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营救狱中同修与安平大法弟子交流


【明慧网2006年8月7日】在2005年,很多同修参与近距离发正念营救狱中同修,这对整体配合起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增强了营救同修的意识。虽然没能救出同修,但是在过程中却显露出各自心性、心态乃至在整体配合中所起到的作用。我们应该发现不足,修下去,达到整体配合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真正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可当时有同修却认为狱中的同修心不动(自己不想出来)我们也无能为力,认为这事主要在她自己。有的见没救出来,好象有一种灰心的感觉,甚至没参与的开始抱怨:这么多人去,光路费得多少啊,如把这些钱给资料点得做多少资料呀。这些不都是人心吗?我们更不该灰心,毕竟我们在整体配合上走出了第一步。

师父在《也棒喝》中说:“当他们出来时,你有什么脸面对他们?你为他们做了什么?”其实这件事我们已经能配合的挺好,只是在认识上还有待提高,要真正做到发自内心的去营救同修,解体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保持持之以恒的发正念,有不解体邪恶不罢休的心。可我们还是把这事放松了。

直到今年七月有同修去看望她家属,才听她家属说:“谢秀改谁也不见,心也太狠了,我也不去见她了。”听到家属这样的话,同修不相信,这么长时间(将近5年了)她见不到外面的亲人,怎么可能不想见呢?其中定有原因,我们必须去问个究竟。

这样与家属商定好前去监狱探望。刚开始狱警们不让见(找了几个地方),这时,家属灰心了:“我们还是走吧,别在这儿耽误时间了,再耽误回家赶不上车了。”可同修并不灰心,边劝家属边发正念,在大法弟子坚定的正念下,家属的正念上来了,在家属的指责和强烈要求下狱警用自己的电话给接通了,通话中进一步证明不是恶警们说的那样,是因为秀改不配合邪恶的一切命令和指使,把囚服撕烂扔出窗外,不接受它们给的一切东西,恶警才欺骗家人说“是她不想见你们,以后不要来了,来了她也不见,我们也没办法”等谎言给家属和同修之间制造间隔,让我们产生消极状态:‘她不见我们,我们怎么帮她呀。’不是秀改不见亲人,而是邪恶想利用接见达到它们所要求的。

也许是亲人(同修)为见秀改心切,动了人心,在通话中劝说:“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见你,你就穿一下囚服出来见我们吧。”秀改却说:“我穿上了不就承认自己是犯人了吗!我没有错,我们做好人没错。”秀改的正念正行让同修顿时认识到自己此刻的言行已经在不自觉的符合了邪恶想要达到的目地,我们这是在帮邪恶呀,正念正行不是嘴上说说就行的,那是以长期学好法为基础的呀,在关键时刻怎能符合了邪恶的思想呢?我们的同修在那样的邪恶环境下已达到了她个人的否定旧势力的标准,而且做的是那样的好,关键就看我们外面的同修是否能形成整体,我们需要的是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整体达到标准,也许同修的承受也存在我们做不好的因素。

不是有同修说过不管被关押的同修是什么状态,我们外面同修用我们的神念、正念“抬”也要把他们“抬”出来吗!结果同修救出了好几个。我们安平同修整体上到底有没有这种强大的信师信法的正念呢?

在要求见秀改的过程中,狱警也告诉说:“还是你们的力度不够,不然早出去了。”并且还说:“秀改不承认她是犯人,如果家属再不配合我们,那我们的工作就没法做了,如果你们也不承认她有罪,你们就去上诉好了。”这不正是师父在借人的嘴在点化我们加强正念吗?

现在我们识破了邪恶的谎言,是我们的好同修为了不配合邪恶,宁愿放弃与家人见面的机会都不去符合邪恶去穿一下那身囚服。不是她真的不想见同修,因为她知道离和同修见面的日子不会长了,话语中还在鼓励外面的同修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不是她真的不想与家人同聚,是因为她是助师的法徒,肩负着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在邪恶的魔窟中证实着大法的神圣,解体着邪恶的一切安排,兑现着史前大愿。

我们现在不能再麻木了、不能再等待了、不能再忘了发正念了。只要我们大家共同提高上来,做到坚持不懈的发正念,同时人的表面也要行动起来,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在一起做事的时候,大家真的要互相配合好。形势变化很大,大家看到了,目前有些事情还有很多的障碍,而所有的障碍一旦都清除了,这件事情就完了。”让我们做到“身神合一”真正的起到震慑邪恶、解体邪恶、救度众生的作用,相信我们的同修就会一个个的被营救出来。如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