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国乐团中修炼

【明慧网2006年8月7日】今天多伦多天国乐团参加了加勒比海狂欢节游行,作为其中一位成员回来后心中久久不能平静,看到路边一张张笑脸,我从内心感动,有什么比众生的被救度更让大法弟子高兴的呢?

我从大陆出来四个月了,参加天国乐团两个月了。记得在蒙特利尔游行的时候,指挥让我们微笑,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貌,但我总也笑不出来,在打鼓中脑海中浮现的是大陆同修的一张张脸庞,仿佛他们和我站在一起,眼泪禁不住的流。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和那强大的能量场,这是我第一次游行,鼓根本打不熟,只觉的鼓棒自己在动,大地在颤抖。打电话告诉大陆同修我参加游行了,他们太激动了,反复重复着一句话“我们为你自豪”,一定要努力,要把它当作修炼。是啊,大法弟子做的一切事都是在修炼,在天国乐团中是修炼,讲真相是修炼,修炼体现在我们的方方面面。

这次加勒比游行我真的从内心微笑着,在天国乐团中,我去掉了许多的执著,去掉了对大陆同修的情。从大陆来到这,总觉的是个逃兵,是自己不够格在大陆修炼所以很自卑。98年修炼的我在大陆同修中还是个晚得法的学员,所以他们处处照顾我,也很担心我,看着他们那么成熟那么坚定,我总是自愧不如。大陆学员中我是最弱的一个,所以他们千方百计让我出国,他们总是开玩笑说把你踢出去我们就放心了。现在我在国外了,面临的第一关竟是对他们的情,出国后整天担心大陆同修出事情,把国外的同修和他们比,心中总埋怨(国外)同修,心中产生很大落差。

参加了天国乐团使我真正接触到国外同修,我可以算是老学员了。七年来第一次和这么多同修接触真有点不知所措,同修们的一个眼神一句话竟对我产生很大影响,我自己把自己和同修之间划了条线。每个人环境不同所经历的事不同,而我整天用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大陆和国外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环境,所以同修之间也有很大差异,我带着对大陆同修的情看待国外的一切。大陆同修跟我讲,你的一切要从新开始,我们永远和你站在一起,你要做好每一件事,这是你的使命,我们所处环境不同但心是一样的,使命也是一样的。

现在回想还在大陆时,第一次看到天国乐团的振奋,看到国外同修的录像泪流满面,仿佛如昨日但心境已经大大不同了。国外宽松的环境对我来讲更难修炼,在大陆每一刻紧绷的神经突然松弛了下来,失掉了精进的意识,觉得修炼的步伐停止了。在大陆发传单讲真相正念足,因为知道一念之差就会带来损失,而在国外不存在生命危险,所以正念不足。但在天国乐团的修炼中,我明白了在国外正念同样重要,每次游行如不把神经绷的紧紧的发足了正念,很明显效果根本不行,感觉不到我们是一个整体;正念足我觉的我已经没有了,真如入定的感觉,只有一点意念我在打鼓,看到同修出错心中如我自己出错一样,心中对她说:没事你一定行。演奏一个小时后,觉的肩膀钻心的疼,我偷偷的用手托着架子,但看别人一动不动心中很惭愧,我的忍太差了。自己打错了生怕被人说,知道自己有很重的名利心,看到别人打的好受表扬了心中不是滋味,知道自己的妒忌心很重,大法弟子的路不同但都是为我们修炼而设,在国外各个项目组都是修炼的好环境,在天国乐团中修炼让我知道了我的很多执著从而能去掉它们,救度众生的形式各种各样,我们在利用这些形式救度众生同时提升着自己。

感激师尊的慈悲点化和费心苦度,我一定要把每一件事以最强的正念做好!大陆同修和海外同修的路不同,但我们是一个整体,整体的力量巨大无比,这是我在天国乐团的最大感受。180人的整体可以让天地震动,那近一亿的整体呢?

个人体悟,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