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之路


【明慧网2006年8月25日】

修炼之初

我是1999年7月初得法的。

2002年2月我去了北京,准备和其他学员一起在天安门广场和平抗议。计划汇合的那天,整个天安门广场都布满了警察。汇合时间临近的时候,我看到有学员在广场上被逮捕。我们的计划似乎难以進行了,我必须作出选择:安全回美国还是利用这个机会证实法?我问自己,我真的能为了真理而不顾一切站出来吗?是的,我站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展开了一个大横幅。

我被警察带到了一个酒店的地下室。在一间灰暗的房间里,警察威胁我,围着我审讯了好几个小时。他们试图转化我,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在那个邪恶的环境里,我感受到了发正念的威力。在整个被拘留的期间,我一直保持着清醒的状态。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开始意识到,虽然我是美国公民,但有可能无法安全回美国了。这是我到中国后第一次感到害怕,害怕被他们折磨。我认真的审视自己对大法的信念,我变的理智起来,克服了很多怕心,我发誓要更加精進。第二天,我被驱逐出境,回到了美国。

在中国浅尝迫害的残酷后,我对大法的主体——在那样一个艰难的环境中修炼和讲真相的中国学员有了更深的敬意。

我很高兴能安全回到美国。虽然我做到了冒着失去一切的危险去中国证实法,但在修炼中,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复杂的常人社会中修炼似乎比放弃生命还要难。在这舒适的生活环境中,现时利益和诱惑比比皆是,我有时会松懈下来。我没有做到时时都用大法来要求自己,而是常常用常人的理来衡量。

我们应该遵循大法,正确处理好三件事跟日常生活的关系,做的更好,尽力救度更多的世人。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在修炼中提高心性的心得和一些有待改進的不足之处。

在英文大纪元中修炼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大部份的精力都投入到了英文大纪元,通过英文大纪元讲真相。

一年多前,当华盛顿DC开始办英文大纪元的时候,我犹豫着是否要担任负责人的工作。

当时,我有一份全职的常人工作,每星期送两次中文大纪元报纸,经常花大量时间做各种大法工作。我觉的自己已经做挺多的了。

我其实是把自己当成了常人,而不是用法来严格要求自己。我当时很享受那种逍遥自在的生活,不想给自己再找一份半职工作。

英文大纪元一直以来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之一就是缺乏人力物力。我对英文大纪元在华盛顿DC的前景感到担忧。我开始一直等别人来解决这问题。后来我意识到靠别人是不对的,我应该走出自己的路来。于是我问自己:你还能做什么?我知道如果我能牺牲更多的闲暇时间,我就能做更多的事。可这个执著哪怕只是去一点,都是痛苦的。只有逐步放下这个执著,我才能承担更多的英文大纪元的工作。

刚开始的时候,当地学员所能提供的帮助非常有限,面对着要管理和经营一份报纸的挑战和不确定性,我感到沮丧。后来我悟到每个人都要走自己的路。如果别人不帮忙,我不该生气,不该想:那我们怎么能把事情做成呢?我不该依靠别人来走自己的路。困境中向内找,总能找到自己做的不够的地方。有些看起来遥不可及的事情,凭着对法的坚定,在大法的指引下都做到了。

当然,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大家协调合作的。当别的学员与我合作的不顺利的时候,我还是不该生气。任何困扰我的东西都是执著,都是一次修炼的好机会。每次向内找,总能找到自己的执著。我有时会找到几个相互关连的执著心。有时候纯粹是因为自己不够用心,跟别人交流不够造成的一些误解,却给自己找借口说是忙的没时间解释。当我多花些时间和精力把事情详尽的解释清楚后,我们的合作就会变的顺畅。

以前每当困难增大的时候,我都会产生要退出英文大纪元的念头。我会像常人一样遇难而退,贪图安逸。其实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执著心和业力将会一直伴随着我。内心的痛苦挣扎不都是执著心造成的吗?这不正是一个认识自己、去掉执著、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吗?认识到这一点,再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就不会打退堂鼓了。

华盛顿DC的英文大纪元是周刊,每个星期都有各种截止日期。报道、编辑、排版、校对和发送都得按时完成。但我有时候会觉得真的不想做。那只是我人的一面。作为一个修炼人,我不再像以前那样跟着人的一面的感觉走了。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和其重大意义有了清晰的认识后,不论我感觉怎样,我都会把该做的事情做好。

坚定了对大法的信念和正念,我真的能做到以苦为乐。

精進的重要性

在过去几年的修炼中我有很大的提高,但是某些执著和旧习依然顽固。

我一直来都习惯于把事情按其轻重缓急排序。那些我认为不重要的事情常常会被我忽略掉,我的借口是重大事情处理好了的话,那些小事做不做都没太大关系。我所认为的小事大多是关于日常工作和家庭的。一段时间后,这些小事都变成了大问题。

这些问题其实是我修炼中的一个更大问题的表现,那就是我没有做到在各个方面都精進。

我对修炼中看似严重的执著比较重视,而那些所谓的小毛病,我就不那么上心了。我以前总认为小问题不碍事的,将来有的是机会来去掉这些小执著。就因为这样,我没能做到很好的利用时间。

修炼不精進,即使是在性格上微小的方面,问题也是严重。这会令到我的整个心性水平降低。

我还经常把忙当借口而不炼功。虽然我有的时候确实是没时间,但我绝对没有几个星期都不炼功的任何理由。

我经常感到疲倦。我为此没能提高做事效率而浪费了宝贵的时间。这使我没能把工作、家庭和大法工作的关系处理好。

同时,以这样一个疲劳之身,学法和发正念的质量也都下降。看来要做好三件事情,炼功是不容忽视的。

有位学员曾建议我以减少大纪元的工作量来解决这个问题。那是我不能接受的。大纪元所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之一就在于人力的缺乏。我怎么还能少做一点呢?

我应该在各方面都做的更好。我要对所有的学员宣告:我一定会做的更好。

真和善

师父说我们在证实法中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们自己做的,我曾经对此感到困惑。这似乎与善和无条件的救度世人相矛盾。师父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在考验我们吗?
自从1999年迫害开始后,师父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许多弟子无私的讲真相救世人。我自己也加入到讲真相的行列。我从没想到过要从大法中得到什么,纯粹是无私的付出。

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认为即使得不到什么好处,我也可以做到在讲清真相的时候像个人修炼一样精進。然而,我在过去修炼中的行为却表明我并不是那么纯净。我可以无条件的为他人牺牲很多,但我真的能为救度世人付出我的一切吗?我真的做到了善用每一个时机救度世人吗?由于求安逸的心,我时常不那么精進,心里想:尽力把重要的事情做好就行了,而且我已经做的够多的了。

大法可以激励我们,帮助我们更加精進,大法不仅要救度我们大法弟子,还要救度无量众生。

师父告诉我们,在证实法中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自己做的,修不好将会面临可怕的后果。我悟到,师父给我们讲这个法,不仅仅是考验我们,更是出于洪大的慈悲心。师父告诉我们更多的真相,是真的想要救度我们。

现在,我对正法中“洪大慈悲”和“佛恩浩荡”的涵义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这只是我现阶段的粗浅认识。

我已经修炼7年了。有好几次,因为放不下人的观念,我对大法产生了怀疑。而每一次,我都变的更加坚定。法是圆容的,是能够解释生命和宇宙的真理。几年前得法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了毕生追寻的真理,在修炼中我一次又一次的找到了他。真理一直都在我的面前。

(2006年美国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