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才能消除同修之间的间隔

与湖北孝感同修切磋

【明慧网2006年8月19日】近来,孝感连续发生大法弟子被绑架事件,这很值得我们孝感同修认真、冷静的思考一下,是否孝感弟子目前整体上还存在很大的漏洞?彼此之间是否有很大的间隔?

明慧周刊238期第30页的文章《大陆大法弟子与新加坡同修交流》很值得我们孝感同修认真读一读,文中提到A、B两城市,A市资料点不断出事,同修一批又一批的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重刑,几年来几乎没有停过,每一次的损失都让人痛心疾首,邪恶至今非常嚣张,当地证实法的工作开展的非常难……。B市却做得非常好。

“A市的情况是这样的:有能力的同修不少,但很多都自我太强,同修之间因为不同的认识经常产生矛盾,而且越来越激化。协调人和负责人经常不在修炼状态,同修之间相互猜疑,在遇到困难和麻烦时不是找自己,而是把自己的认识和感受放到了超过整体的位置,同修之间相互的不善让邪恶钻了最大的一个空子。”

而孝感目前的状况虽没有A市严重,但同修之间的间隔却很明显了,有的还是好几年的问题,通过近期发生的事暴露无遗。如有学员在学员中指责说:某学员的去世某某学员有责任;某某的被抓某某学员有过错;某学员不向内修,听不進别人的意见等。而被指责的学员则憋了一口气:为什么不敢当面说?以后我什么也不管了。还有学员指责说某某学员答应学员在家学法,又有怕心学一段时间后又取消。王新明被抓,有学员不积极营救。当经文传递偶尔出问题时,指责说:给的时候不要,没有了又来要,等等……。而听到的学员不管赞同或不赞同,几乎都或多或少的又向外传,包括我本人在内,无意之中又加大了同修之间的间隔。

我们经常讲要打破旧势力的安排,可是如果我们出了问题不首先无条件的向内找,想办法去在法中彼此圆容,而是互相指责、埋怨别人,或找一部份自己,然后还是找别人的问题,这和常人有什么不同呢?这不正中了旧势力的计,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吗?旧势力正好利用彼此的弱点加大加强我们的间隔,各个击破,找弱点下狠手進行迫害。同修被迫害为什么还未营救成功?我们“正念”也发了呀?可彼此之间有间隔的“正念”形成不了整体的威力,说到底还是念不正。

我们都是修炼的人,在圆满之前,谁能保证自己永不犯错?谁能保证自己永远正确?既然不能,谁又有资格去指责别人呢?修炼中有问题并不可怕,只要我们之间互相善意的当面指出,即使暂时有不同看法,彼此之间互相在法上去圆容,而不是丧失理智互相埋怨、指责,这就打破了旧势力的安排,走了师父安排的路,什么问题都能解决。我们是一个整体,问题出现了每个人都有责任,能说是某某个人的责任吗?比如上次营救储琳时,很多同修或多或少相信了邪恶的欺骗:“15天后放人”。为什么要有条件?我们发正念时为什么没有“立即无条件放人”这一念?发“正念”中还隐含了15天放人这一旧势力安排的条件,包括本人也是事后诸葛亮,结果不到15天邪恶就把同修非法劳教。这次王新明被绑架,据了解家中搜出两大包真相资料,为什么他拿那么多?这正说明整体上没有形成人人发真相资料的局面,导致他一个人承担很多,减少了他的学法时间,降低了同修的学法效果,使个别同修忙于干事,而我们又未能及时圆容,导致旧势力钻了空子。事情的出现不正是整体上有问题吗?我们每一个同修不应该认真找一找自己的责任吗?

《大陆大法弟子与新加坡同修交流》一文中说的很好:“其实只要我们是在修炼中都肯定有不同的认识,未去掉的人心也会相互摩擦,但最为关键的是我们在矛盾面前能不能把自己视为修炼人,以法为师无条件的向内找自己,真正的以法为大。如果能这样,那么矛盾就会很快化解,彼此之间就容易宽容,整体协调一致法力就会大,邪恶就不容易钻得了空子。”

说了这么多,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文中提到的事,没有指责当事同修的意思,只希望当事同修都冷静下来在法上共同提高,赶快打破旧势力的安排,同时建议旁观同修发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对我们同修安排的间隔,不要再帮旧势力的忙传同修之间的指责、埋怨,看到同修之间有间隔要主动圆容,不要当和事佬,怕当面指出其他的问题。也希望被指出问题的同修,不管别人说的对不对,都要反省一下自己,以法为师,能听一听同修不同的意见。让我们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彻底打破旧势力的安排,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