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去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八日】

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一直以来,我没有主动的想写法会的心得交流,特别是听了同修的心得之后,看到他们精進不止的修炼过程和成果,就更怕在老学员面前谈自己的修炼,觉的自己没有很明显的進步,都是一小步一小步的走过来的。有时候还倒退呢!说不上有什么心得值得一提。再者,怕自己讲的低,法理悟不清,甚至不对,那同修不就知道我修的差,层次低吗?连新学员悟的都比我好,还是别声张了吧!比我修的好的同修多着呢,让他们写吧,一定会有人写的。反正我也很忙,很难抽时间坐下来静静的写东西。少我这一篇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影响的。

这个想法的背后隐藏了很多执著心。我竟然让它们不停的滋长而没察觉,到现在才看到。在这我就把两个很大的执著暴露出来好去掉它们。

第一个是自私心。自己知道法会是师父肯定的,同修的修炼心得对自己的提高有帮助,就很愿意去。如果法会的安排工作做的好,就更感觉有效果;如果安排工作欠缺完善,就会在心里嘀咕,甚至出言批评,自己却没有主动的去参与准备工作,例如写心得。没有学员的心得交流,法会也就失去意义了。自己不愿意付出,只想等着同修安排好一切,然后自己去坐享其成,这种想法不对,修了那么久,自私心还那么大,真惭愧。

第二个是攀比心。看见同修因为修得好,心得交流的内容就显得很充实、很丰富。回看自己的情况,比较起来就平平无奇,没有什么值得拿出来说的。其实这是因为我没有认识到修炼是修自己,每个人都在不同的层次中,不同的环境中,不同的修炼路上,哪会一样呢?可能自己就是悟性低一些,法理悟的慢一点。但是,能做好也是我付出努力才得到的,不论大小,都是有所進步,何必跟别人比呢?

还有就是欢喜心。那就是做的好的时候想听好听的话。既然没有让别人感到自己做的很好,就最好别说,怕说出来的时候同修马上看到自己的不足,或者给我指出来的时候自己又接受不了,结果一次又一次的让执著心给隐藏下来。

就在写法会心得这件事情上,一下就看到这些修炼人非去不可的执著心,能说写法会心得不是为了自己写的吗?

再说了,能在宇宙大法中修,还有师父把法理清清楚楚的讲给了我,一步一步的领我往上修,又每时每刻的看护着我,安排我去掉不好的东西,让我不断的纯净自己,归正自己,这是一般的事吗?当然不是了,只是我在修炼的过程中,虽然没有很明显的感觉,但内心也知道自己在升华,这也是因为我想做好,才有这样的变化的。我相信大家也一样,那既然是同门弟子同聚一堂,在纯净的环境中,为了互相促進,为了整体的提高,分享在大法中修炼的心得,就应该感到很自在、很坦然,很和谐。下面就讲一讲我去执著心的点滴。

在我动笔写心得之前,同修打电话来叫我写心得,她说:你做了那么多,有很多可以写的呀。挂上电话后我想了一下,同修说我做事多,并不是说我修炼哪方面有進步,这不是说出来我做事的心吗?先不说我并没有做了什么事了,就说我的“做事”跟修炼。从得法的初期开始,我就很愿意做一点大法的工作,把大法介绍给人们,希望他们也有认识大法的机会。到后来的出来讲真相,我都尽量参与。由于在当地当联系人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学员有搬来也有搬走,所以总感觉这边的事就是我的事了。大小事情都想尽量安排的很妥当。把时间和心都花在做事上,把做事当成是修炼了,不知不觉的就起了一个做事的心。在那段时间里,学法走形式,碰到矛盾没有向内找,没有用法来衡量,因此提高非常慢。甚至同修给我指出来时还听不進去。结果就象一块顽石一样,对外说自己是修大法的,修“真、善、忍”的,遇到矛盾向内找的,但当我对照师父说的“做到是修”时,才发现自己原来没有修。

这个情况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自己也开始感到不对劲,却不知道问题在哪。有一天,同修跟我说:一个个学员搬来又搬走,你到现在还没有想到是什么原因吗?那不是你的问题吗?我听了心里很难过,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别人進步了,自己还在原地踏步哪!从那时起,我开始学习遇到矛盾先看自己先改自己。不能因为自己没做好,给整体拖后腿了。虽然有点晚,或者不是每次都能做的很好,但我总算开始真正的修了。

去年三月份,我们为讲真相办的报纸在英国开始发行。由于我认识正体字,就帮忙做字体的校对。跟另外一个从台湾来的同修负责把文章里的错别字找出来改正。我能为这份报纸出一点力感到很荣幸,决心把事情做好。

我只读了几年中文,说实话,对中华文化的认识只能说是皮毛。但能帮忙做这份校对工作的人不多,只能是滥竽充数了。另一位校对的中文水准比我高,人很谦和,我有不明白的地方就找他。

