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寿光市恶警的暴虐与贪婪

【明慧网2006年8月3日】寿光市的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人人皆知的。从以下的一些事例,我们不难看出寿光恶警恶人的暴虐与贪婪。

刘洪君被非法判刑14年 两年内被罚款31100元

刘洪君,男,50岁左右,家住寿光市内。刘洪君之妻付淑媛,女,50岁左右。他们夫妇俩同修法轮功

1999年5月份,全国大规模迫害法轮功之前寿光的恶警就开始非法监视刘洪君夫妇了。1999年的7月20日,刘洪君正在自己的果园干活,无辜的被寿光镇委和派出所的恶人抓到羊口非法关押28小时之久。

1999年的7月22日,刘洪君被东关村村委非法关押7天。23日镇委的恶徒把刘洪君的大法书籍和师父像抢走并把刘洪君妻子付淑媛非法带到东关村村委的会议室,逼迫她看诬陷大法的电视节目。

1999年的10月底一天晚上,镇委的邪恶之徒把刘洪君带到镇委的办公楼非法勒索100元。11月又把他非法关押到镇委。刘洪君在关押期间坚持炼功,被镇政府的恶人打骂;就在当月,镇上的恶人把刘洪君的妻子付淑媛绑架到镇委的2楼,非法勒索了17500元。

2000年6月底刘洪君的父亲刘英杰 、刘洪君、付淑媛三人去北京上访,在北京期间被不法人员殴打,刘英杰、付淑媛直接被绑架回寿光镇委;刘英杰被非法关押5天、勒索2500元后被绑架到寿光看守所,拘留一个月。在拘留期间,刘洪君多次遭到恶警的打骂。付淑媛被绑架后第2天被非法刑事拘留28天,再次被罚款4000元后才得以回家。

之后,寿光镇委派人把刘洪君夫妇拉到镇委,分别关押在一楼的办公室。凶恶的镇干部用电棍、胶皮棍、竹竿对他们进行殴打。其中打手崔广贤(现任司法所所长,体重180多斤)站在刘洪君的腿上用力碾踩。第2天晚上,刘洪君反迫害从窗户爬出后流离失所2年。恼羞成怒的刘希忠(邪党党委副书记)、张国忠、郝勇、庞晓辉、崔广贤等邪恶之徒接连2天恶毒的殴打付淑媛。刘希忠用手按着付淑媛的肩膀,庞晓辉用啤酒瓶子压碾她的腿骨,直到啤酒瓶子破碎,造成付淑媛身体大面积淤伤。以后的日子,付淑媛又遭2次毒打,经常不被允许睡觉。付淑媛被非法关押期间,镇委的恶人强迫家人每天给她送饭。50多天后,再次被威逼罚款7000元才回到家。同年腊月28日,她再次被恶人非法绑架到镇委,29日晚被毒打一顿后放回家。2001年冬,无休止的任意抓捕和酷刑,逼得付淑媛不得不离家出走,背井离乡长达1年。2002年2月,付淑媛被邪恶抓捕后又被非法劳教2年多。

刘洪君后来也被邪恶抓捕,竟被非法判刑14年!现在被关押在山东省济南第一监狱遭受漫漫无期的残酷迫害。

从1999年至2001年的两年期间,刘洪君一家竟被寿光邪恶之徒非法勒索31100元。这对一个农民之家来说,是多大的负担。

王勇被毒打 整个羽绒服被鲜血浸透

王勇,男,40岁左右,居住在寿光市区。王勇妻子岳东云,女,年龄不详。

自1999年6月份,王勇家就被寿光镇委的不法之徒秘密监视,恶人从他家抢走大法书籍和李洪志师父的画像。

1999年7月24日,王勇被拘留在东关村会议室里,被强迫看恶党造谣媒体编造的污蔑法轮大法和师父的邪恶的宣传品。王勇坚持自己的信仰,不放弃修炼,被非法行政拘留7天。在拘留期间被强迫举手罚站、强制劳动(筛白灰)。不久,王勇又被关押到寿光镇政府2楼的会议室,非法关押至2000年腊月廿八。

2000年的元月1日,马金涛(恶党书记)、刘希忠、崔建军、付令国等邪恶流氓集体迫害王勇。其中马金涛喝得醉醺醺,借不允许给王勇送水饺为由(是日为元旦),在王勇的女儿面前凶恶的殴打王勇的妻子岳东云。这时王勇对他说,马书记,孩子在这里,你不要当着孩子的面前打她妈妈。这个邪恶之徒竟然凶狠的说:我想什么时候打就什么时候打。继而又去打王勇。正在打岳东云的打手们听到他们的主子开了口,为了讨好邪恶的主子,以马金涛司机(薛××)为首的6、7个歹徒疯狂的扑向王勇,打的王勇鲜血四溅,衣服、墙壁、地上到处都是血,王勇的羽绒服整个被鲜血浸透。王勇被打倒在地,凄惨的喊叫声令人心碎。

