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做神最看不起的生命

提醒学法不深的同修

【明慧网2006年8月7日】《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有这样一段问答:“问:近来,我发现有学员声称自己已经圆满了、可以转修其它法门。请问他是邪悟了还是想入非非?”“师:我说他是烧的,(众笑)发烧烧糊涂了。其实讲出这话的已经很危险了。理智正念不清醒的人是神最看不起的生命。”

其实这类个别人,在有这种不正的场的地区一直陆续出现,虽然表现形式有所不同,但都有许多类似之处,有些是强烈的执著不放下而走入歧途的,有些是610特务搞的,有些是怕心不去被邪恶控制了,等等。

例如,黑龙江哈尔滨市有个大约60左右的女人,此人自称是大法弟子,却公开违背大法,甚至还惑乱一些执著于功能和小能小术的学员。她从1997年一直往返于哈尔滨和安达市之间拉出一伙人搞破坏大法的事。她与当时的安达辅导站长张桂环、郭老四等一起带几个开了天目的学员,各学法点走,看谁修的什么样,看谁修多高。这事被明法理的学员看出了不对,通知了哈尔滨总站,把张桂环等人撤了下来。据说,她自称自己有多高,并且封她干儿子和张某某是大佛,还封几个人是小佛,蛊惑的现在安达有一伙搞不清修炼的实质的人非常崇拜她。这个女人现在又在宣传什么“快圆满了,什么也别干了,世人救不了了,学法都存在丹田里,打坐时间越长修的层次越高。”对一些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讲真相、发传单,她们却说:“人干人事,神干神事,讲真相不是对人讲,而是对自己讲,对物质讲真相,一些庙啊、海啊都做完了(也不知怎么样叫做完)”。因此一些对正法修炼不理解、又有执著放不下的学员听她这么一说,不知如何修了,有的有怕心不敢出来讲真相的学员也加入她们一伙了。她们认为她们自己已经是神了,一想就是在清理邪恶、就是在救度众生,她们甚至胡说大法弟子也是她们的众生。

又如,山东马骏(男,40多岁),此人1999年7.20以前就已经走入修炼,在法理上谈起来让人感觉头头是道,从而出现了一个跨越城市的大型交流小组,开始大家都觉的在这个组中進行交流得到很大的提高,于是经常互相走动,交流提高。时间久了,在各种心的驱使下,马骏便在小组里声称他是师父的分身,但是要求大家不要对外宣扬,自己内部知道就行了。那时他说:“我是谁我不知道,可是大家都知道,师父的意愿和安排是由我直接具体体现的。”他宣讲说组里的人是由他如何如何从三位一体转生之后一步一步带下来的,所以现在还要由他带回去。由于各种原因,学员们对他是毕恭毕敬的,于是他开始在组里强调要加长时间進行交流,迅速提高自己,交流的内容便是围绕着他每天所给出的基点(他的认识)来進行,要求大家跟基点,班也不要上了,功也先不要炼了,法也先不用学了,学也要带着所谓基点去看法,还要求不要看《转法轮》,说那是低境界的法,而“真、善、忍”则是宇宙的垃圾箱;家庭也先不要管了,把工作都辞掉,家庭出现问题的,就让其离婚,不离婚也要和家庭脱开,目前他们那伙人中的离婚率非常高。

马骏还通过徐梦洁(女,18岁,有点小能小术,基本上马骏外出都要随身带着)的天目所谓“查看”学员的丈夫、查看学员们的主元神、副元神和微观,并肆意的说什么给学员造主元神,换副元神和微观的高层生命。还查看学员的身体,说是有联合体或邪神,便用他的“功”给学员们清理身体,灌顶。马骏并以徐梦洁的小能小术找一些有钱人,给其看病治病,并要求对方对其進行赞助。目前此情况已出山东地区外,向全国发展,并计划下一步要到国外去。闹的乌烟瘴气。

2005年9月前后,来自石家庄的一男两女在石家庄周边县市大肆宣扬其自心生魔的邪悟理论,经扩散,影响到石家庄周边十几个县市,在学员中造成极坏影响。有的同修甚至协调人都被他们传播的东西带动,连续帮助其组织协调召开法会進行扩散传播。这一男两女到处游说,一个会刚结束或没有结束,马上催促协调人和其它县市协调人联系,让他们邀请其再开会,有一种急不可待的样子。很多学员人心浮动,认为找到了修炼的捷径,一念成神了,给这对男女提供了做低劣表演的市场。

一年来辽宁葫芦岛及周边一些地区,有相当一部份人在学所谓的“第十讲”,很少学《转法轮》及师父99年7.20以后的经文和讲法,即使看了师父的新讲法也是乱悟一气,错误的认为“十堂课就有十讲,第十讲是给高层次人讲的等等……”。同修们为制止他们这种乱法行为为此和他们在法上交流,不但沟通不了,他们还用一些更偏激的悟法干扰别的同修。

还有一本叫所谓“全法”的小册子,也一直干扰和迷惑着一些对大法和大法修炼认识不清的学员。他们执著于此的借口是:(1)自己认为师父讲法中没有讲过“全法”是假的,(2)自己认为“全法”是师父在小范围讲的不公开传的,(3)自说“全法”只能自己看不能传。很多在邪恶劳教所被转化过的、或者在劳教所中走入邪悟的人,对所谓“第十讲”、“全法”这类东西都表现得很热衷。

