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救度网络上的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七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想汇报一下在网络上传播九评,帮助退党的一些心得体会。

我在网络上使用过不同的方法讲真相,网络给了我们大量传送消息,大量直接接触国内众生的途径。

最近半年,通过网路,我每天可以给成百上千的用户发送九评退党的文字消息;接到信息后的网友,有的会有反馈;不管是表示赞成或反对,还是询问的人,我都把他们加为好友。我会与他们直接用语音或文字交谈,送给他们九评电子书,退党图片,帮助他们退党,还传送给他们突破网络封锁软件,和教他们如何突破封锁等。

这些在网络上聊天的人很多是上班族,每天上班就上网,今天讲不完,下次再接着讲。由于人很多,常常不得不同时给几个人讲。给这个送个电子书,给那个发一个退党游行照片。讲的人多了,几句话,基本可以判断从哪里讲起,或先送什么样的材料。

我知道师父一直在看着,在把有缘人带来。晚上我把电脑一直开着,有空的几分钟时间,都可以讲真相。当我在另一计算机上做完了其它大法事,过来看看讲真相的计算机,刚一转过来,就有很多人给我送信息来,询问或发表看法,好象他们知道我来了。

对一个生命来讲,遇到一个大法弟子直接讲真相,都是得救的机会。有时想睡觉了,睡觉前过来看看,看到很多人回话,于是就离不开了,很晚才休息。我想,这是告诉我不能偷懒,珍惜宝贵的时间。

有一次早上上班前,我去查看一下,刚坐下几秒钟,一个人就拨号过来了,真巧,我一边心里感谢师父,一边与他通话。他两周前曾与我聊过,说以后很想把他的爸爸介绍过来与我聊,他爸爸是四九年的老党员,也是一个经理。那天早上,他爸爸刚好也在线,于是我们三人通话。他爸爸就象终于找到了倾诉的地方,迫不及待的将他对共产邪党和现实社会的研究讲给我听,想得到共鸣。他从人性的角度出发,他发现邪党是反人性的,把人变成了动物;他还发现中国要完了。他说按理,他说这话是坏人,但是他又觉的自己是好人。我就告诉他,你的结论是对的,因为恶党是邪的,从一开始就是邪的,它说自己“伟光正”,首先人怎么能“伟光正”呢?把自己定为善恶标准,它说好,就是好,它说坏,就是坏,那不就是邪的吗?你是好人,所以,你能看到它的邪恶。我说共产党是反人性的,也是反天反地的。我还讲了怎么看恶党的历史,他听了很高兴。也很受鼓舞。他一直想聊下去。由于我要上班去了,只好不舍的告别,下次再聊。两天后的早上,我刚坐到计算机旁两分钟,他又呼叫过来,说他也刚下班,见到我很高兴。

当我在网络上发送九评和退党的短语,还有活体摘取器官的消息时,回来骂的人就比较多,最多的是说我“卖国”,“反华”,“美国走狗”之类的。我就告诉他们,你有所不知,我是爱国者,真正的爱国者啊。一些人听了,马上态度就有变,静下来听我讲,要知道为什么我是爱国者。我就把恶党是为何是真正的卖国贼,是真正的反华势力,是中华民族的罪人,讲给他们听。我们有编好的讲真相短语,不少内容复制就可以了,可节约时间。我常常复制九评原文中的段落,威力很大;聊的时候,能感受到后面的邪恶因素在消灭,因为对方都在变,有很顽固的,我也不急于求成,加为好友后,以后慢慢再讲清。过一段时间,不少骂的人自己又找回来了。我发现,这些骂的人,不少不是真心骂的,也不是中毒那么深的,不是源于他的本性,只是,后面的邪恶要被清理了,它就跳出来。有时几句话,对方的态度就变了。

还有很多人是自己找来的。有一次,一个法国人坚持要与我聊天,他英文不是很好。我开始没有很用心,他说他是法国的一个经济教授,他认为资本主义不好,共产主义不错。我一下明白了,为什么他会来找我了。共产邪灵遍布全世界的。于是我给他讲了共产党的邪恶,还给他看了大纪元的法文版网站。他说,他以前真的不知道这么多。很感谢我。

