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变了母亲饱经风霜的脸


【明慧网2006年8月4日】我小时候是在鱼村长大的,父亲长年跑远洋航线打鱼,往往一两个月才回家一趟。

当时哥哥姐姐都已经离家到都市去上班上学,家里只剩下我跟妈妈。妈妈白天帮人家做些渔夫打鱼要用的工具、晚上还拿些手工贴补家用。我当时为了考大学每天读书直到深夜,妈妈也都还在辛苦的做着手工。她身体向来不好,因为头疼长期止痛药没有间断过,家里发生的大小事情都是妈妈艰辛的在处理着,可是从小到大我没有看过母亲掉过一滴眼泪!在我心中母亲是坚强的、令我敬佩的!

母亲排行老大,告诉我们小时候因为家里贫困,加上爷爷奶奶重男轻女,他总是送我的舅舅去读书,母亲渴望能上学的心使得她常驻足着不愿离去的站在外边听着老师讲课。常常看到人家洗好晾在外边精美的绣花制品,母亲便能刻画出蓝图,还能精准的绣出令人动容的作品来。她常常开玩笑的说着:“我真是缺乏栽培,不然可有一番作为。”是啊,我真心的对妈妈说:“就是呢!”

母亲的心很平淡,向来不追求不贪图她认为不属于自己的一切,只是一心希望我们能有所作为能踏实的找到一份工作,很少对我们说什么大道理,一切却都在她的生活中体现着那份纯净。工作中要完成的手工品她也不跟人争容易做的,小时候当外边卖麦芽糖的老人送给我们小孩麦芽糖时,她也总是将糖还给那老人,对我们说:“要吃,我们自己买。”

空闲的时候妈妈总是拿着佛珠虔诚的念着,这对我的影响非常的深远,也种下了我想寻找修炼路的机缘。母亲就这么勤奋的日复一日的念佛,当我们姊妹都已经接触法轮大法时,看到我们原本让她操尽了心的身体状况都完全得以改善时,她非常的放心和赞成我们修炼大法。

有一天她主动的告诉我们,她想学习法轮功,可是她学习的动机却是因为她的身体状况一日不如一日,她说为了不让我们担心,她愿意开始学习。

于是母亲开始听李老师闽南语的翻译讲法带。当时她的佛珠已经捻的晶莹剔透,当她听到修炼要专一时,随即放下了每日必要念的佛珠,从此没有看到她再拿起佛珠!

母亲不认识字,所以她把我们教她的功法动作用几个简单的图做了笔记,很用心的学着炼着。我们看着母亲画的图都笑了,为母亲的用心感到很开心。

因为母亲的心向来纯净,她一打坐没多久,随即在入定中身体往上腾空了约四、五十公分高,由于她勤于听师父讲法,知道修炼要实修心性并不追求这些,所以当她告诉我们这样的状况出现时,她只是轻描淡写并没有看重或显示。她非常的精進,每天不断的听着师父讲法,当我们拿钱要她放身边想吃什么就去买时,她总是说:“卡带有毁损不能听了,再帮我买卡带就好。”

以前母亲的药是用一个脸盆装着的,她的心脏动过大手术,现在她身体状况很稳定,不曾再吃过止痛药。出门时,总是真诚的告诉每个能跟她说上话的朋友:“法轮大法好。如果你有这个机缘来学,那真的是最幸运的事情!”

昨天母亲对我说:“我那天出去买菜时,一个妇人还跟我报乐透明牌,要我去玩,我跟她说我是炼功人不玩这个。”人家便问她炼什么功呢?她就开始告诉对方她是如何学习法轮功而深深受益的!

我微笑着听母亲说,看着她愉悦的神情,我专注的看着母亲的脸庞。大法的威力使母亲历尽风霜的脸庞竟然出奇的祥和亲切,原本有些老人斑点的脸也变的格外的干净,我看到母亲很满足的笑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