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一些情况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在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的洗脑班是一个两层楼的房子,形状是凹字形,凹面临江堤,有近三米高的院墙,上面有电网,楼房是木制门窗,背面窗户都用金属材料封死,正面从二楼顶一直用金属材料封至地面。在楼上可看见天兴洲的上游嘴,估计此邪恶的洗脑班可能是谌家矶。

一天我遇一同事,她满口怨言的说“坐了几天牢”,我细问了一下,才知道她被恶党人员弄到洗脑班做了一段时间的所谓“帮教”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些所谓“帮教”们吃喝、生活用品都由洗脑班承担,有车接送,每天有工资,帮教四天休息一段时间。现将与她的谈话整理出来,大概内容如下:

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由两个“帮教”监视,住一间房三个床,法轮功学员睡中间床,两个帮教睡两边床,昼夜监视,进行肉体和精神迫害。不法人员强制法轮功学员坐着姿势不能弯腿,即使散盘也不可,上卫生间一前一后各贴身一“帮教”,遇见其他法轮功完全不让说话,每天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光碟,晚上强迫做很多邪恶布置的所谓“作业”,不做完不让睡觉。还搞联坐制迫害,如法轮功学员不做“作业”就不让“帮教”睡觉,这是邪恶共产邪灵迫害民众的惯用手段。

洗脑班有一女书记,四十多岁,一米六三左右,内心阴险,看不顺眼,就会下毒手迫害法轮功学员。如有一位六十岁的舞蹈家坚持自己真善忍的信仰,不向邪恶妥协,这个邪恶的书记就威胁说除了取消舞蹈家的退休工资外还有“好看”的。洗脑班有一个姓殷男指导员,近四十岁,也很邪恶,另有两名警察看门。

江岸区有一“六一零”恶人,男,四十多岁,一米八高,胖子,此人很邪恶,在他去洗脑班的第二天,江岸大法弟子关小奇就失踪。约在七月二十六日晚九时许,用一辆黑色轿车将关小奇拖走,不知去向,当时车灯都没打开;两天后拖回来时,关小奇的精神很不好,还不停咳嗽,受过什么迫害不得而知。

洗脑班邪恶人员非常怕曝光。东西湖有一近六十岁的女法轮功学员去硚口社保处年审退休,社保处串通硚口公安分局绑架了她,后经东西湖分局送洗脑班迫害。第二天这起绑架事件就在网上曝了光,过了几天又很详细跟踪报导了,同时又将硚口社保处有关参加迫害的恶人的资讯上网,邪恶内部议论纷纷说:全国全世界都知道胡婆婆被绑架,这么秘密怎么外面知道了消息。

洗脑班还有三个邪悟者帮凶,龚某某,女,五十七岁,武昌南湖人,冯某某,女,五十岁左右,汉口人,潘某某,女,三十岁左右,汉口人。我们希望你们能清醒过来,望你们一定珍惜自己,别走旧势力安排的毁灭掉你们的路,说真善忍不好的人,不准人信仰真善忍的邪党和政府能是好的吗?

我们再次正告那些为了一点小利继续助纣为虐的人赶快觉醒,善恶是有报的,无论做了什么坏事,都要遭恶报的。天灭中共,为了你们和家人的身家性命,尽快摆脱中共恶党控制,退出共产邪灵的一切相关组织才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