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山东王村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8月7日】我今年58岁,以前只上过一年学,自97年下半年修炼法轮大法后,现在能写信了,虽然有错别字;我还能看师父所有的讲法,只有个别字不认识需要查字典。以前的事就不多说了,只说说中共不法人员们最近对我的迫害。

2004年我经常到乡镇讲真相,10月中旬的一天,被过路的据城河政法委书记碰上,非法抓捕判了3年劳教。11月末进了王村劳教所,他们立刻迫害我,五六个人围着我讲邪理歪说,每天不让我睡觉。

第三次是让写月小结报告,我写上了“人民刀笔鬼生愁 法轮大法是正见”(《洪吟(二)》)。他们见我又否定了“转化”,就又把我隔离了,铐在暖气管上,让我白天黑夜站了20多天,一直到我的腿和脚都肿起来,不会走路了。

这次归正后,我反思自己,认识到常人心太重,正念不足。这时我进劳教所大概7个月了,也就是2005年6月份,我开始每天喊“法轮大法好”,这也是我内心的呼喊,我只能用这种行为证实“法轮大法好”。他们把我关到小号,不让我上厕所,洗刷等,并让我在小号内给他们干活。

7月份有一天我突然感到乳房四周一阵阵的痛,他们带我到医院看,拍了两张片,在右乳房的里面有四个硬币大小的黑圈圈,说这种情况有点特殊,必须3个月一次复查,40天后又去复查,发现左乳也长出三个来,队长让我买药吃我不干,因为我心里有数。当时他们也没说什么,可是回所后,四个恶警就不干了,说所里花那么多钱给你出车看病,你却不买药,四个人拳脚相加打了我一顿,又用手铐铐在管道上十几天才放开我。实际上,我发了3天正念后乳房就好了,一点事都没有了,完全恢复正常。然后我又继续喊“法轮大法好”,以此来证实“大法好”,他们又把我铐了两个月。有一次,四个恶警张芳、张X霞,李爱文,林月珍狠命脚踢我有20分钟的时间,她们累的直喘粗气,嘴里还不停的骂我。

由于我不配合他们,11月份把我从小号转到他们宿舍,远离学员。我天天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用胶带把我的嘴封住,我扒下来继续喊,他们每天给我封,有时一天好几遍。为怕我扒下胶带,用手铐将我双臂成一字形将双手铐在管道上。我就说站着受不了,要坐下。我坐下来他们马上把我手铐在管道上,这样我用嘴够到手,撕下胶带照样喊“法轮大法好”。好长时间他们弄不明白我是怎么把嘴从胶带里脱出来的。

从进了这个房间,我就睡在水泥地上,整整一个冬天,恶警从不让我盖被子,也不让我垫任何东西,下身我只穿三条单裤,白天晚上就睡在水泥地上。天冷的时候,恶警就特意把窗户打开进冷空气,目的是让我妥协,我不会妥协的。在这段时间里,我不觉得太冷,晚上睡着总是感到有一个质地象皮毛的东西盖在我身上,暖融融的,我知道是师父在看护着我。

恶警林月珍下手狠,把我前门牙七颗牙都打活动了,还打断了一颗。还有一个姓丁的,每次她值班总是想方设法整我。她们怕听“法轮大法好”,用绳子把我手指缠在一起,后来姓丁的又用胶带纸把我的手完全封起来,这样比绳子捆还难受,整个手肿胀胀的,她嫌我喊又把我嘴封起来了。我连讲话的权利都没有,暗无天日,太邪恶了。

2006年3月末,他们把我带到五楼让二大队强迫我放弃修炼(之前在三大队),过去后他们不铐我了,用的是糖衣炮弹手段,都是伪善面孔,企图来软化我,我没上他们的当。二大队帮教了40多天,三大队又开始接班,两个月后我还是喊“法轮大法好”。一个多星期后,他们把我放出来了。

在师尊慈悲呵护下,2006年7月,我从劳教所这个邪恶势力的黑窝堂堂正正的走出来了。临走时在劳教所办公室里,我拍着其中一个警员说:千万记住“法轮大法好”!

我觉得她们其中有些人非常可悲可怜,共产邪党真把她们糊弄惨了,为了腰里的几个钱昧着良心干伤天害理的事,放弃了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