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营救同修看本地整体修炼状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我们本地有三个同修被邪恶绑架四个多月,至今仍被关押在看守所。通过几个月集体发正念,未见放出来,协调人觉得还是参照其他地区的方法進行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

接力发正念持续了一个月,同修中出现了一些抱怨。有的同修认为坚持这么长时间了,应该停下来了,接力发正念效果不太好,有点象走形式,晚上发正念也没有几个同修坚持下来,有很多同修发正念状态都不好。根据这种情况,各点负责人又在一起切磋讨论,最后,协调人仍然坚持要接力发下去直到救出同修,认为持有意见的同修有求安逸之心、对营救同修没有信心。

对于接力发正念有没有效果是不是走形式我们暂且不论。我想说,我们有没有反思一下,为什么这次同修被关押持续了这么长时间?为什么这段时间总是出现同修被迫害的事件?是不是跟我们整体有漏有关?有没有认识到这是在给我们一个整体提高起来的机会?每次迫害一发生,大家只是盲目而又麻木的去发正念,去完成一件任务,“修炼是修自己,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状态都要去想一想自己。”(《美国首都法会讲法》)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先来向内找一找。

明慧网提出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我们本地一直未动。我们的同修也没有主动的参与進来搜集资料揭露邪恶、曝光邪恶,这几年我们本地同修被邪恶迫害的经历也不少了,可是没有一个同修主动去写被迫害的文章,也曾经给个别同修提出这个问题,却总是顾虑写出来对自己将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或者推说自己不会写。个别协调人也担心曝光邪恶会引起邪恶的注意,办本地版会引来邪恶的迫害,因为有这些观念障碍着,搜集恶人的信息也一直不齐全。所以我们到现在没有一份揭露本地邪恶的资料。

“资料点遍地开花”在我们这里更是很遥远的事情。全城几百个同修都处在一种观望、等靠要的状态。有资料就发,没有资料也不过问。曝光邪恶,搜集恶人信息,好象与自己无关,哪怕自己想到了,也不会去做,认为那是个别协调人的事,总是协调人说怎样做,大家就去怎样做,协调人不说的,没有同修主动去做,也没有同修向协调人提出意见和建议,各点上的负责人总是说:站上怎么说的,我们就怎么做。完全充当收音机,只听,不说。“九评”出来很久了,本地很难看见几本,其它地区的同修偶尔送来一些,发到每个同修手中也最多一本或者两本,听见下面的同修都在抱怨“九评”太少,可是我们协调人却认为,在我们本地发放“九评”不能过多,我们是个偏僻的地方,受恶党毒害少,不需要大量发放“九评”,只要能说通世人三退就行了,不能和其它大城市相比,那里知识份子多,受毒害深,况且我们层次境界未到,九评多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在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还是要慢慢一步步走稳。

这种认识对不对呢?既然师父叫我们广传“九评”,我想多做“九评”应该不会错吧,每一个中国人(不管在城市,还是在偏僻的乡村)从小都是在党文化中长大的,能说没受毒害吗?如果说是因为我们的心性境界未到,怕做“九评”,怕因此而受迫害,那么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突破这种观念与人心呢?从去年开始,我们本地接二连三的出现同修被恶人举报绑架的事件,这也不是偶然的。

这两天听说被绑架的同修快要被邪恶宣判定罪了。协调人才忙着搜集邪恶的信息,才主动提出要向本地民众揭露本地邪恶。这一切稍微来晚了一点,错过了营救同修的最佳时间,如果当初没有那么多的顾虑,跟上正法形势的步子稍快一点儿,如果我们每一位同修都能遇事向内找,而不是就事论事的去争论这件事的对与错,不是在出现问题了才商量着怎样去解决问题,我们在证实法中就不会总是处于被动的位置。

我希望每一位同修都能通过这次事件为契机,本着救度众生为目地,去向各级官员、警察和广大民众讲清真相,不重结果,在做的过程中摆正心态,“困难面前体现出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保持一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具备的纯正与大善大忍的状态。“证实法中你们想到的、看到的、接触到的、能够认识到的,你就去做,那才是在走自己的路、建立自己的威德啊”(《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

只要我们基点站正了,大家整体上协调一致,法力才显威力,才能更快的营救出我们的同修,才能创造出一个更宽松的证实法的环境,才能让更多的世人得救。

因为是第一次独自向明慧写文章,个人层次与文笔有限,某些方面说得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