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合营救 保持正念 四天走出洗脑班

【明慧网2006年6月29日】2006年6月19日下午1点,我被当地派出所、乡综治办绑架到由吉林船营区610政法委办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

我被安排在7号房间,由乡综治办干部包夹。洗脑班共有10名大法弟子,每人一间屋;他们不许大法弟子之间见面,把大法弟子分开后,進行单独迫害。

我進房间后不长时间,就一下围上来五、六个帮助610的邪悟者。有的我认识,也有我不认识的。我当时非常冷静,也非常清醒。发正念清除这些邪悟者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并严肃的正告他们,停止作恶,赶快清醒过来。这些人一下就走开了,有的干脆再也不敢進我这个屋子。

我当着610政法委、包夹人员的面揭露了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残暴罪行。正告他们立即释放大法弟子停止迫害,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

我还给每天接触到的人讲真相,讲三退;揭露迫害,揭露那些邪悟者在社会中、家庭中失去人性的毒打伤害自己的亲人、朋友同事。一些被谎言欺骗不明真相的帮教人员醒悟,支持我发正念炼功,并认识到自己所做的是错的,表示不在参与或调离工作,有的考虑自己怎样退出中共一切组织。

到洗脑班两个多小时后,开始吃晚饭,那里的工作人员给我端来了饭菜放到桌子上,并劝我吃饭,我告诉她,这饭我是不会吃的。

从那天开始我决定了不吃恶人的饭,不喝他们的一口水。他们每天只是一日三餐给我送来放在那,等到下顿再端走,后来他们又买来香瓜、水果、饮料、放到我眼前,几个人在我跟前大吃大喝。

绝食中那些恶徒一刻也不放松的找我谈话,我发现他们是在用消耗我的体力,口干舌燥后更想喝水吃饭的恶毒办法来达到销毁我的意志从而妥协。我不再与他们多谈什么。

我看一邪悟者拿了那么多的大法书,我就发出一念定住她,让她给屋里的人读法,她就告诉我咱们学法吧,我点头说行。她就一遍一遍的念,一学就是几个小时。

绝食的第四天下午4点多我上厕所回来后开始昏迷、心绞痛,包夹看到我摸了一下脉就找领导去了。晚7时找来了一个医生,经检查说有生命危险,他们都慌了,开始打电话找领导。晚9时多来了许多610、政法委和区乡的干部,经研究立即送医院抢救。我那时的状态是心里明白没有事,可手脚不好使,头沉抬不起来,血压一下就高了起来,经检查确诊为随时有生命危险需要住院治疗。

到了第二天上午8点多,乡领导、区610的一研究,把我送回了家。我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加持下、在国内外大法弟子的声援下、在当地大法弟子与乡亲们到乡政府要人的正行帮助下,四天后闯出了洗脑班。

自从我和另一同修被绑架后,当地大法弟子迅速的形成一个整体各负其责,有到乡里、洗脑班去要人的,也有发正念的,也有把迫害的经过上网揭露的,国外打来了电话,使洗脑班610的那些头目惊慌失措,谁也不敢正面面对大法弟子。

当地大法弟子到洗脑班要人,直接揭露了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中共虐杀大法弟子的丑恶行径,并指出迫害好人是要遭报的。洗脑班内的610头目们感到非常震惊,这些人是怎么打听到洗脑班所在地的呢?真是神了。他们害怕、惊恐,或利用警察去吓唬前来要人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利用智慧和正念见到了被关押的同修,这对同修讲是一种鼓舞和增强正念,对邪恶讲是打开了他们的防线,使邪恶处于了被动,我们占据了主动。洗脑班出现了经费不足、相互矛盾,使他们的重心转到了维持正常运作上,而无暇顾及大法弟子,从而减轻了被关押在洗脑班的同修的压力和迫害。这是整体配合的结果,而非某个人的表现所能做到的。

这次当迫害一开始,大家就形成了一个整体,在没有怕心的情况下,放下了自我,营救同修。在营救中,向直接参与迫害的警察、乡干部、610头目等揭露迫害、讲清真相,更加开创了当地的讲清真相的环境。邪恶失去了以往的威风,灰溜溜的到处躲而不敢面对。

在这次营救同修的过程中,也是几年来大法弟子坚持不懈向当地民众讲清真相的作用起到了正面的效果,使当地世人觉醒,主动到乡里去要人,对当地乡政府、派出所震动很大。从来都没见过有百十来号人一起来要人,找政府评理,站在大法弟子的一边。这使那些往日不可一世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感到不安,也无言以对,只能是支支吾吾推脱责任。

这次营救,也使那些怕心重没走出来的同修看到了自己存在的不足和差距,在比学比修中找到自己不足后陆续走了出来。这是一次整体走向成熟的体现。

在这一过程中,我找到了自己被迫害的主要因素就是怕心,维护自我的心。我也看到了自己以前在营救同修中的表现与这次同修营救我相比,真差的太远了。我只有在今后的修炼中加倍的努力,与同修一道走好最后的这段正法修炼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