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同修王守惠

【明慧网2005年11月26日】

守住正念生慧心
走正神路度世人
音容笑貌今犹在
天上人间两离分

惊闻同修王守惠、刘博扬母子二人在两周之内被迫害死的消息,王守惠那张祥和的笑脸仿佛就在我的眼前。一直想念着她,想要见见她,没想到从此生死两分离,她就这样没有等到法正人间的日子就离我们远去了。

那是2001年的10月7日,同修王守惠被送到公安医院来了,她当时被长春黑嘴子女劳教所非法劳教已二十个月,因绝食抗议非法迫害致生命垂危,人瘦骨嶙峋的,简直有能被一阵风刮跑的感觉,面部表情很严肃,戴着手铐。

2001年9月30日起,我因被绑在死人床上开始绝食,抗议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对我的非法迫害,我被黑嘴子劳教所恶警野蛮灌食浓盐水。因浓盐水在胃里烧得难受,返出来吐到床上,没有人收拾,吐的秽物粘到头发上,没有人给擦,当时邪悟的人给我起了个“日本名字”——“招苍蝇子”来侮辱我。几天后因鼻管插入气管被灌食时,肮脏的盐水和豆粉直接灌入肺部,当即休克,被抢救后因生命垂危送入公安医院迫害。

当时因法理不清,觉得公安医院没有迫害我,到公安医院后我不再绝食而是开始喝粥,消极承受,因被狱医诊断为“开放性肺结核”被(管教默许的)犯人们被从“病房”赶到走廊里。两天后,王守惠来了,听说她也是不“决裂”的法轮功学员而且继续绝食后,我顿时信心大增,豁然开朗,仿佛暗夜里亮起了一盏明灯,为我照亮了在公安医院证实法的路:当时就开始绝食和不配合治疗。而王守惠也因为长期灌食造成的吐血使犯人们(怀疑她是肺结核)也把她赶到了走廊里,就在我的身边。我感到无比幸福。

当时见到我的刑事犯个个用手捂着鼻子,贴墙走,而王守惠却在我的身边露出了祥和的笑容。我以为她只有三十多岁,结果一问她都五十三岁了。看到我呼吸急促,随时都可能会失去生命,她就在我身边炼静功,发正念,小声跟我交流,并给我讲她在黑嘴子劳教所如何炼功,越是邪恶的大队长值班她越要炼功。此次又是绝食抗议迫害,她丈夫来看她如何发正念见面的事,谈了我们在法上的认识。我对她由衷的敬佩,也越来越有了正念。当时管教特意出来责骂我们,她毫不在意,所以后来很快我们共同认识到不配合治疗,在狱医来打针的时候我们都不干,虽然戴着手铐(被固定)、脚镣,我们又被强行打针的情况下,我们一个用嘴咬下了针头,另一个用脚踢倒了输液架,药水瓶打碎了,犯人阿敏和管教闻声赶来,给了我一个大耳光,并大声责骂我们。

因为师父告诉我们:“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们就照着做了。因为听了师父的话,结果当天我就回家了,她也在第二天离开公安医院回家了,我们都离开了这个死亡率高达50%的魔窟,是师尊的慈悲呵护使我们又从新得到了更好的证实法的机缘和人中的自由。

三个月以后我有幸又见到了王守惠,她的脸红扑扑的,象个年轻人。她告诉我在公安医院时她对我的担心,怕我会被旧势力带走,所以不敢有丝毫放松,不停的给我发正念、跟我谈法上的认识,用正念帮助我脱离困境。问起我走后她的状况,得知,我走后邪恶狱医给她打我留下的吊瓶,那是治肺结核的药,而她并没有被诊断为肺结核。于是她正告狱医:“我儿子(刘博扬)是搞医的,我不是肺结核你给我打治肺结核的药,这瓶我留着,出去我就告你”。吓得狱医当时就把药瓶拿走了,不敢随便给她打针,结果第二天就把她放了。回家后,长期绝食给她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她没有把自己当成病人去调养,而是一回家就象一个正常人一样每天做饭、洗衣服,一个月后她的体重从六十斤长到九十斤,脸色也好,那时我听她谈在法上的认识,觉得很好,能用正念看问题。

一别之后,快四年了,这四年中我看到她不止一次的被迫害的消息,每次我都相信她能做好,都会想起她那鼓励我的神情,也在想是什么原因使她遭受了这么严酷的迫害。几个月前我非常想见到她,却始终没见到,这次因为我自己状态不好,只给王守惠母子发了一次正念。看到她母子二人被迫害离世的消息,我身边的同修指出我因为陷在情中不能自拔,做证实法的事不用心,所以对王守惠母子的事表现麻木和漠然。是啊,自己没发正念也没有张罗周围同修发正念,更没有做什么对她们有帮助的事,其实是对旧势力的承认。当然是邪恶的迫害造成的。可是如果我能够放下自己,更多的同修能够把对同修的迫害当成对自己的迫害,我们的正念是能够破除邪恶旧势力安排的。我没有用她对我那样对同修负责任的心对待她和别的同修,让我感到很难过。如果当初不是王守惠为我发正念帮助我,我可能已被邪恶夺走了生命,如果我能更多为的她发正念并采取更多的有效的营救方式来帮助她,也许她已回到我们中间。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啊!

王守惠就这样离去了,不能和我们一起在证实法的路上,走到法正人间的一天一定是她一个最大的遗憾。当我写完此文的时候,心中升起了坚定的一念:我会在任何情况下都坚守自己的正念,真正为众生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来,绝不在正法结束前放弃为证实法之用的人体。我最需要的时候,是王守惠助我用师尊的教诲走了过来,正念加持我不被旧势力带走,而我却没有同样的去帮助同修,带着这样的遗憾,我在心里对王守惠在天之灵说:我会珍惜我们共同走过的路,一定走好以后的路。

通过这次教训,以后一定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并落到实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