有一次,一个在中国留学的外国人给我通话,我把九评电子书发给他,叫他转给他的中国朋友,话刚落音,他说他已经做了。还有其它国家的华人,没有途径知道九评退党的消息,甚至有出国到中东干活的华人,还有新西兰、澳大利亚的华人、南亚的华人等等。只要有这样的途径,师父的法身都会把他们带来;常常有让我感动的故事,众生在等待。

我周末经常在中国城发九评,不少人告诉我,他接过几次了,看了好几遍了。每次走过,每次接,每次看,就是一层一层的清理。这个体会,让我知道,网上有人说他们已经看了九评了,对这些人,也不能放松,由于干扰,不少人看的时候,不仔细,挑着看,很多也不赞同,他们有时还会替邪党辩护;所以,退党还是比较困难,我还是要给他们九评,叫他们多看几遍,同时还要给他们讲九评,帮助他们清理邪灵因素 。

刚开始,很多人在我一提到退党,就跑了,聊了很多人,退党的寥寥无几,我很沮丧,感叹救人不容易。他们很多是高学历,在大公司、还有外资企业上班的。相对来讲,这些人比较自负,喜欢理论,理性的思考比较多,也瞻前顾后,不完全明白,是不轻易做什么事的。我知道是我有急于求成的心。常常不想说废话,很快要切入正题,时间短,先多给他们灌点,心想能听多少就是多少。中国人长期泡在邪党文化中,特别是有一定年龄和学历的人,更是被邪恶洗脑的很厉害。需要很强的正念,更大的慈悲心。

国内博客很流行,前段时间,我的一个常人朋友开了一个博客,她是反共的,她从讲她生活的故事开始,写的生动有趣, 吸引了很多人,而且,对每个留言的人,她都尽心尽力回复,回复的语言也很有意思,让每个人觉的被重视。于是再讲恶党的邪恶,人们能接受。我看了她的博客后也很感动,一个常人尚能如此,为什么我这方面却做不好。当然常人是以情感人,我们则是以慈悲救人。于是我也开了博客。可是写了几个贴近常人的东西,就没有耐心了,觉的不过瘾,要贴觉的震撼的内容。可是,快一个月了,点击率还没有上去。这次经历让我更体会到大法弟子办的媒体要喜闻乐见,常人才会来看。

同时,我明白要在修炼上提高,才能有突破。问问自己,天天忙讲真相的事,是在救人,可是我对众生有多少慈悲?我真的随时站在他人角度想问题了吗? 对每个人讲,都完全是为他好,认真的看对方的情况,以他能接受的方式说话了吗?最近,我的女儿也常常说我不关心她。她跟我讲她关心的事,刚说几句,她就不高兴了。她说,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这些是常人的事,不重要,你对别人真的有多关心?(How much do you care?) 她每天都要说几次。我申辩道,我没有不关心啊。她说,你以为你关心,你真的关心了吗?是啊,想想,对他人,我真的有多关心。我知道,按照这几年的经验,这是师父点化我,让我看到自己的执著。每次有大的执著要去,女儿就会不断的说。我悟性不好,每次都要很久才明白。

我按照我认为好的方式讲,执著于自我,居高临下。其实我的这个执著在其它方面也表现的很突出,不拘小节,不愿意做家务,不愿意干常人的工作,前段时间失业了四个月,就是与这个心有关。师父安排了很多其它的机会,让我看到。

后来,我就试着先不急于把我的东西灌给对方,仔细看每个人说的话,放下心来听,对每个人都重视;却发现,讲真相的效果没有降低,反而提升了,更多的人要九评和突破封锁软件了。

上星期有个20多岁的小伙子,读了我的信息中的部份“九评”内容、和“江××其人”。他几次留言,问还有没有其它的,他在公司不敢上网站,于是我就教他如何看新唐人的九评录像。过一天,他说,那个录像只是人讲话,他要求看更有趣的节目。我给他传新唐人新年晚会;传的过程中,他对我说,他很怕,怕回家;他爸爸经常打他,他妈妈跟人跑了。我就告诉他,要能理解你的爸爸,对他好,他会感动的。他问我的年龄,我说可以当你的阿姨了。于是他就一口一个阿姨,说要听我的话。很短的时间,大家就建立了信任关系。当我能放下心来体验他人的感受,为他人着想,就会感受到慈悲的力量。

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父!
谢谢大家!

(美国德州达拉斯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