王勇的一只脚被跺的骨折,去厕所的路上疼的虚脱倒地。

以崔建军为首,张国忠、郝勇、庞晓辉等5个土匪将岳东云双手反背铐从二楼拖到一楼的一间办公室里,关上灯,崔建军用脚踩在岳东云的脸上,另有人用脚踩着岳东云的脚,用胶皮警棍和笤帚猛抽岳东云,致使岳东云被打晕死过去2次。岳东云的整个手和腿被打成黑色。为了掩盖他们的罪行,邪恶之徒把王勇的衣服送去干洗店清洗了,不敢放伤痕累累的王勇回家。邪恶之徒害怕世人知道他们的罪行,真是一批邪恶的小人。王勇被继续非法关押了30多天,又被非法抢劫了26000元的财物(其中电脑打印机其它物品等价值2万元左右)之后才回到家中。

在残酷的迫害面前,王勇被迫离家出走长达2年。2002年底回家后被刑事拘留28天,非法罚款10000元。

拒绝谩骂师父与大法 刘淑美遭暴徒围殴 罚款万余

大法学员刘淑美,女,50多岁,寿光市圣城街道办北关村人,1999年7月20日以后多次被寿光派出所、寿光“610”办公室、寿光市镇政府、寿光市公安局非法抓捕。

2000年元月2号是她第3次被抓进寿光镇政府。晚上11点多,以镇政府人大主任林祥春和村主任张炳光为首的恶人强行将她带到镇政府的办公楼上,强迫她辱骂大法和师父。刘淑美拒不服从,邪恶流氓马金忠(当时的镇委书记, 因为迫害法轮功的表现,现在升任为寿光市副市长)派人把刘淑美叫到一楼的办公室,让7、8个打手围着她。崔广贤给她戴上手铐,按马金忠的指示说让刘淑美清醒清醒。当时外面很冷,他们把刘淑美铐到了室外冻了2个多小时因为刘淑美有心脏病,他们害怕出人命,才放她进屋。崔广贤在给她开手铐的同时,还毫无人性的用脚狠跺了她冻僵了的两脚,又打了她两个耳光。第二天也是晚上11点左右,打手们欺骗刘淑美说让她去检查身体,给她戴上手铐,把她推进一楼的司法办公室。她刚刚被推进去就遭到七、八个人的围殴,头部和胸部受到严重伤害,腰被踢伤。

之后,刘淑美经常被罚站、蹲、举手,不准动,一动就用棍子打。在被残酷折磨28天后,恶徒从刘淑美那里非法勒索了12700元后才让她回家。

张明秀遭毒打被数次罚款 父亲张思友被迫害离世

张思友,男,大约50多岁。96年得法,寿光市圣城街道办北关村人,原北关村大法辅导员;张明秀,女,26岁左右,张思友之女。

1999年7月,邪恶迫害法轮功一开始,张思友和女儿也就开始受迫害。当月,张思友在东关村村委被非法关押2天,张明秀被非法关押4天。

1999年底父女俩又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寿光镇委2楼东面会议室,其中张明秀被非法关押16天至腊月25日放出。2000年张明秀又被非法关押在寿光镇委长达43天。在寿光镇委非法关押期间,以邪党副书记刘希忠为首的流氓,率领邪恶打手崔建军(副镇长)崔广贤、张国忠、王××、李洋五名恶人将她带到一楼,用手铐铐起来,推倒在地用橡胶皮棍、扫帚殴打。张明秀被打的大腿变成黑紫色,三天行走不便,一个月以后才恢复正常。在关押期间被非法罚款2000元。恶人声称,要想让我放人,至少还要交上10000元,不拿钱不放人。张明秀被非法关押期间,邪恶逼她家人送饭。家人在精神上受到很大的伤害。张思友因在物质和精神上承受的压力太大,于2001年8月被迫害离开人世。

2002年6月张明秀因为与大法弟子刘洪君见面,被开发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因为不报姓名受到不法恶警的殴打,晚上还被铐在连椅上不让睡觉。被非法拘留7天后,家人又被勒索2000元将张明秀赎出。以后的日子里多次受到寿光邪教大队的恐吓、骚扰。

