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我们的同修——王守惠、刘博扬


【明慧网2006年8月8日】7-20,这是大法弟子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心情难以平静,更让我们想起那些为了维护大法付出生命的那些同修们,其中包括王守惠、刘博扬母子。

我和王守惠母子虽然同居一地,其实并不是常接触,但这母子俩的名字在这一带同修间都很熟悉。记得在2005年9月,以前我们这取明慧资料都是单线联系,那时我只是到同修那里去取,不问资料的来源。但在取资料过程中,我们明显的发现资料做得越来越好,清晰、精细,我常常禁不住从心底里发出感叹和赞许。后来我们就能接连不断的得到MP3、电子书改字后的精装《转法轮》。总之,同修需要什么,就来什么,同修们都为能有这样的修炼环境而高兴。

有一次,我的MP3坏了。上午找到同修,二个小时就拿回来了,能用了。我真的很高兴,很感激,不由得又道出心声,发出了感激之言。同修听了我的话笑了,略加思索的对我说你应该知道他们是谁,于是我得知了王守惠母子的一些情况。王守惠(我们都称她为王姐)是如何引导A同修得法的;如何失去了乡政府的工作;如何向单位人讲迫害真相;如何协调这一片的大法工作和同修间的关系。刘博扬大学毕业后,和母亲一起坚定修炼,被迫害失去较理想的工作和较好的工资收入,以至于遭迫害后怎样正念闯关,又流离失所,并且得知了他们在流离失所的情况下,生活非常艰苦的情况下,还支撑着资料点的工作。从那以后我们每个同修都尽自己的能力拿出自己的钱支持资料点。

后来,我们有机会在一起开了一个法会(是由王姐组织的),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母子俩。王姐说话慢条斯理,语气平和,对师父讲的法记得很熟,切磋中,对法的理解也很深。博扬的话很少,戴着一副眼镜很书生气。法会進行时,他几乎只听别人讲,偶尔才说几句,不了解的人真看不出这个寡言的小伙子竟是一个电脑通。法会進行三个多小时王姐走的时候,我明显的看出她走路很吃力,脚跛的厉害(因迫害造成的)。我当时只是目送他们,没有多说什么,更没有想到这第一次见面竟是最后一面。

王姐母子最后一次被抓是在这次法会后约一个月左右,是她们去同修家送资料时与同修一起被抓的。听同修家人说恶警是跟踪而来,事情发生后,同修立即行动起来集体发正念,上网曝光邪恶,到家看望同修家人,讲清迫害真相,商量营救办法。

事隔一个多月,便传来噩耗,博扬当晚被打死,王姐半月后也被迫害致死,死前仍不知儿子的消息。如此残酷的迫害,把我们的心震痛了,哭无声,诉无语。时至今日他们母子的音容仍在眼前,可是迫害仍在持续,伤痕仍在加深。中共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灭绝人性的案例屡见不鲜。七年了,大法弟子承受得太多太多了。

七年了,面对迫害,我们该怎么做?师父说“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致2005年欧洲法会》)我们只有更加精進,做好师尊让我们做的三件事,揭露迫害,反迫害,救度众生。

王姐走后我们的资料点的工作一天都没有耽误过,我们从无到有,从不行到能行,从不会到会,从生疏到熟悉,从新建立了资料点。博扬生前帮建的资料点也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帮助我们共同在师尊的呵护下,紧跟正法進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