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狼来了,要关好门窗”说开去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常人社会之中,生生世世的常人观念也都带了不少,但修炼人是要脱去世俗的,是要放弃人的,“但破除后天的意识观念很难,因为这就是修炼。”(《转法轮(卷二)·佛性》)

常人都有一个普遍的观念:人冷了要添加衣服,人饿了要吃饭,累了要休息,发迹了要享受,困难来了如何要避过,狼来了,要关好门窗……等等等等,我们在人世中久了也自然就带有这样的观念,而且经常在关键时刻它就会跑出来发挥作用,这就是人。
 
前几天单位的一个同事(此人同国安、公安素有来往),曾见到我之后气冲冲的跟我说:现在国安局已经把你和另外的某某都列为重点跟踪对象,你家里的电话、电脑、手机、你平时的交通工具,都在监控范围,甚至你经常在干什么都统统定了位,随时准备抓你……。

他说了很多,虽然我当时并不十分紧张,而且心里在想:你说的连同他们告诉你的都不算数。心里还在努力的把持着自己,告诉自己不能被其所动心。但整个一天心里还是沉甸甸的,时不时的还在想起他说过的话,并且还在想着果然如其所言,我该如何应对之类的事。尽管每一次的常人应对之策一冒出头时我就马上将其当成是应该去除的常人之心立即努力排斥掉,但还是时不时的不断的闪现出来,尽管我故作镇定,但“狼马上要来了,要关好门窗”的念头一直在起作用。回家之后我还是从人的一面进行了一些安全防范,虽然发正念也较以前多了,其实现在想起来都是在做“关好门窗”的事。

昨晚在看师父讲法录像时,正讲到第六讲,师父说道:“过去有个人,把他绑在床上,拿起他的胳膊,说是要给他放血。然后蒙上他的眼睛,把他的手腕划了一下(根本没有放他的血),把自来水龙头打开让他听滴嗒声。他就以为自己的血在往下滴,一会儿这个人就死了。”我猛然悟道,这不是师父在点我吗,师父说的例子不正和我所遇到的事情一样嘛,我象不象被绑在床上的那个人呢,如果你也认为滴嗒的是血,其结果又会与他有什么不同呢,这不是你求的吗?

早晨起来炼功的时候,脑中突然浮现起我前些年看到的一个修炼故事:一徒弟要跟其师父修炼,师父说行啊,你就结庐独修吧。这个徒弟很听话,费了好大的劲儿好不容易把草庐修好了,刚往那一坐,一阵狂风把草庐吹走了,他又第二次鼓起勇气把草庐修的更结实了,可是还没等他盘坐好呢,又一阵狂风把草庐吹走了,就这样他修好了吹走,吹走又修,反反复复,无论如何绞尽脑汁,采取什么人的办法去加固,到头来依然没能将草庐修成。这时他突然好象悟到什么似的坐在地上就开始修炼了,师父过来问他:你的草庐呢?他说我把他修好在心里了。师父笑了。

如果我们遇到事时不是在心里寻找自己的根本执著,而是在形式上如何如何,不改变自己不符合法的常人观念,而是强调自己如何如何不易,这不正是旧宇宙旧势力走向灭亡的关键之所在吗?遇事总是最大限度的保护不愿放弃的东西,这不正是需要正过来的根本问题吗?为什么?旧势力过去所安排的底层黑手烂鬼还在起作用。我现在悟到就是旧势力的部份观念依然在我们心中存在,也可以说旧势力的一部份依然在我们心中“驻扎”。

师父讲法讲武术气功讲到:“你要去击打别人的时候,不用再运气、再想了,那个功已经到那儿了。别人打你,你去搪的时候,那功也已经到那儿了。不管你出手多快,它比你还要快,两边的时间概念是不一样的。”(《转法轮》第222页)我悟到,你真的去除了底层常人观念之后,你自己的一切其实与这个世界都是被隔开的,它就够不着你了。

当然,本着对大法负责的态度,我们在保持正念的基础上注意自己和同修的安全也是必要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