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过“病”业关的体会

【明慧网2006年8月9日】今天重温师父《洛杉矶市讲法》,看到学员再提关于病业问题,而且我知道身边有些学员也采取常人方式对待病业的事情。就此我想谈一些自己的修炼体会,与大家交流。

我是1997年过大年期间开始修大法的。修炼之前,我曾经有所谓的气管炎、骨质增生、静脉曲张、鼻窦炎、偏头疼、红斑狼疮、胃溃疡、痔疮等多种疾病。那时身心憔悴,每年没有几个月舒服的,常常疾患缠身,备受煎熬,感觉生不如死,而且要付出大量医药费,连累家人。

得法后我踏实真修,敢于舍弃,不避开矛盾,时时事事内找自己,注重从本质改变人的东西,很快身心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有些病业反映几天就去掉了,有些病业相对持续一段时间不见了。平时炼功,哪有病灶哪就特别疼,它会逐渐减弱,并且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反映。比如刚得法时腰椎有多处骨质增生,每次打坐时象锥刺骨的疼痛,有时炼的汗流浃背,面如雨洗,有时炼的浑身冷麻,可炼完功后就象换了个人似的,身轻灵便。过一段时间别的部位又出现另外状态,又有新的感受,需要从新悟法。

2002年有一段日子做证实法的事比较好,下班回家后去厨房做饭,感觉头部一揪一揪的,头里不断拿走很重的东西,揪的身子都有点晃,不到两分钟头脑非常清晰。以前好似刀刮的偏头疼从此再没有发生过。

学法悟正,常会感到师父慈悲和大法神奇。多年来,我特别注重通读大法,不管遇到想到任何事总会用法去衡量,渐渐的越来越会修炼了,学法悟正就在同化法,就能显现大法的神奇力量。

有一次,我出现上吐下泻的现象,全身疲惫不堪,浑身皮肤疼,骨头酸。这期间,我一直在找自己的执著,几天找到当时修炼状态中好几个执著心,暗下决心修去,同时坚持学法炼功,咬牙上班工作。因为我知道病业不是病,修炼人用更超常的理对待总能过得去。这个病业使我连续一个星期不能進食,但我没有感到害怕。等到第七天晚上,我似睡非睡的在床上躺着,忽然体内放射着无数道白光,似乎有许多惊雷炸响,折腾了半夜沉睡了,拂晓醒来我立刻精神抖擞,一切恢复了正常。

还有一次,我咳嗽很厉害,偶尔咳血,明显感觉旧势力迫害,于是我发正念,不承认旧势力,更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连铲除它的垂死挣扎的表现也不承认。当时我念力纯正,后来头脑出现邪魔的影像被真火烧灭,我次日就好了。

我通常遇到病业总会乐观的对待,觉得多学法就能各个层面悟正,就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正念过关。因此修炼以来,我以前的许多病症不翼而飞。

越正信师父越能破除旧势力的迫害因素。9年来,我每年都有二、三次消病业状态,有时来势凶猛,表现也厉害。据我知道早期旧势力在我身体里安排过许多不好的东西,并且几个朝代转生过程杀生较多,相应病业比较重。正法修炼期间,大法弟子许多劫难和病业都是旧势力强加的迫害因素。这一切我是决对不承认的,与个人修炼认识的法理不同,千万不要有认为承受病业或苦难就修的好的想法。我全凭正信师父的法才不断破除旧势力的迫害因素的。

在2004年秋我突然出现胸胀腹满,全身肿疼现象,连续8天不能通便,脑子不断出现死亡念头。我明白这是旧势力的迫害,必须全盘加以否定。于是我一边强忍着工作生活,一边排斥干扰因素,与恶念决裂。

第八天我强忍着打坐,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你敢舍弃生命吗?我心里答道:我的生命要能换来大法不受迫害,我愿舍弃生命,否则我必须助师正法到最后。这一念决对是真念,仿佛穿透许多空间,没有掺杂任何人的东西,特别清纯。我想当时那么有正念这是学法的缘故吧。等到半夜12点多,我肚子内叽里咕噜响个不停,紧接着泻了七、八次之多。凌晨整个人象蜕了一层壳,十分美妙。

修炼人任何事情都没有偶然的,整个人生师父都给从根本上改变成了好的。表面看,人认为的好与不好都是假相,实质是超常的好。有一段时间,我咳嗽的很厉害,震的五脏六腑都疼,呼出的气有点烫。常常一夜咳个不停,只好发正念、学法、炼功,稍有停歇就睡一会儿。第二天照常上班,沿途派发真相资料,上班到了办公室却很少咳嗽,有也是轻微的一两声。在人多的时候就想不能给大法抹黑,根本就不会咳嗽。只有上厕所或单独在外时才有大的反应。一回家后又会咳嗽不断,这样过几天就没事了。

类似这些情况发生过多次,我并不在意。自修炼以来,我从来没有因为所谓的病请过一次假,从未吃过一粒药,都走过来了。其实,我觉得大法修炼,病业关相对来说是很容易过的。单位的同事都知道我炼功,就说我身体素质好,言外之意是炼功炼的好,树立了大法弟子的形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