撑着上班、做家务。但由于发烧,听力急剧下降,家人还是发现了我的异常,要求我去医院。我坚持不去,说没事很快就好,让他们别担心。但一直拖了十来天身体仍不见好转,头脑还清醒。虽然我极力反对,家人还是强行将我送進医院。

到医院后我便不省人事。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说“只能听天由命了”。记得昏迷中我看到了另外空间的天空、森林,天是那么蓝、那么纯净,森林里的植物也是那么干净。后来耳边出现了两声巨响,我就听到了“啾啾”的声音。

在师父的呵护下我醒了过来,耳朵能听见声音了。我知道师父救了我,我心里清楚,我坚信我是炼功人,我有师父,不会有事的。

醒来后我说回家,家人死活不同意,在医院逼我打针、吃药。由于自己正念不足,没能全面抵制,默许了医生给我打吊瓶。我开始呕吐,吐出的都是苦苦的药水,逼我吃药我不吃,家人强逼我吃,可药刚一進嘴就反胃吐出来,就算咽到肚里,不超过两分钟就会呕吐出来,打吊瓶别人一会儿就滴進血管,可我扎几次才扎進去,扎上针后滴得很慢很慢,每天大部份时间躺在床上打针,不能学法、炼功,吃不進东西,身体虚弱的连床都下不了,感觉生不如死,精神有点崩溃。我要回家,告诉家人说你们快把我折磨死了。可没人理我,自己又走不了路。

正在这时,同修来了,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让我好好吃饭,一定要吃,吃不下也得吃,还有一些坚定我正念的话,嘱咐我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相信师父,求师父加持。我安静下来。在这时,我每天开始发烧,从下午一直烧到半夜,一连烧了好几天,打退烧针、消炎针一点不管用,医生束手无策,说停一停吧。不打针后,当天我就不烧了,一连几天都很好。这时医生又说:你贫血,得吃贫血药补补。由于悟性差,当时还想,贫血药该不算药吧?就吃了。没想到身上开始痒,起了一个个大疙瘩,我明白了,贫血药也是药,我是炼功人,吃药对我不起作用,相反还会出问题。我对医生说我不能吃药,身上长疙瘩。医生说不可能是药的事,这种药没听说过会过敏,停药再看看吧。药停了,身上疙瘩也很快消失了。

我一天天好起来、精神起来了,心想还呆在医院干嘛,就要求出院。医生、家人都反对。医生说我的情况“很特殊”,定为“肺炎”可化验不出病菌来,要在“非典”时期有可能就定为“非典”了,又说我身体弱,至少要在家休养二、三个月,遇到变天要注意,不能到空气污染严重得地方去……。我一心惦记着回家,就趁中午人少、家里只有一人陪床的机会,拔腿就跑。家人就在后面追。我跑到医院门口,一摸兜里只有1元5角钱,人力三轮需2元。我对那人说,我只有1元5角,你能拉我去××地方吗?没想到他很痛快的答应了。我连忙坐上去,在家人马上追上我时,我坐车走了,去了一位同修家。家人到处找我,等我回到家时,他们都不说话了。

可回家后,失去了正常学法、炼功环境。我怀里揣着同修给的仅有的那本《转法轮》,却无法光明正大的看;我一炼功,家人就捉住我的胳膊不准炼,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没能向内找,冷静的站在法上看问题,只是以一颗常人的争斗心和着急的心来对待,没有提高自己的心性,找出事情的根由,站在法上解决问题,使矛盾更加激化了。我想在家不能学法,我上班利用空余时间学。于是,一个星期后我上班了,忘记了同修对我说的要先在家好好调整自己,好好学学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由于自己的心性提高不上来,没向内找,学法不能入心,炼功偷偷摸摸,一切都一团糟,所以两个月后一天正在工作中,一辆载重10吨的大卡车将我撞倒并从我身上压过。当时我只觉右腿剧痛,当我被人从车下拖出来时,也没想过自己是怎样一种情况,只觉腿疼,待我朝右腿一看,从膝盖到大腿根的肌肉全被碾下来了,垂在地上,一截白骨露在外面,整个腿已变形,朝后转去,惨不忍睹。同事们哭作一团。我呆了,怎么会这样?但我立刻冷静下来,我是修炼人,不会有事的。我静静的躺着,在心里默念“请师父加持,我一定没事的”。

抬上救护车,大夫给我检查,我身上盖着东西,他不知我伤在哪里。他翻开我的眼睛,我说我腿伤了,他奇怪我清醒并如此安静。他掀开被子看到我的腿也惊呆了,伤得这么重我竟然如此安静。由于师父的加持并为我承受了很多,我并没有感到难以忍受的疼痛,手术后医生说他从未见过如此坚强的人。

诊断结果虽然伤势很重、伤口很大又弄上许多砂子、灰等脏东西,但万幸的是主动脉、骨头、筋等要害部位并没有伤到。我知道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这一次,师父为了增强我度过难关的信心,让我挺过去,又让我的天目看到了另外空间的天空、植物。当我的腿很痛时,我切切实实能感受到师父在替我疗伤。当时估计我右腿的软组织都被碾坏了,我就感到一股能量在我脚上来回过,很舒服的感觉。当时大夫对陪床的人说:可能会很痛,要他们好好看着我别疼休克了,必要时打止痛针。

但我一直很安静很好,大夫对家人说感染的可能性比较大,一旦感染必须截肢,否则会感染全身。我听了没动心,因为我有师父有大法,是炼功人,不会有事的。正是有着这坚信的一念,又加上慈悲的师父安排了一个功友在我身边,她有机会就给我念法,念《洪吟》

我一天天的好起来、脱离危险期,原来大夫一直担心长不出肉芽的白骨上开始长出新鲜的肉芽,一个月后顺利的進行了皮瓣移植,最后一次手术也是出奇的顺利,预计两个半小时的手术,1个半小时就完成了,很快恢复健康出院了。

这次出院后我开始静心学法,从新开创自己的修炼环境,遇事在法上找,并抓住机会慢慢向家人讲真相。在师父的帮助下,渐渐地自己又能在家里正常学法、炼功了,并且切实体会到修炼人只要心在法上,一切困难、麻烦都能很快化解,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就看我们地心如何动,心性如何去提高了。

由于一直惭愧于自己的不精進,给大法造成了损失,让常人产生一些误解,所以一直也没将这段经历写出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认识到这是一颗阻碍我前進、阻碍我精進的心,我要去掉它。同时我一定要静心学法,修炼自己,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