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叫张淮恩,今年十三岁,是在九七年,我四岁时得了大法。刚开始,家里只有妈妈一人炼功。弟弟张淮安,比我小一岁。在那样的年纪,我和弟弟都不懂炼功做什么?还有,什么是修炼?但是每当妈妈放师父讲法录像带时,我和弟弟却都很喜欢看。于是,在无形中,大法的种子就深植在我的心中。

在日常生活中我和弟弟也会被要求凡事以“真善忍”作为衡量做人处事的标准;“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实修〉)

我的父母都来自台湾,而我和弟弟都是ABC(在美国出生的孩子)。从我记事开始,我们就和妈妈一起生活。一直以来我都很听我妈妈的话,妈妈说乖乖吃饭,我就真的乖乖的吃饭,而且真的把饭菜都吃光光。结果就长的这么壮。妈妈希望我做什么,我都能达到她的要求。在学校我是个好学生,功课从不用妈妈操心。学习成绩都是“特优”。在家里,开信箱、倒垃圾、清洁房子的工作也都是我在负责的。

我也学法,也炼功,但都不是很精進;尤其上了中学以后,功课比较多,大部份都是妈妈叫,我才会学法。直到有一天,好象是去年吧,我开始有点叛逆,觉的学法、炼功都是为了要让妈妈高兴才去做的。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要学法?为什么要炼功?我只要把学校的功课,家里的事做好了就够了!其他那些与我一般年纪的孩子都可以打电话聊天,看电视,玩电动游戏,而我却都不行。那些日子里,内心争斗的很厉害。我开始向内找,分辨那个不是真正的我,是来干扰我的,我就发正念清除它。

同时我也发现,我有一颗喜欢过常人安逸生活的心是要去除的。其实我也知道常人是很弱的,还有生老病死的苦,还要轮回。而我是在大法中长大的,说不学了,那是不可能的。现在假日里,只要大法一有活动,我和弟弟就会去发传单,拉横幅。我的个子比较大,前不久有一个游行,腰鼓队临时少一个人,我就替补上去了。整个行程共2.2英里,带着一个大鼓,听着音乐,跟着大同修们,我走完全程。这件事让我悟到:我也是在摆放我自己的位置。救度众生,真的一刻也不能慢。

在学校里,有各样不同的学生。我现在是8年级,功课比较多,有时还要做大法的项目到很晚。但我会尽量抓时间看大法书及炼功。

今年暑假,我在我妈妈工作的学校帮忙,学校里的学生最高只到四年级。我中午帮忙学生们拿饭菜,辅助他们的写作,还有照看他们的安全;另外还有帮老师准备教材……。常常一整天忙下来,真累人。尤其是每天去拿饭菜时,那些厨房的奶奶们口气都很凶;不过,我都没放在心上,守住我的心性。而那群孩子个个都很皮,很不听话。女生老喜欢尖叫,但我每天总能保持一颗祥和的心去对待他们。

今年暑假我过的很有意义。若是当初我选择待在家里,天天过的舒舒服服的,那谁让我去提高心性呢!?我要利用日常生活中各种提高心性的机会,修好自己,跟师父回家。

谢谢师父,谢谢所有参加这次交流会的同修。

(美国德州达拉斯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