王桂兰母女的遭遇

大法学员赵春萍,女,年龄不详,寿光市圣城街道办十里村人。大法学员赵素红,女,年龄不详,寿光市圣城街道办十里村人。大法学员赵素燕,女,年龄不详,寿光市圣城街道办十里村人。

大法弟子王桂兰,70岁左右,她的几个女儿也都修炼。恶党迫害法轮功一开始,1999年7月23日,王桂兰就被寿光镇的人带到东关村委以办学习班为名非法罚款800元。

1999年11月23日半夜,寿光镇的四、五个不法之徒(不知道姓名)非法闯入王桂兰家,强行把王桂兰的女儿,赵素红、赵素燕带到寿光镇委的2楼会议室,非法拘留30天。在拘留期间,姐妹俩无故被打骂并被非法勒索2000元后释放。

2000年6月20日70多岁的王桂兰和赵素红、赵素燕母女三人又被带到寿光镇委,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崔广贤(因为打压法轮功中的表现,现在升任为寿光镇司法所所长)用电棍长时间电击这三位妇女。她们的身体上多处被电伤。其中一人腿上被电击后造成80公分长的溃烂伤口。恶徒崔广贤非法勒索王桂兰400元,赵素红400元。

2003年5月20日以寿光邪教大队毛德兴为首的恶警,再次非法闯入王桂兰家,翻箱倒柜非法抢劫电脑一台,大法书和现金565元,全家5口人被迫流离失所。

2003年9月16日,寿光邪教大队以做赵春萍作大法资料为名,强行将她关押在站前派出所。赵春萍被戴上手铐铐在连椅上,3个不法恶警用电棍电击她的头部,整夜不让她睡觉。第2天被寿光“610”办公室的恶人李同忠带到潍坊工业干部学校的洗脑班,继续进行迫害。

更多的学员受迫害

大法学员赵素萍,女,年龄不详,寿光市圣城街道办十里村人。

2003年5月份,7、8个恶警利用赵素萍和丈夫在自己的大棚地里干活只有孩子自己在家的机会,非法私闯她家。孩子出面制止恶警的非法行为,被恶警打耳光。恶警翻箱倒柜,翻出部份大法资料。这个时候赵素萍的丈夫(不修炼)正好回家遇上,邪恶警察又强迫她丈夫带他们到大棚里面找赵素萍。恶警问赵素萍的资料从哪里来,赵素萍说捡来的。恶警给赵素萍戴上手铐连拉带拽的拖上车带走了。当时围观的人很多,看到邪恶警察的恶行都很气愤。

赵素萍被带到了610办公室非法关押了3天2夜。在非法关押期间,两名邪恶警察(不知道姓名)使用大小电棍轮换电击她的前胸和后背,其中有个恶警用烟头烧赵素萍的脸和手,不准她睡觉,辱骂她。邪恶向她勒索8000元,她没有,恶警硬是强要了3000元才把赵素萍放回家。

桑佩香,女,45岁。1998年得法,修炼后身心受益巨大,对师父和大法感激不尽。1999年7.20以后,桑佩香几乎天天受到骚乱。1999年12月28日,寿光镇恶人强迫桑佩香等骂师父,被桑等人拒绝。候××叫镇政府来车,把桑佩香等六人绑架到镇政府加以迫害。邪恶崔广贤、李洋等人把她们铐起来,逼她们趴在地上,几个人一人一只脚踩在腿上,一人一根橡皮棍子抽打她们,用脚踩手铐,尺子打手,伸着胳膊罚站,被迫害的两手、屁股都是黑的,直到晚上10点才放回家。

2000年5月28日,桑佩香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非法押回来关在镇政府遭受迫害。邪恶之徒郑建苹用皮棍子抽打她,皮鞋的尖踢她,天天做体罚,被非法关押60多天,被非法敲诈1500元才回到家。2002年4月20日,又被寿光市×教队长赵春利等恶警绑架到寿光市公安局,并被非法敲诈3000元。

在此奉劝寿光市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恶人们,赶快悬崖勒马吧!法轮大法弟子修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是天理天法,你们怎能逆天意而行迫害这些最善良的好人呢!想想那些因迫害大法而遭恶报的人,你们何不为你们的家人和你们自己的未来着想呢?现在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正在追查迫害法轮功真相,纸里包不住火,当真相大白时,你们的未来将会怎样?不要为了眼前的利益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历史的教训太深刻了。赶快弃恶从善,改邪归正吧,否则恶报来时悔已晚矣。真的是为你们好,在此奉劝你们顺应真善忍,支持大法,弥补过错,赎回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