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沂水县恶人恶行罄竹难书

【明慧网2006年8月22日】沂水县的邪恶“610”和国保大队非常邪恶。在他们的密谋和指挥下,当地大法弟子多年来遭受了严重迫害。恶警们的罪行虽曾多次在明慧网上曝光,但他们的恶行罄竹难书且至今不知悔改,我们要继续不断的将他们的罪恶曝光,直至制止他们迫害法轮功

对卢传莹的迫害

卢传莹因坚持修炼法轮功,2000年4月的一天被沂水恶警非法绑架到县北郊派出所,当晚遭到沂水镇综治办李宏伟的毒打。李宏伟将卢传莹带到墙角的阴暗角落,问卢传莹还炼不炼法轮功?卢传莹刚说“炼”,就被李宏伟左右开弓狠狠的打了十几个耳光。打完他又问卢传莹还炼不炼,卢传莹还是坚定的说“炼!”李宏伟就让卢传莹站马步,两手平端着,只要一动,他就用笤帚打。站了很长时间后,他再问卢传莹还炼不炼,卢传莹还是说“炼!”李宏伟气急败坏一边嘴里叫着大法师父的名字骂,一边抓起拖把打卢传莹,直到把拖把打断。他让卢传莹骂师父,卢传莹坚决拒绝,他发疯似的拽住卢传莹的衣服领子来回晃,还叫人提了一桶凉水往卢传莹脖子里灌,灌一下,问一句。卢传莹不再理睬他。等一桶水灌完了,卢传莹也没吭一声。最后他恼羞成怒的将卢传莹关進了一间小黑屋。

第二天,李宏伟逼迫卢传莹和其他被绑架来的大法学员跑步,谁跑在最后就打谁,几乎每个被绑架来的大法弟子都遭到李宏伟等恶徒的毒打。

下午,卢传莹单位的负责人来把卢传莹领了回去。但卢传莹仍然没能回家过安稳日子。商业局又在百货公司的办公楼上办起了洗脑班。将卢传莹和其他三名大法弟子关在办公楼里不让回家,又到服务楼旅馆开了房间,长期非法监禁。商业局保卫科的刘宝东逼迫四人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四人拒写。半个月后,才将四个人放回家,让四个人交住宿费,四人对这种无理要求不予理睬,刘宝东就多次到他们家中骚扰勒索。

2001年5月4日,卢传莹正在家里干活,又被邪恶非法绑架到县看守所,遭到公安局恶首黄传庭、李玉友等人的毒打,受到非人的对待。卢传莹的孩子还是个小学生,也被非法提审了好几次,遭到各种手段的恐吓、威胁。恶人妄图通过这种手段逼卢传莹妥协。大家可以想象,这对年幼的孩子在心灵造成了多么大的伤害。卢传莹的父亲本来身体不好,天天吃药,经常犯心脏病,现在女儿被非法关押,年迈的老人承受不住打击,住進了医院。

2001年6月,卢传莹被非法送往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恶警又从她家勒索了1000元。卢传莹是单亲家庭,孩子一直由父母帮助照料,卢传莹被劳教后,孩子、父母所承受的打击更是无以言表。

用带刺的玫枝抽、开水烫

刘正星是山东省沂水县崔家峪镇村民,夫妻二人都是大法弟子。

99年7.20后,以张德志为首的一伙恶人在崔家峪镇中学办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刘正星夫妻也没能幸免。家里的大法书和材料被抢劫一空,在洗脑班上被罚款1000元。

2001年3月,恶人张士叶、黄秀军等一伙去刘正星家,强迫夫妻俩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和按手印。夫妻俩不配合,他们就连拖带拽的把二人硬拉上车,劫持到崔家峪镇洗脑班,非法关押8天,勒索2000元。

2001年8月的一天夜间,恶徒刘军、付中正一伙突然闯入刘正星家,翻箱倒柜,发现了一些真相材料。这伙恶人就连推带拉,拳打脚踢,把二人劫持到镇上摔在水泥地上。他们逼问真相材料的来源,哪个是后台,夫妻二人就是不回答。恶人们气急败坏的扒光刘正星的上衣,用玻璃杯打骨关节,用竹竿抽,用棍子打,专打头顶。直到把竹竿打碎,棍子打断。一个邪恶至极的家伙从屋外弄来几根刺玫枝,带刺抽打刘正星夫妻俩。恶人们累的直喘粗气。恶人们打累了,就用烟头烫他俩,抽烟抽到最旺的时候,把烟头放到刘正星的肩上,背上。有个恶人把暖瓶的开水,一下子浇到刘正星身上,一边烫一边说:看你说不说。恶人见夫妻俩不回答,就用电棍电刘正星的额头。一夜之间,十几个恶人轮番折磨夫妻俩七八次。恶人们累得气喘吁吁,奇怪的说:这两人属橡皮的,怎么打也不疼。

