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榆树同修交流 走出麻木


【明慧网2006年8月7日】最近我们当地出现了同修被迫害和几名同修被绑架的事,也在发正念营救,但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后来交流中认识到这些迫害是针对整体来的,这一次我们如果不窒息邪恶,就等于在滋养邪魔,所以我们必须彻底铲除、制止邪恶。明慧网页近一段时间增加了“彻底结束看守所、劳教所关押大法弟子”这个标题,我理解这就是正法進程的要求,这是我们眼下要努力做好的事。

(一)走出麻木 全力营救同修

每次对同修的营救都是我们去掉私心形成整体的过程,其实麻木的背后是私心,是因为“感觉”没有真正触及到自己,就可以得过且过,所以对同修的营救不紧不慢。师父说:“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转法轮》)这种麻木的状态很可怕,一个伟大的神决不会麻木,师父告诫我们:“千万不要懈怠,千万不要放松,千万不要麻木。”(《洛杉矶市讲法》)

记得2005年当地营救几个同修,当时非常重视,有邮信的、打电话、近距离发正念、贴传单的,不等不靠,高密度发正念,那一次是因为我们整体心性达到标准,所以多数同修都出来了,但后来的营救中就不太主动,看到了同修有不同程度的分别心,其实无论迫害哪一个同修都牵扯着整体,每一个同修都在起着巨大的作用,所以我们决不允许邪恶迫害任何一个同修。

为了更好的营救同修,我们现在采取接力式发正念(24小时不停)不给邪恶喘息机会,事情不多的同修可参与進来。再有,我们要跟被绑架同修家属沟通、讲真相,让他们明白我们没有违法,我们的真相材料写的都是事实,是对人有益的,不是罪证,鼓励家属理直气壮的要人,而不是给恶人送钱。个别同修有一种错误认识:“说花钱弄回来算了,还比劳教强。”这种认识就等于允许邪恶在经济上迫害我们,给邪恶钱是在给它输血,我们应该相信自己的正念能救回同修,其实营救同修的过程是修自己的过程,很多时候是我们整体达到标准了,邪恶就关不住了。

(二)走出“危险”的误区,确实从本质上改变自己,达到无私无我的标准。

听同修说:不想再吃苦了,不想再给家人造成痛苦了,在自己认为比较安全、不能打破自己安逸生活的基础上做着三件事,在这种心态下做三件事永远也达不到无私无我的标准,说重点是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佛不放,旧势力不就是因为想自保才被毁掉吗?想利用大法达到它为私的目地。这种错误认识如不纠正将来是危险的,其实还是私心在作怪,也存在法理不清,其实只有按照法的标准做才是真正安全的,一个很注重实修的同修谈到:当大法需要她时(做一份个别人认为危险的大法工作),有人告诉她别参与了,这时她用法衡量这件事,这是师父要求做的,完全符合法的要求,她就坚定的向前迈一步,不再用人心去想安全不安全,失去常人中的利益不可怕,失去这万古机缘最可怕,千万不能被求安逸心与常人的怕心而毁了众生,毁了自己生命的永远。

(三)广传九评

“形势虽然发生了很大变化,可是摆在大家面前的压力并没有小,救人现在是很紧迫的,而不明真相的人又大有人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我们有时感到邪恶在跟我们抢时间,让我们觉得还有时间,其实时间很紧,广传九评是师父让我们做的,众生只有通过看九评才能清醒认识邪党,才能使众生得救。一些地区九评已经铺了一遍,而我们当地做得很不够。是不是没把救度众生放在首位,忘了自己来时的大愿——救度众生?说到底还是怕心,还是没有走出死关。是不是同修还有这样一个误区,认为做讲真相的事(或做多了)就危险,想一想,师父让我们做的事不是恰好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吗?不是在全盘否定旧势力吗?那不是最安全的吗?如果真正在法理上认识清了,把观念改变过来,遇到什么事都不会动心,比如有人传什么不好的消息,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要全身心投入师父让做的三件事,哪有时间去想你邪恶传什么消息,那消息与我们大法弟子有什么关系?我们根本就不承认的,我们不是在旧势力过去留下的阴影中修,总是防迫害,为它而做好,那你就在它安排的路上修了。

最后以师父的法共勉:“不用管将来怎么样,自己做到心里有数就行,心中有法,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大法需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鼓掌)任何事情都不要走极端,理智的、清醒的去做,那是大法弟子的威德。”(《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