山东昌邑市原辅导站站长吴大军(曾被劳教三年,在劳教所待43天,大约43天后监外执行),几年来一直散布邪悟理论,最近一段时间,在潍坊市区的临朐、潍城、奎文区乱法现象更加严重。他在昌邑与功友胡说:“不用贴、不用挂了、也不用发正念,用意念一想什么都解决了,贴挂就把邪恶引来了。”吴大军从临沂到潍坊在潍城区与一同修交流,说自己是张三丰的副元神转世,又说要到天国报到之类的事……那功友也相信了。他又到奎文区功友那里也是胡言乱语,这两个功友也相信了,并积极的四处宣传,说晚上不用发正念,10点钟睡下,3点钟起来,这五个钟头别动,说那个大觉者给元神调出去,圆满之类的话。

近日潍坊又出现一来自山东省平度县的男人(50来岁,籍贯平度九店,现住平度崔家集其女儿家),名叫陶运中。此人原先修大法,曾流离失所。陶运中来潍坊后在同修张某某家召集一批又一批同修散布:他是“高度渐悟”者,是师父身边的护法神,是师父的几大弟子之一,曾经转生某某某,具大神通,云云。还称他妻子修得比他还好,现在家闭关修,不吃东西,只喝水,可随时到美国师父身边。他大谈功能。

一、他说他奉师父之命来潍坊“选择”200名修的高者,他这次“选择”即师父讲法中的高层次的选择,先向陶报名。陶同时还说为大法付出功德无量,付出多少得到多少。比如你手里有2元钱,1元用于生活,那1元舍不舍得捐上来呀?把钱交给他,他能到美国向师父给你报上名、捐上钱,师父批准了,你就圆满了。第一批报名者就是他所在家的同修张某某和另一追随者,都是95年得法的老学员。后陶再次回来说张某某练功不精進暂没批准。后又陆陆续续多人报名捐钱,有的一下就交了500元。

二、陶与同修说大家修得很高了,夜12点不用发正念了,师父把你调出去发,功也不用炼了,师父调出去炼。

三、陶与同修交流说潍坊为什么这么多同修被抓、被迫害死呀?原因就是出去讲真相、劝三退。他要大家在家看书修自己。其追随者也说劝三退师父没下工作量,讲真相顺其自然,有人问就说,不用主动去找人讲。

对于惑乱者们低劣的、可笑的言行,当地都有头脑清醒的学员予以曝光,对被迷惑的学员提出善劝。对于陶运中及追随者的以上言行,有位潍坊大法弟子在给明慧编辑部的一封信中写道:“向陶运中报了名、捐了钱、信了他的同修用师父讲的法对照一下,该猛醒了吧!向内找一下自己怎么走到了这一步?!有没有愿听别人夸自己修的高的心?有没有执著圆满、走捷径的心?有没有不敢出来的怕心?有没有懈怠、不精進、求安逸之心?有没有觉得自己比别人修得好的心?这些人心被邪恶利用、钻空子就会出现偏离法还自以为是的危险!你们大多是老同修,走到今天不易。”

除了针对学法不深、到现在还对什么是修炼理解不好的学员,惊醒他们不要做“理智正念不清醒的人”、“神最看不起的生命”之外,这位同修同时也对其他可能看到此事的同修提醒道:

所有潍坊地区的同修们,咱们好好学学师父的法,为什么在我们身边,我们熟悉的同修身上出现这样的事情?你了解近几年他(她)们的修炼状态吗?请尽快伸出救助的手,拉同修一把。

以下是同修推荐的师父的部份讲法:

《转法轮》中的“自心生魔”中师父讲:“他就什么都敢说了:我就是佛了,你们不用跟别人学了,我就是佛了,我告诉你们怎么做怎么做。”“有许多气功师是假的,自封的,招摇撞骗的有的是。”

师父在1999年3月30日经文《肃清魔性》中讲:“美国西部地区大法交流会以后, 一部分抱着执著心听法的人说修炼要结束了,而且说老师要带一部分人走。这是严重破坏大法的行为,是魔性的大暴露。我什么时候讲过这样的话,还是你抱着执著 心乱悟的。你怎么知道你会圆满?你连对你个人的执著都放不下怎么会圆满?大法是严肃的,怎么会象邪教一样的做法。你还有什么魔性,要放出来,为什么非要走 到大法的对立面上去,你还能是我的弟子就立刻停住你那被魔利用的嘴。”

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师父说:“我一直在讲,我说大法弟子们不能够走极端,一定走正你的路。你想入非非,你今天邪悟了,明天你心血来潮又干出什么事来,在显示心的驱使下不断干蠢事,都直接是你的主元神、你这个生命的直接表现。这样的人能圆满吗?”

“听到一点、看到一点、甚至感觉到一点自己有什么本事,或者自己感觉自己好象是谁,就开始颠三倒四、神魂颠倒、神神叨叨。你还能修吗?不管你是谁,今天我度不了你你就是地狱的鬼!为什么那么不理智?为什么在学员中散布那些个干扰学员修炼与证实法的事情呢?你只是自己自心生魔的问题吗?你在干扰大法。这个罪还小吗?”

“如果自己没修好,也使别的大法弟子或很多的大法弟子被影响而修不成,那是下十八层地狱也还不了的干扰大法弟子修炼的重罪。”

“其实你说邪悟咋来的?不就这么来的吗?它就利用他那个心,然后给他造成假的思想反映,他就当作是真的,他觉得很有理,你们都不理解我,最后你们都没有我修的高,你们都没有我法认识的好。(笑)最后就是这样。”“如果走不正,就会被现在这些邪恶利用来钻空子、搞破坏。”

“要说怎么样做好,那就是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就是做得最好了。”

“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