最后,恶人们留下两人看着不让夫妻俩睡觉,其余的走了。在大法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刘正星趁恶人打盹时,翻墙逃走,闯出魔窟;妻子也从墙角的一个洞钻了出来,躲在墙外的草丛中。恶人们一看夫妻俩不见了,大吵大嚷的四处搜索,说什么:真神了,大门锁着,他们怎么跑的呢?找着还得猛打,把他们打瘫,看还跑不跑。

刘正星夫妻闯出魔窟后被迫流离失所,几天后的半夜,十几个恶徒把刘正星家围了起来,乱翻一气,逼问刘正星父母,打探刘正星夫妻的下落。刘正星父母说不知道。恶徒们不罢休,前前后后,又到刘正星家十几次,有时是前半夜,多数是下半夜,想抓住刘正星夫妻。年迈的刘正星父母对儿子、儿媳处境担惊受怕;对没完没了的骚扰深感身心交瘁,受到很大伤害。

超强体力劳动一天干20个小时——刘根松遭受的迫害

刘根松是沂水县农村信用社沂蒙路分社的一名职工。

2000年11月,刘根松到复印社复印经文,被恶人举报,被绑架到县看守所1个月。当时刘根松的孩子刚出生1个月,妻子因惊吓过度,奶水都退了,孩子只好喂奶粉。从看守所出来后,恶警又直接把刘根松送到冯家庄“洗脑班”迫害。刘根松拒绝读诬蔑大法的文章,不接受各种体罚,恶人就狠劲的扇他耳光,七、八个人把他按在地上,扒光裤子,用竹皮条子毒打,打的手脚都出了血,大腿、和臀部青一块、紫一块的。当时正值严冬,天很冷,他们把刘根松打昏后再用凉水浇醒。这样折磨约两个星期,造成刘根松走路和下蹲都很困难。刘根松在冯家庄洗脑班被关押了近半年,被逼交“保证金”5000元。

2002年10月,刘根松被犹大出卖,再次被绑架到县看守所,12月初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被勒索2000元。在劳教期间,被强迫超强体力劳动。一天工作近20个小时,有时被强迫干到凌晨2点,5点起床后还得继续干第二天的活。没写“三书”的学员长期被关在一间屋里坐硬板凳,屁股坐出了血,流出了脓,不让睡觉,夜晚邪恶之人还经常偷偷毒打他。

99年7.20以后,沂水县农村信用社沂蒙路分社克扣刘根松工资累计2万余元。

曾遭沂水恶警关押、迫害过的还有:

高振泉(2004年底,因讲真相被非法劳教,至今被非法关押)、李光莲、张之泉、周成富(2006年春因讲真相被非法劳教、至今被非法关押着)、于秀华、李发军、武玉艮、王明友、刘清祥等20多名大法学员。

还有诸葛镇的两名老年大法学员,一位55岁,一位65岁,她们是妯娌俩。他俩因为去北京上访被抓。恶人问她们哪来的钱去北京,老人说:卖了几只兔子,换了几十块钱,去北京说句实话,告诉政府大法好。以前她们浑身是病,现在好了。恶人又问她俩怎么回来,因为卖兔子的钱只够单程车票钱。老人回答说走着回来。听了这些,恶人们不但没有丝毫心动,反而是一顿毒打。一天早晨,打手郝贵金强迫55岁的老年女学员做俯卧撑,一脚踹在了善良的老人头上,瞬间,血流了一滩,可怜的老人静静的趴在地上好长时间不能动。第二天,老人的脸全部浮肿。

恶人对这些大法学员的使用的酷刑有:长跑(谁跑在后面就对谁毒打);用竹条子、树条子、胶皮管等毒打,有时扒光上衣,有时扒下裤子打;蹲马步、俯卧撑、冷水浇、在太阳下曝晒,等等,等等。并采用株连的方式,让单位派人24小时陪读(协助迫害),费用由大法弟子出。随意延长关押时间。

沂水县农村信用社沂蒙路分社主任吴金华
电话:0539-2289699

沂水县农村信用社沂蒙路分社副主任许立春
电话:13869977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