由于经常听到不同的版主跟我说他们对我的工作很放心,时间一长,好象感觉自己很有能力,说话和态度也带着几份自我肯定。直到前几个月,我的校对伙伴跟我谈校对的事情,不知道是否在这之前我说过什么话或者提过什么建议了,他当时在电话里很温和的提醒我:我们的建议对报纸的影响。因为我们俩是看正体字的,在校对方面都好象很有权威……我当时心头一震,好象有什么东西给触动了。下面他讲的什么我都没听進去。权威?我是在追求这个吗?我做这个事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什么欲望吗?是为了想听别人的赞美吗?一下子一个很大的显示心给抖了出来,无所遁形。虽然过后这个心还有要抬头的时候,但也弱小的多了,去掉也容易了。其实如果不是修大法,以常人的那一点东西,这份工作哪能做的来呢?再说了,大法给我智慧,让我做这一件事情,做不好还不行呢。

另外,我想谈一下母女同修的体会。我得法不久,就让小女儿跟着修。她的两位姐姐也读过《转法轮》,知道大法好,却觉的标准很高,很难做到,就都没有進来。小女儿开始修的时候九岁,那个年纪的小孩还算比较好管教。几年过去,她也渐渐长大,接触社会大染缸的机会越来越多了。同一时间,我要做的大法工作有增无减,加上家里的大小事情,老人的事情,小孩的事情,还要上班,有些地方就很难做到周全。左看右看,好象小女儿这一块可以省点精力,反正她也是修炼人,平时只要我多提醒她就是了。当她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我就拿法理来说她,她也从来不还口,我自己不去反思,还觉的很理直气壮。

有一天,我又提醒她学法,她说:你像我的同修多过像我妈。你从来不关心我的其它事情。我这才意识到我没有当好妈,没有尽当妈的责任。关心女儿的修炼固然应该,但我们都在常人社会中生活,在这个环境中修炼,表现出来一定要符合常人的生活状态。也要扮好在常人社会的角色。我深知带孩子的任务有多大,尤其在现在的社会,道德水准每天在下降,有人跟我讲:你们中国人都想来西方社会过自由的日子,都想有自由,但却很严厉的管教孩子。其实通过修炼,我们都知道,现在社会,不管在东方或西方,人类的道德败坏,除了大法修炼,没有一块纯净的地方。

我深知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背后有父母多少的付出,除了提供物质上的所需,还要加上关怀,引导和鼓励,才能把一个人教育成材的。而我却把这份重要的任务交给了大法。

她是我的女儿,也是我的同修,这个缘份很大。她提供给我的其实是我的修炼环境的一部份。我却把这个环境推开,那就等于该修的没修,就会使自己的修炼不完整。往后我得从新正确面对这个环境,做好一个修炼大法的妈妈。

最后提到的是我最不想触动的,也是我一直没做好的。

修炼前,虽然物质生活还过得去,但人与人之间的摩擦、纠纷,引起的勾心斗角、时时防范、步步为营,让我感到做人很苦,加上不知道生命有何意义,从何而来,又将向何而去,故此,感到很迷惘,很疲惫,但又很无可奈何。

得法后,知道了生命的意义,心就亮了。跟着师父安排的道路往上修就是了,就会摆脱原来的这个恶劣的虚伪的人生安排,也不用在之前的那条灰暗的路上摸索着走了。师父给我安排的都将是跟我修炼有关的事情,只要记住师父的话把执著心修去就是了。

我低估了我原来有多少执著心,它们都根深蒂固,去的时候是挖心剔骨的难过。面对公婆尖酸的言语、丈夫放任的生活方式、他们对我的不公平,都没能做到心不动坦然自在。其实那时是我的执著心出来了,思想都降到常人那个层次了。但当我修炼状态好的时候,也能做的很好。

记得有一次,婆婆在电话里偏袒她儿子(我的丈夫)很厉害,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次我觉的我应该告诉她这样做对她和她儿子都不好,我先自己向内审查一下,看看自己有没有存在什么执著,然后发正念清理我们的场,这边用很温和的口气,从一个母亲的角度跟她讲我对这件事的看法,也表示理解她疼爱儿子的心。她静静的听我讲完了之后,用我从来没听她用过的同样温和的口气跟我说她内心真正的想法。

我在这件事上亲身体验和看到人在层层的执著包裹下原来美好的善良的本性。但需要我完全放下我个人的利益,完全站在为对方着想的心态下,才能帮她找回迷失的本性。这延伸到讲真相救度众生也是一样。

归根结底,是我没有学好法,执著难破,思想不纯,场不正。把他们当作亲人,没有把他们当作众生,自己陷在情中,还把他们来世的目地给忘了。

师父一再提醒我们,时间不多了,在所剩的时间里,我必须做好我该做的事。能做好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学好法、发正念、讲真相救度众生,执著就能破,场也会正,环境会改好,讲真相的事也能做好。身为整体的一个粒子,我就能起一个好的作用,就真不枉此行了。

(二零零六年英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