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的修自己 才能更好的救人

【明慧网2006年9月1日】师尊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说:“那么作为修炼人来讲怎么算是修?能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如证实法、救众生的事等,这是份内的责任,这是树立威德的一部份,而作为自己的提高才是最关键的,因为你自己不提高,你那些事情都做不好。所以你严格要求自己,发现自己的不足,不断的去掉它,你这就是修了。”

我悟到,仅仅有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愿望是不够的,还需要时时站在法上,严格要求自己,发现自己的不足,随时改正去掉它,不断的提高自己的层次,才能更有效的证实法救度有缘人。

我刚得法不久,邪党对大法的迫害就铺天盖地的袭来了,我因保护大法弟子被邪党非法拘留半个月,并被强行免去处长职务。

因为那时我刚刚走入大法修炼,开始真有点招架不住,家人更是不能理解,把怨气一古脑都撒在我的头上,妻子骂,小孩怨,说我是家庭的罪人;亲戚也都看不上我了,说我只管自己不顾家庭,干的蠢事。当时我也有点彷徨,是自己错了吗?

当我翻开宝书《转法轮》,伟大师尊的话象金子一样闪闪发光:“我们讲,不管人道德水准发生多大变化,这个宇宙的特性——真、善、忍,他可是永远不变的。有人说你好,你不一定真好;有人说你坏,你不一定真坏,因为衡量好坏的标准都发生了扭曲。只有符合宇宙这个特性的他才是个好人,这是唯一衡量好坏人的标准,这是得到宇宙中承认的。”

我想我修炼宇宙大法,返本归真,这世间最正的事,保护大法弟子也是在积德,我没有错,而且做的非常对,家人不理解,亲朋有意见,他们是被邪党给吓住了,没有看清邪恶本质,也是被邪党洗脑造成的,误会了我。

我反复给他们讲法轮大法是什么?修炼人在做什么?邪党为什么不问青红皂白就迫害?但是不管我怎么说,他们也反不过味来,就是看着处长的职位丢了,一家人脸上没面子,以后办事也不好办了,把一切的责任都推在我头上,为此小孩的舅舅还在电话里骂了我。我并没有责怪他。以后他在同我的朋友们相聚时又两次让他们捎话给我,说:你们对我姐夫说,我骂他了!就是这样我也没动心,淡淡的一笑了之。我想:家人和亲戚对自己意见这么大,一方面是没看清楚邪党的邪恶本质,和它们迫害宇宙大法将面临的覆灭的命运,另一方面也有自己做不好的地方,如说话生硬、不能充分顾及家人的承受力和心灵感受、在单位一直忙工作、对家人照顾不够等等,由此也使他们对大法存在一些不好的看法。我想这一切不好的局面也都是由自己引起来了,问题在自己,重要的也在修自己。

之后,在很长时间里,我特别注意改正自己存在的问题,在家里多干活,少说话,平时说话坚持平心静气,多关心家人和亲戚,特别是她们家的亲戚。但是由于邪党文化的长期毒害,他们只注重现实的得失,一谈到法轮功的事就炸,几乎到了不能谈的地步。

有一个时期,我想他们可能是不能救的人,就随他去吧。一次一同修知道了我的家庭的事情,他一针见血的指出,你周围的一切环境包括你的家庭环境都是由你自己造成的,必须认真找自己,才能改变,也一定会改变。

后来我再一次检查了自己在哪些地方做的不在法上,主要是在一谈到大法时自己情绪比较激动,说话不让人,结果他们不仅不接受,反而越来越觉的我这个人不近人情,抬死杠。一次妻子对我说,大法可能是好的,可能不错,可是你不行,表现的不如一个常人。

妻子的话对我震动很大,心想这不是师父借我妻子的嘴在点化我吗,对,我一定得认真的改。后来在说话中我特别注意自己的语气,说话的方式方法,并注意发现他们说话中对的部份加以肯定,对一些不是原则的问题,不争论,如果涉及大法的原则问题,则耐心的给予解释,特别告诉他们敬大法有好报,不敬大法自己要吃大亏的原理。这样一点一点的矛盾化解了,冰冻融化了,家庭出现了比较和谐的环境。

我想大法是宇宙大法,这么大的法什么不好东西不都能够善解呢?我坚持从一点一滴做起,真诚相待,圆容大法,树立自己的威德。

岳母过去在别人家住,后来到我这来住了,我把她当成自己的亲母亲一样,吃住方面无微不至的关心,生病了我用自行车带她到医院看病。对小孩的舅也注意关心帮助他,他刚来市里,没有房住,我就把我原来一套旧房子和原来的旧家具让给使用,房子拆迁盖商品房,原住户可以优惠百分之八,我又让给了他,使他在市里有一套正规的住房,他很感动。

他们从我的身上看到了修炼人的善良和人品,看到了大法的伟大之处。在最近一次对他劝退当中,他没有犹豫,答应退出邪党,并说:现在我信任我姐夫,他说的话没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