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恶警叫嚣“把你送到火葬场活炼了”


【明慧网2006年8月9日】我在2000年12月13日,到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抓到北京房山看守所,因不报姓名和家乡地址、抗议非法关押,被带背扣13天。在这些天当中不分昼夜只能坐在冰凉的水池边上,每天还要遭受野蛮的插管灌食。一个被管教称做“头”的女恶警还叫嚣:“再顽固把你送到火葬场活炼了!”

2000年12月26日,我被转移到天津东丽看守所,当天管教说:“所长要见你。”随后把我带到一个房间,所长先伪善的说:“一看就知道你是一个很善良的人”。我说:“你这里关着的哪个都很善良”。接着所长把脸一沉,说“回去吧”。我刚回到房间不久,他就带着四、五个警察拿来一大碗不知什么东西让我喝,我不喝,他就拽着我的头发从床上一直拖到很远的一个空房间。四、五个恶警把我摁倒在地,他拿着一个浓盐水加少量奶粉的大瓶子使劲往我嘴上摁,牙床被摁豁,牙根撅出来了。

2000年12月29日,我被鸡西驻京办事处警察认出来。在办事处我的40元钱被鸡西市麻山区恶警侯力拿去,手表给摔在地上。在办事处期间恶警侯力经常谩骂大法与师父。

2001年元旦晚上,我被带回鸡西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万家劳教所。在劳教所,我们被迫害的身上长疥,劳教所给我们打不明药物,因为我拔掉针头拒绝用药,遭到劳教所医院恶警商××毒打。

还有一个姓马的女恶警不但不让它看管的班内的大法弟子炼功,还到处乱窜,不允许别的班大法弟子炼功。到2001年12月已达到疯狂的成度,不让睡觉,睡着就用棍子打醒。

2001年12月13日我被解除非法劳教。因知道我还坚持修炼,户口所在地的东麻山派出所、居住地的滴道派出所都不允许我居住,迫使我一直流离失所。

我的身份证在1999年7.20被滴道片警陶立新骗去。2002年单位办理下岗低保需要身份证,我到鸡西市610去要,610头目杨大仁邪恶的说:“你炼法轮功还要低保干什么”?我说:“我是中国的公民有权利享受低保”。杨大仁说:“不转化就不给”。使我连117元的最低生活保障都被非法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